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守屍工作不好做
守屍工作不好做 連載中

守屍工作不好做

來源:google 作者:二水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戚鴻雪 現代言情 聞君

這個年代,找個工作難,找份好工作更是難!聞君卻看到了一個天上掉餡餅般的招聘視頻,他當即表達了自己的鄙視要騙人也要貼合現實一點啊!他發一條評論:哪裡有這麼好的條件,不要說看守屍體,就算屍體跑了都給你抗回來,只要錢到位,屍體不見了,我自個躺上去!不久,他底下多了一條回復:很好然後聞君找到了一個新工作,清閑自在高工資,最大的缺點就是需要上夜班不過,聞君覺得,這麼高的工資完全可以彌補這個缺陷只是,貓咖裏面的貓都不親近他了他看到了一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偷偷窺視接下來,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屍體真的跑路了,屍體真的跑路了聞君納悶,難道我自己躺上去的那一句真的是湊數?很久之後,一個冰冷的手掐上了他的後脖頸,他被拖進了棺材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老闆為什麼不見了?夢中爸爸眼裡為什麼滿是責備?網絡上的那扇門究竟是什麼?展開

《守屍工作不好做》章節試讀:

筷子不可能無故斷掉,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不給吃。

聞君不想惹惱它,這樣對他和毛意淳都不是好事。

他連忙說:「我給你下碗麵條吧!」

毛意淳將斷筷子丟進垃圾桶里:「也行,我不挑食。」

聞君進入廚房,手腳十分麻利,毛意淳也跟了進來,想要走近一點,步子卻不穩,只得後退一步保持平衡。

這根本不是他走路不穩,而是他看不見的大怪物此刻正對着他吐舌頭,剛剛就是它將他擠開的。

毛意淳並沒有在意,說:「你果然很賢惠,我看人的眼光真准!」

可能是毛意淳說話的方式與以前根本沒有改變,聞君很快就過渡了生疏期,接了一句:「氣話你倒是記得准!」

「反正我說對了。」毛意淳一副無賴的口吻,「我這次來還給你帶了一個禮物,噔噔噔!」

聞君看到伸過來的手心上躺着一個小人偶,毛意淳瞬間合上手掌:「怎麼樣?好不好看?這是我挑了好久才挑到的,即使你覺得不好看,也要說好看!」

「嗯,好看!」

「我問的是你覺得……」

兩人說了一會話,他們已經將現在的相處狀態回到了過去,他們是最好兄弟的時候。

高高興興吃飽飯,聞君才發現洗漱鏡子里,他居然是帶着笑意的。

真好,他以為的疏離原來都是他以為。

毛意淳在他的床邊打了地鋪,這也是沒有辦法,實在是毛意淳睡着後很折騰人。

每次和毛意淳睡一張床,第二天他都會在床底醒來。

他們聊着聊着,困意漸漸襲來,說話都已經不清楚了。

突然,聞君合上的雙眼睜開,一眨也不敢眨眼,豎著耳朵去聽。

「噠噠噠!」

微弱的,由遠及近,奔跑的聲音越來越大,然後像是在耳邊響起起。

「淳子?淳子!」聞君坐了起來,看到毛意淳早已經睡死過去,根本就不像是聽到的樣子。

聞君聽說過一句話,說是那些黑暗裡的東西,總是在特定的條件下才能殺人,所以有些人才會聽到另一個世界的聲音,那其實是一種召喚。

他穿上鞋子就出了門,沒有吵醒毛意淳,要是那個東西是衝著他來的,害他就好,不要害其他人。

而在聞君起床的是,大怪物也跟着起來了,原本垂着的大耳朵,此刻卻高高豎起,像是一直兔子,在搜索天敵的動靜。

「咔噠!」門一開一合,聞君走了出去。

睡在地板上的人聽着動靜睜開了眼,在黑暗中,那雙眼睛裏滿是複雜,卻又很快堅定下來。

對不起了!

……

凌晨一點多的街道,在今天卻過分的冷清,空無一人,只有樹影婆娑,風聲沙沙,就連路燈也發出過分清冷的光。

聞君被涼風一吹,比剛剛清醒多了,也更加清楚他現在的處境。

即使他跑出了很遠,那噠噠的聲音卻已經跟隨着他,伸手進衣兜里,卻摸了個空。

怎麼會不在?

他記得明明將道長給的平安符放在了衣兜里的!

他仔細回憶,卻毫無印象。

他轉身想要往回跑,卻突然迎面吹起一陣狂風,將他的碎發吹得向後擺。

「噠!」

聞君瞳孔驟縮,深吸的一口氣呼不出來,有東西來到了他的面前!

一瞬間,彷彿很久,他想到了他爸,想到了好友,還想到了見過幾面的老闆,還有大伯。

然後,風停了。

他剛剛吸進去的空氣呼了出來,他才發現他還站在原地,什麼也沒有發生。

但是他剛剛明明聽到了「嗷」的一聲,現在那痛哼哼的聲音卻在前面響起。

他低下頭,在他腳尖前邊不遠的地方,一隻黑小的東西正翻滾着向他滾來,最後啪一聲撞在他腿上。

兩隻大大的耳朵扒着聽到腳,它抬起頭,可憐巴巴的看着他。

聞君整個人都呆住了,這是什麼東西?

