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四寶來襲:大佬媽咪又美又颯
四寶來襲:大佬媽咪又美又颯 連載中

四寶來襲:大佬媽咪又美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藍綰綰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景川 藍綰綰 霸道總裁

厲總,你帳戶被轉走了四億厲景川:誰這麼有能耐?能黑進厲氏銀行賬戶助理:四個縮小版的你,他們說這是你該給的撫養費隔天,厲總的懷裡就多了個嬌美的女人,他對外介紹這是我老婆藍綰綰怒了,一拳揮了過去厲景川,你做夢厲景川撫着被打出血的唇角,四億給寶寶們,你歸我這時後面追來四個小包子厲景川,你這個大壞蛋,錢是我們的,媽咪也是我們的展開

《四寶來襲:大佬媽咪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第二天下午,博納酒店。
藍綰綰換上一套淡藍色的單邊掛肩禮服,頭髮盤了上去,露出她修長白皙的天鵝頸,化妝師挑了一套同色系的鑽石手飾,要為她戴上。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套價格不菲的手飾。
「不用了,我今晚什麼都不戴。」
化妝師點了一下頭,「也行,藍小姐這麼漂亮,皮膚又這麼白皙,像牛奶一般,就算沒有鑽石的襯托,也依然白皙閃亮。」
身後的兩個小男孩,一個穿着白色的小西裝,另一個穿着黑色的,雖然頂着相同的臉,但神情卻完全不同。
穿黑色小西服的墨寶高冷帥氣,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而穿白色小西服的塵寶,嘴角總是掛着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看上去溫暖又陽光。
塵寶拿過一件紫藍色的大衣披在她的肩上,「媽咪小心着涼。」
藍綰綰從鏡子里看到塵寶那壞壞一笑的樣子,就知道這兩小傢伙,不喜歡她穿太露,他們管她管得很緊。
她抬手把右耳上的那隻紫色瑪瑙耳環給取了下來,這是她媽留給她唯一的東西,原本是一對,弄丟了一隻,但這一隻她時常戴着,在她心裏這是她最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藍綰綰起身,對化妝師說。
「鈴鈴,辛苦了!」
然後她看向兩個兒子,「走吧!」
母子三人去了陸家,陸家的停車坪上停滿了各種豪車,看得出來,陸家對於陸可盈的生日很看重。
往那幢華麗的房子走的時候,有幾位賓客突然跟他們說話。
「小姐,這是你的弟弟嗎?你們長得可真像,我還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小孩子呢!我能跟他們拍照嗎?」
另一位擰眉打量着她的兩個兒子,「我怎麼覺得他們長得很像陸影帝呢?特別是眉眼。」
藍綰綰看了眼自己的兩個兒子,還好他們長得像她,不像那個老乞丐。
不過她們說墨寶他們像陸影帝?
她從來沒見過,不知道像不像?
進主樓的時候,傭人給他們三人一人一個半臉面具,按着他們衣服的顏色分發。
藍綰綰微勾了一下唇角,把那枚紫藍色的面具戴上。
再低頭看了一眼兩個兒子,他們也已經戴上了面具,更顯得神秘莫測了。
進入大廳後,藍綰綰對兩個兒子說了一句。
「你們去尋找華雷,我去會一會陸可盈。」
墨寶淡聲說了一句,「別亂跑。」
藍綰綰忍不住伸手揪了一下兩個兒子的小臉,「你們兩個,可以不要像個小大人一般好嗎?顯得我很無能似的。」
母子三人分開行動,藍綰綰從伺者托盤裡拿起一杯酒,握在手心裏,然後目光往四周看去。
大家都戴着面具,所以分不清誰是誰?
她攔住一位女傭,「請問一下,陸小姐現在在哪裡?我是她的朋友,要親自把生日禮物送上。」
女傭微微低頭,知道今天來的都是貴客,都是得罪不起的。
「我們小姐還在化妝,我帶你去找她。」
女傭帶着藍綰綰去了樓上的房間,這間房間里擠滿了人,都在忙碌着。
有拿着衣服進進出出的,也有拿着手飾盒進進出出的。
