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連載中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來源:google 作者:冰天雪地裹絨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冰天雪地裹絨衣 王建軍 都市小說

穿越到情滿四合院的世界,卻提前劇情8年,此時正是1957年,三大改造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超額完成而自己的身份卻是情滿四合院眾禽之一,一個帶着妹妹艱難生存的小透明開局陸續簽到制氧機技術與頂底復吹冶煉轉爐法全套技術,正趕上大鍊鋼時期展開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章節試讀:

時間過了五天,此時已經來到了1957年的最後一天。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似林花昨夜開。

昨夜下了鵝毛大雪,厚厚的一層雪將四合院覆蓋,瓊枝玉葉,粉妝玉砌,皓然一色。

不過即便現在太陽高高掛着了,也沒見到有誰出來將門前雪清掃乾淨。

從中院傳來陣陣誘人的香味,乍一聞,紅燒肉,肉香比較醇正,讓人垂涎欲滴,

而四合院也就這麼大,香味傳的很廣,

更別提就挨着的賈家,

賈東旭、賈張氏、秦淮茹、棒梗,四人都是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樣。

「王建軍真TM缺德,這天煞孤星,都是他害得,結果他還能頓頓吃肉,也不知道端點過來!老天不公啊!」

「紅燒肉,我要吃紅燒肉!」

棒梗拍着桌子大聲叫喊着。

「媽,怎麼辦,這都過去五天了,四合院還被外面的大兵封鎖着,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好,家裡的餘糧已經沒有了,

院內三位大爺通知過了,可以去和門口大兵說說,由他們跟着去買菜,

我餓着沒事,但不能餓着棒梗,還有肚子里沒有出生的孩子啊。」

實在忍受不了的秦淮茹委屈的說道,

賈張氏雙眼一瞪秦淮茹,「要去你去,我可丟不起這人,我也沒錢,現在什麼時候了,就知道吃吃吃。」

要不是看她還有身孕,絕對要一個巴掌打過去,接着又是喪氣的長吁短嘆。

她也知道事情大了,卻不知道即將面臨著什麼。

賈東旭也有點受不了,整日都是棒子麵的,一點葷腥不沾,

但他又不想去和大兵打交道,更也不想去和一大爺接觸,畢竟事情是賈張氏惹起的,

暗恨:王建軍真不是個東西,不反抗不就好了嗎?也怪賈張氏,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現在整個院內的人都是想吃了賈家,

儘管四合院眾人被允許大兵跟着去單位請假,

但眾人被詢問了是什麼事,都支支吾吾的,丟了個人,

同樣無法工作,沒收入,那隻能吃老本了,

院內大部分人本不富裕的生活質量,更是雪上加霜。

「你去問我師傅一大爺去借借,上次我看他出去買了很多吃食備着,現在應該還有很多。」

「媽媽快去,我要吃肉!我要被餓死了!」

「秦淮茹沒聽到乖孫說的嗎?」

秦淮茹特別後悔嫁過來,

要不是肚子還懷着寶寶,也有了兒子棒梗,

賈家她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

當時何雨柱的小心思她也知道,

以前看賈東旭二級鉗工,工資35元,有個七級的鉗工師傅,前途一片光明,

而且還有一位老母親能夠幫襯的帶帶孩子,她會輕鬆很多。

條件比對門的何雨柱,上面無人幫襯父親跟寡婦跑了,下面還有個妹妹好多了。

但是事實打了臉,好吃懶做,蠻橫無理的婆婆,寧願沒有更好,

賈張氏鬧出的事情還不知道如何解決呢!

對棒梗有沒有影響!

賈東旭也不像追求她的時候那樣對她好,

生下棒梗後,他就只關心他自己,然後是兒子,賈張氏,她肚子中的孩子,她……

一輩子沒有後悔葯,只能一頭走到黑了。

秦淮茹整理了心情,挺着肚子向後院走去,

路過王建軍家,聞着肉香忍不住吞咽口水。

一開始賈家還能去鬧一鬧,求求情,雖然得不到沒落個什麼好,

那時王建軍的確沒什麼好說的,

精神損失費+房屋破損費+養傷費+口水費+走路費+空氣費+……

有理有據,一共需要2000元,不然等着槍斃吧。

這巨額的數目,直接讓賈張氏翻了白眼,暈了過去。

那一天特別熱鬧,有三位大爺打助攻,就連院內不參合事情的老祖宗,也被請了出來。

但一天後,王建軍門口就有了兩位拿着槍的大兵,

使得他們想再上前和王建軍求求情都做不到。

…………

人與人的悲喜是不互通的,

王建軍每日簽到獲得的基本物資,都是糧票、肉票還有錢,

並沒有特殊的東西,大概只有月簽,年簽,才會給他驚喜,

今天是1957年年末,明天即是年初,又是月初,這不由得讓他非常期待。

對於賈家眾人的反應,他絲毫不在意,

關心他們,還不如給妹妹做頓好吃重要,

從小是孤兒的他,也練就了一身好的廚藝,

妹妹王茴胖嘟嘟的臉,就可以證明。

每次做菜的品種很多,量也很足,有肉有菜,四菜一湯,特別豐盛,

也會讓門口的大兵一起吃飯,

門口的大兵也沒有拒絕,

自從駐紮第一天,

在門口的一個大兵說漏了嘴,

說站在門口會一起吃飯,有肉有魚,很好吃之後,

事情就變得不同了。

經過領導允許,然後駐紮在這的大兵,一陣內卷之後

他們脫穎而出,爭取過來,

現在他們左腎和蛋蛋還有點疼,下手絲毫不講武德。

吃完後,王建軍繼續維修家裡的物品,

賈張氏的暴力翻找,屬實毀壞了不少東西,手上的木櫃,就是最後一件了。

不能維修,壞了的,和賈張氏睡過的被褥直接扔掉了,將破屋使用過,原本家中備用的被褥,鋪在自己的炕上。

妹妹那屋子也都鋪好了買回來新的被褥,

不過這丫頭比較害怕,總是跑到他的屋子和他睡。

他也整理了父親留下的遺產,就只剩暗格內留下的2233.23元,加上許多各種票據,單車票,收音機票,肉票,糧票應有盡有。

屋子除了暗格內,沒有藏起來的錢都被賈張氏全部找到了,讓他也不由感慨不愧是盜聖的奶奶。

這些錢應該是王國威這些年,為原身留下娶妻的家底,

原身之前父母對原身可真好,可惜去世了,他這個孤兒不配享受到這個愛,

還好現在還有個妹妹,他不是孑然一身的。

伸手揉了揉妹妹的頭。

在王茴迷惑的眼神中,又捏了捏她的鼻子,

伸手拍掉作怪的手,在她嫌棄的表情伸了個懶腰,看着窗外。

或許外面也因為他的出現,平靜的外面已經泛起了漣漪,

時間不會太久的,

他也將真正踏入這個世界,

煽動他的翅膀,

利用系統踏出自己的一步。

…………

今天也是風平浪靜的一天,

王建軍給王茴講完睡前故事,將她哄睡着後,

他來到客廳,這個時代的娛樂真心不多,

無聊的找出父親王國威留下的書籍,

這些書籍是他父親從圖書館借來的,一些小說,現在超出了歸還日期,

等他將這些書看完後,去圖書館重新再去換幾本。

他心思一開始根本集中不了,不過慢慢的也被書中的故事吸引了。

沒有手錶,無法知道時間的流逝。

坐到三更盡,就把系統簽。

該來的,遲早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