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雙重生:蜜糖首富6條命
雙重生:蜜糖首富6條命 連載中

雙重生:蜜糖首富6條命

來源:google 作者:玄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滿倉 歐陽雪 都市小說

千江市首富劉滿倉,被同學李有仁算計,一夜之間變成窮光蛋更悲劇的是大學初戀女友歐陽雪竟然懷了李有仁的孩子劉滿倉遠走他鄉,意外墜樓身亡,醒來回到10幾年前歐陽雪參加他葬禮時遭遇不測,重生回來,要求轉校兩人再次相見,吐露真心,多年誤解消除這一次,劉滿倉不允許再有遺憾,一路力克強敵,重回巔峰兩人婚事將近,劉滿倉婚檢查出絕症,開啟下一次重生......展開

《雙重生:蜜糖首富6條命》章節試讀:

一臉橫肉的光頭男在用力捶打劉滿倉在農村的老宅子大鐵門。

光頭男身後,跟着五六個穿黑西裝戴墨鏡的小青年,嘴裏叼着煙,有的胳肢窩下還夾個小包。

被這來者不善的敲門聲驚擾的左鄰右舍陸續走出家門,朝劉滿倉家圍了過來。

光頭男見有人圍過來,一點也沒收斂,甚至像得到了鼓勵,敲的越發狠了。直接抬腳踹起了大鐵門。

咣郎!咣郎!

「哎呦,小夥子。你們是滿倉家什麼人啊。哪有這麼敲門的,大門栓都快被你搞掉嘍。」

跟滿倉媽素來交好的王嬸看不下去,問道。

光頭男踹了一會兒,腳也麻了。聽見有人問他,正合他意,便轉過身,擠出一臉陰笑,露出幾顆大金牙,臉皮上幾道傷疤特別醜陋。

「大嬸。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個劉滿倉是個老賴,欠我們老闆錢不還。我們找了他好久,才知道這孫子跑回老家,當縮頭王八躲起來了。」

說完,光頭男猛吸一口煙,把煙蒂彈出老遠,乾咳一聲,用力吐出一口老痰,像吐出一口惡氣,用皮鞋根碾了兩下。

「哎呦,開什麼玩笑。人家滿倉怎麼會欠錢?前年過年回來,他還給村裡父老鄉親發紅包哩。」

王嬸顯然不信這個光頭的話。光頭這種形象,在樸素的鄉村人眼裡,跟地痞流氓沒啥兩樣,估計是來敲詐勒索村裡首富,也是首善,劉滿倉的。

「對對對。誰欠錢,滿倉也不會欠。我是看着這孩子長大的。這孩子打小就懂事,聰明。他15歲考上藍華大學,我還給過他家一籃子雞蛋哩。有一年他回來,還專門去我家,給我家那口子塞了兩萬塊錢。」

滿倉一個出五服的老姑附和道,話里話外,維護着這個村裡的驕傲。

眾人聽見她家多得了兩萬,不免湧出一些酸味,在農村,兩萬不是小錢。但想到人家本來就沾親帶故,便稍感安慰,心裏自然希望滿倉越來越好。這對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光頭聽見鄉親們這麼向著劉滿倉,氣不打一處來,罵道:「我們老闆說得沒錯。這孫子果然還有錢。有錢不還,在老家裝菩薩,什麼東西!」

說完,給身後小弟一個眼色。

眾小弟心領神會,來到滿倉家院牆下,丟下包,搭起人梯,很快便爬上去幾個人。

院子里響起幾聲尖叫和恫嚇,鐵門被跳進院子里的小弟打開。

光頭男摸了摸泛着油光的後腦勺,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鄉親們擔心滿倉家出事,不約而同地往他家裡擠,卻被最後進去的小弟攔下來,把大鐵門從裏面插上。

關鍵時刻,還是王嬸腦子比較靈光,大呼一聲:「快去找村長,書記,讓他們先報警,然後招呼村裡男人過來。」

滿倉家客廳。

光頭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抽着煙,惡狠狠地盯着劉滿倉。

家人都被滿倉招呼到裡屋。自己的事自己扛,這是他一貫的性格。本來他並不是因為躲債回家的,他根本不欠任何人的錢。但他生意上確實遭遇滑鐵盧,被一個曾經很信任的人坑得很慘。