並有人還小聲抱怨道:「陸小姐也太挑剔了,這麼漂亮的禮服,她都看不上。」
「噓,你小聲點,要是被她聽到了,你就完蛋了。」
幾個女孩互相小聲說著,然後走出了卧室,去了旁邊的房間。
藍綰綰微挑了一下眉,幾年不見,許可盈的脾氣見長呀!以前的她,可是從不會發脾氣的。
她拿起一條裙子,然後跟其他人說了一句。
「你們都出去吧!這裡交給我就行,我是陸小姐的閨蜜。」
服裝師和化妝師都起身退了出去,藍綰綰把門給關上,並上了鎖。
陸可盈雙手環胸的站在窗前,頭都不回一下的說。
「你們都給我快一點,我要的禮服是那種仙氣又不俗氣的,妝容也要沒有一點上妝的痕迹。」
藍綰綰微微一笑,「可盈,你看這套怎麼樣?」
陸可盈轉過身來,「你誰呀?敢這樣跟我說話?」
S城所有的人都會尊稱她一聲陸小姐,這女人竟然敢這麼親昵的叫她的名字,肯定又是想和她攀關係的。
他很不屑的盯着藍綰綰,藍綰綰戴着舞會的面具,所以陸可盈沒看出來。
藍綰綰抬起纖長漂亮的手緩緩摘下面具,「好久不見!」
陸可盈雙眼微微一撐,差點沒站穩。
「你……」
藍綰綰把面具丟到床上,提着那條大紅色的禮服往她身邊走。
「你不是最喜歡紅色嗎?這條很適合你,不過,這種衣服比較扎眼,與你想要的仙氣有點距離。老朋友給你選的,你應該給點面子穿上對嗎?」
陸可盈震驚不已,她是完全沒想到,七年後,藍綰綰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而且還如此驚艷,她好像比過去還要漂亮,身材也更加曼妙了。
她害怕的不行,一步步往後退,直到身體退到窗戶上,退無可退了,她才急急的出聲。
「藍綰綰,你想做什麼?這裡可是陸家,我隨便叫一聲,就會有人來,你就死定了。」
她在威脅她,藍綰綰笑得越發的歡了。
「呵!可盈,你怎麼這麼害怕我?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呀!」
說話的時候,藍綰綰收起了那抹笑,神情有些冷。
就在她要開口叫的時候,藍綰綰掐住她的脖子。
「你……」
「別出聲,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錯手掐死你。」
陸可盈掙扎着,可是她發現藍綰綰力氣很大,掐着她的手完全沒有要鬆開,力道還重了幾分,她覺得自己可能要死在她的手裡了。
「綰綰,我不出聲,我一定不出聲,你別殺我好嗎?當年,當年是我一時糊塗,你放過我吧!」
就在這時卧室的門開了,接着陸家老太爺和老夫人進來了。
「可盈,你化好妝沒有呀?下面的舞會快開始了,厲家的人也到了,我們先帶你過去見厲家人。」
藍綰綰只能收了手,老夫人和老爺子看到藍綰綰的時候,眼底滑過一絲驚訝。
她長得好像錦華呀?藍錦華就是陸家兒媳,陸太太。
兩人盯着藍綰綰看,陸可盈從進陸家那天起,就知道藍綰綰和陸夫人長得很像。當年還毀了她的容,沒想到她回來,臉竟然是好的。
真是氣死她了。
藍綰綰沒想到他們會拿鑰匙從外面開門進來,只能鬆開了許可盈。
陸老爺子開口道:「這位是?」
陸老夫人說了一句,「像,真的很像!」
藍綰綰對着兩人微微一笑,「你們好!我是藍綰綰。」
這就是她的爺爺和奶奶,那種親切感讓她忍不住想和他們說話。
陸可盈慌了,攔在了藍綰綰和二老面前,死死的擋住她。
這兩位可是最喜歡孫女的,比起家裡的其他人都要寵她。
要是知道她不是真的孫女,那就慘了。
「爺爺,奶奶,她是我朋友藍綰綰,剛從T國整容回來,是照着我媽的樣子整的,你們就別盯着人家看了。」
藍綰綰嘴角滑過一絲冷笑,陸可盈怕了。
不過今天她不是來認親的,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找到兩個女兒。
這時耳機里傳來大兒子墨寶的聲音,「媽咪!華雷在三樓的第二間房間,我們已經控制住他了,你快上來。」
藍綰綰離開了陸可盈的卧室,快步去了三樓,推開了第二間的房門,然後關門上鎖。
一轉身,就撞進了兩道冷厲的目光中,她微微一驚,輕咬紅唇。
「你……」機場的那個BOSS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