但是無論是什麼東西,剛剛似乎就是這個東西救了他一命,此刻在小傢伙的身上,聞君還能看到捆綁着的鎖鏈。

他連忙將東西撈起來,轉身就跑了。

但是跑着跑着,前方越來越亮,不是燈在發亮,而是路在發亮。

他停下腳步,茫然的看着四周,白茫茫一片,全部都是一條條發著光的路匯成,縱橫交錯。

抬頭也是路,低頭也是路,就像車流繁忙而起的立交橋。

「噠噠噠!」身後的腳步聲密集的響起,聞君轉頭,他看見一個雪白的影子在各個發光路上跳來跳去,正在向他的地方趕來,快如閃電,聞君看不清那是什麼東西。

白影眨眼就來到了面前,一個大大的鐮刀忽然逼近,向著聞君砍來。

這一刻,聞君終於看清了影子究竟是什麼,但是他寧願他什麼也看不清。

怪物臉上長着許多臉,每一張臉都是笑着的,各種笑,然而本應該是臉的那張臉卻是哭着的。

他彷彿聽到很多笑聲。

「桀桀!桀桀!桀桀!」

嘲笑、冷笑、獰笑……但是聞君卻知道,他們全部都在哭。

「嘣!」剛剛還在他懷裡拱着的小傢伙忽然變大,將那一刀反彈了出去。

聞君看着那反彈的東西瞬間消失,噠噠聲又重新響起,四面八方。

看了一眼躺在他懷裡不再動彈的小東西,難道今天他就要死了嗎?

正想着,抱着小傢伙的手忽然硌手,他一看,小傢伙正將被包裹着的靈位牌塞進了他懷裡。

聞君瞬間明白了意思,連忙將那塊布解開,將漆黑的靈位牌一下子放出來。

瞬間一道靈光從裏面沖了出來,耳邊的噠噠聲瞬間沒有了。

但是在他視線的邊界,聞君看到了長長的頭髮,烏黑光滑,還有黑底金邊的衣擺,隨着不知道哪裡吹來的風微微擺動。

他抬頭,對方正轉頭,兩人四目相對。

熟悉的臉,不熟悉的眼神,他老闆的眼神從來都是淡漠的,是那種歷經一切的不關心。

然而他現在看到的一雙眼,漆黑得可怕,像是要將人溺死在裏面,那是一隻狩獵者對着獵物的眼神。

生物對於危險的本能在叫囂,危險!危險!

那一瞬間,聞君覺得他已經死了!

而在他震驚害怕的一秒,他懷裡的怪物已經從地上叼起了黑布,將靈位牌裹上。

對面人的視線下移,明明是沒有表情的臉,給人的感覺卻是陰翳兇狠。

聞君也看了下去,看到小傢伙努力的在包裹靈位牌。

等聞君在抬眼的時候,兇惡版戚鴻雪已經不見了。

微風吹來,樹影婆娑,燈光投下樹葉斑駁光點,不知什麼事情,聞君又站在了清冷的街道上,只是這一次,聞君終於看見了幾個喝得歪歪扭扭的人。

「走開!走開!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熟悉的聲音讓聞君急忙看過去,一張漆黑的臉,還有臉後面的另外一張臉,遍布的笑臉讓原本的哭臉分外恐怖!

一條一條的光線在那人身上捆綁,露出一雙驚恐的眼睛。

剎那,聞君想起之前的三雙驚恐的眼睛,他們何其相似!

「啊!」那人轟然倒下,這個時候,那人臉上的黑霧總算散去,聞君才看清了他的臉。

「淳子!」聞君跑過去的時候,只剩下一具屍體。

從發現人到死亡,只是短短的幾秒鐘,若是能早點發現,會不會……

「轟隆!」白色的閃電劃破天際。

黑沉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很快就變成了傾盆大雨,打在樹葉上,砸在地面上。

雨水在地面上匯成條條小溪,沖走地面上的塵埃,等到太陽出來,肯定能見到一個清新乾淨的世界。

然而,聞君卻是看不到了,他病了。

高燒39.6度,符哲彥和賀文翰擔心瘋了,在病房外差不多守了一夜,聽到退燒後才回去補眠。

聞君在醫院住了三天,才被允許出院,在護士茶餘飯後,總會提起,一個人居然在炎熱的八月受涼感冒又發燒。

最後來一句:「哎,現在的年輕人體質就是差!要我說,就應該將他們全部抓去鍛煉!」

何長青請來的天師一共五個,之前聞君住院的時候,他們就來看過了。

一致的說辭,聞君這次的生病與那些東西無關,純粹就是受驚加受涼。

聞君並不發表什麼意見,只是將那塊靈位牌拿出來,有人想要揭開黑布看看,卻被一個人手疾眼快制止了。

「等等!」劉天師蹙着眉,「裏面是什麼尚未可知,貿然打開不太好!」

想要打開的人反問:「那你說要怎麼才能看?」

劉天師卻沒有回答,在邊邊上的另外一個天師說:「我來試試。」

甄天師走過來,只見他咬破指尖,在包裹着黑布的靈位牌上空畫符,片刻就畫就,凌空一點,符籙便消失在了靈位牌上。

甄天師解開黑布,其餘四個天師都圍了上來,看清上面的字時,他們全部都倒吸一口氣。

「戚鴻雪!」

聞君看中眾人的反應,也沒有失望,只是問:「戚鴻雪這個人怎麼了?」

面對詢問,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一樣,那就是諱莫如深!

當即就有人說:「這事,我辦不了,先走了。」

緊接着又有兩個走了,只剩下甄天師和劉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