為了給公司續命,他抵押了豪宅,豪車,變買了黃金等一切可以賣的貴重物品,依然於事無補。投入的資金如飛蛾撲火,都打了水漂。

更要命的是,賬上流動資金快枯竭後,他才知道自己已經不是公司最大股東,失去對公司的控制。

現在等待他的只有法拍和公司破產清算,他累了,儘力了。如果還有一個地方,能讓他有家的感覺,能放下防備,有一絲溫暖,那一定是腳下這個地方。

回到家,他什麼也沒有說,卻像什麼都說了。這個男人已經硬到不會流淚,不會抱怨,只有遇山開路,遇水架橋的淡定和坦然。

家人不敢問,默默打掃好屋子,讓他睡個好覺。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就被這些人吵醒。

劉滿倉盯着眼前這個陌生的光頭男,一臉疑惑。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打聽到這裡的?」

劉滿倉看着光頭男,氣定神閑地問道。

光頭男笑笑,沒有回答,一邊翻看手機,一邊抬頭看他,三番五次後,依然不太確定的樣子,又探身跟身邊小弟嘀咕了幾句。

小弟輕聲耳語:「沒錯,就是他,他就是某度百科裏的人。」

光頭男站起來,調侃道,「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你比電視上,網上消瘦了不少啊,哈哈哈哈。也難怪,落難的鳳凰不如雞,一般小心眼的,早跳樓了。」

哼哼。

劉滿倉對這種低級調侃很不屑,踩一個人並不能抬高自己。他只是不知道這貨是誰的手下,來找他幹嘛。

光頭察覺到劉滿倉的神情,心虛起來,清了清嗓子,環顧左右,吩咐道:「還愣着幹嘛?忘了咱們幹什麼來了?扶劉總去見老闆。」

小弟聞言,就要上手去扭劉滿倉胳膊。

光頭伸手從後面抽了兩個小弟後腦勺兩巴掌,「沒大沒小的,讓你們扶,耳朵聾了?」

劉滿倉看不下去這種唬人的做派,扭頭隔着裡屋門,跟家人交代:「我出去一趟,很快回來。如果有人來家裡問,不要多說話。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說完,劉滿倉瞅了光頭一眼,「前面帶路,去見你們老闆。」

光頭聞言,像得到命令一樣,下意識地招呼小弟往外走。這種虛張聲勢的小混混在久浸商海,見過大風大浪的大老闆面前,除了裝,啥也不會了。而且再怎麼裝,也裝不出劉滿倉那種刻進骨子裡的威嚴。

這大概就是氣場吧。

小弟們被劉滿倉這種邪門的氣場支配,很自然地變成了保鏢,跟在他兩側,保持適度的距離。

出了大門,外面已經站滿了人,烏泱泱的有百十號,很多男人像剛從地里趕來,拿着鋤頭,鐵耙。

光頭想扒拉開一條路,他們開來的幾輛霸道越野車就停在人群後面。

鄉親們卻像鐵板一樣,擠在一起,沒有閃開的意思。

光頭腦門上沁出汗珠,在太陽的照射下,閃着亮光。他看見鄉親們可怕的眼神,不免心慌,也不敢說話,回頭無助地瞅着劉滿倉,剛才踹門的氣勢全無。

劉滿倉不想在鄉親們心裏留下失意的印象,抬抬手,跟他們招呼道:「父老鄉親們,不好意思,讓大家擔心了。他們是我分公司的供應商,有點尾款沒清,不知道怎麼找到這裡,剛才已經讓公司財務處理了。」

光頭現在只想脫身,帶劉滿倉回去交差,聽見他扯謊,也不揭穿,配合道:「不好意思,是我們搞錯了。現在要送劉總回公司,麻煩大家讓一讓。」

鄉親們聽滿倉這麼說,便閃到兩邊。

光頭一路小跑來到車前,打開車門,遮着劉滿倉頭頂,把他迎進后座。

鄉親們又圍到車前,透過車窗看着滿倉。

還是王嬸主動說道:「滿倉,鄉親們都念着你呢。有空再回來看看。」

滿倉微笑着,朝她擺擺手,點點頭,沒有說話。

幾輛霸道車揚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