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司爺懷裡的小妖精狠兇狠撩情
司爺懷裡的小妖精狠兇狠撩情 連載中

司爺懷裡的小妖精狠兇狠撩情

來源:google 作者:喬栩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栩栩 沈南初 現代言情

【滿級大佬虐渣爽文】穿完小世界回來的滿級大佬沈南初得知自己竟是古早言情里的怨種炮灰大佬不高興了姐的四十米大長刀呢?為了保命,她找上了司家那位心狠手辣的反派大佬,「大佬,有空嗎?我們一起去結個婚」等等!身邊突然冒出這些個大佬哥哥來是怎麼回事?總裁大哥:妹妹,看,這是大哥為你打下的江山頂流二哥:妹妹,陪二哥上個綜藝,二哥帶你飛外科聖手三哥:妹妹,你想給誰開個顱,三哥把手術刀借你玩眼見着幾個大舅子都圍着自己媳婦兒轉,某反派大佬坐不住了——「老婆,夜深了,該給家裡添幾口人了」「呵呵!等你能站起來再說吧」眼看着大佬從輪椅上站起,一步步將她抵在牆角,沈南初驚呆了展開

《司爺懷裡的小妖精狠兇狠撩情》章節試讀:

司宴微微眯起眼,看着面前面露焦急地梁倩兒,「你似乎很失望?」

梁倩兒臉色一白,趕緊搖頭解釋,「不……不是的,我也是關心小初,只想證明小初的清白而已。」

司宴沒理會她,重新將目光落在司雲澤的臉上,問道:「你想搜我的房間?」

「不……不,小叔,我怎麼敢搜您的房間,是我鬧了個烏龍,打擾到您了,您先休息,我走了。」

說著,拉起梁倩兒的手,沉着臉轉身離開。

梁倩兒猶自不甘,還想說什麼,卻接收到了司雲澤警告的眼神,當即噤了聲。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好聽的女聲在這個時候響起,帶着些許的漫不經心,「證明我什麼清白?」

一群圍着準備拍照的記者,聽到這個聲音,紛紛轉過頭來,看到沈南初,立刻給她讓開了一條道。

司雲澤跟梁倩兒看着沈南初穿着一身運動裝,一臉的神清氣爽,目光卻是似笑非笑地落在他倆身上。

「沈南初,你還敢出現!」

司雲澤憤怒上前,想到這個女人背着他跟別的野男人搞在一起,司雲澤便氣不打一處來。

「我為什麼不敢出現?」

沈南初微笑着走上前去,目光正巧跟門內輪椅上坐着的男人撞了個正着。

如她之前所想的那樣,男人有一雙深不可測的眼睛,黑得望不見底,沒人能看透他心裏在想什麼,一言不發看人的時候,會讓人不由自主地對他生出懼意來。

沈南初下意識地避開了男人投過來的深沉的視線,看向眼前的這對狗男女,笑道:

「呦,手都牽上了。」

經她這麼一提醒,司雲澤才發現自己還牽着梁倩兒的手,被沈南初這麼看着,眼底閃過一絲心虛,趕緊鬆開了梁倩兒的手。

「剛才在樓下聽朋友說你帶野雞來開房,我不相信就趕緊上來看看,果然是我那朋友看錯了,你帶的哪裡是野雞啊,明明是良家婦女啊。」

「良家婦女」這四個字,在這樣的語境下可不是什麼好詞,司雲澤跟梁倩兒的臉同時黑了下來。

司雲澤跟梁倩兒私下搞在一起的事一直都是瞞着沈南初的,這會兒被沈南初撞見,自然心虛得厲害,便打算惡人先告狀,搶佔先機,道:

「你少在這裡轉移話題,倩兒親眼看到你跟一個男人來這裡開房,你還想狡辯?」

沈南初一聽,故作詫異地看向梁倩兒,眼底閃過一絲受傷的情緒,「倩兒,你為什麼要這樣冤枉我?」

「我……」

梁倩兒剛想狡辯,就聽到沈南初繼續道:「就因為我發現了你跟我未婚夫搞在一起,你就想顛倒是非栽贓我嗎?我不是說過,只要你們兩情相悅,我就主動退出嗎?」

一旁的記者原本還失望沒什麼豪門猛料可以挖,沒想到沈南初會突然爆出來這麼大一個瓜來。

豪門闊少出軌女明星,賊喊捉賊陷害未婚妻……

這樣一記猛料扔出去,那可是能狠狠賺一波流量呢。

敏銳的流量嗅覺,讓這些八卦記者們二話不說就開始拍照錄像,還有更直接的,現場就來了一場直播。

梁倩兒被沈南初這話給弄懵了,而眼前的情況也讓她的心裏湧上一瞬的慌亂。

不,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結果。

她要的明明是沈南初這個小賤人身敗名裂,不能嫁給雲澤,為什麼這把火會燒到她身上來。

還好,沈南初她根本拿不出證據,以為就憑她幾句話,就想往她身上潑髒水?

梁倩兒在心裏冷笑,抬手憤怒地指着沈南初,道:「小初,你怎麼能這樣說?你自己做錯了事,還要賴在我頭上嗎?我明明親眼看到你跟一個男人來酒店開房,阿澤那麼愛你,我不忍心看到他被你騙了才帶着他過來抓姦的。」

「哦?來抓姦還能手牽着手,你們關係比我想像得還要好。」

沈南初似笑非笑,面對梁倩兒的指責,一點都不生氣。

「姦夫呢?抓到了嗎?」

沈南初問得漫不經心,相比起梁倩兒的氣急敗壞,她這個被「抓姦」的人,反而顯得更坦蕩。

梁倩兒被噎了一下,不甘心道:「誰知道你把姦夫藏哪了?」

沈南初微微一笑,「那就是沒找到了?」

說著,她略顯遺憾地嘆了口氣,繼而看向那群正在不停拍照的記者們,道:

「真是抱歉,各位,沒讓你們拍到精彩的抓姦場面,不過不要緊……」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疊打印好的照片,神情慵懶地把玩着,對兩人道:

「我這裡有一份很精彩的照片想要跟大家分享。」

她的目光,落在梁倩兒的臉上,道:「你在娛樂圈混了這麼久都才勉強夠得上18線,有了我手上這組照片的助攻,保准你馬上就能身居一線,讓全國人民都認識你。」

梁倩兒眉心狠狠一跳,心裏頓時閃過一抹不安。

見沈南初轉頭看向那群被梁倩兒帶過來的記者,道:「來都來了,也不能讓你們白跑一趟,這是見面禮,請你們笑納。」

沈南初說得隱晦,但這些混跡八卦第一線的記者,早就敏銳地嗅到了其中爆款流量的味道,沈南初手上捏着的照片,一定比她說的還要精彩。

狗仔們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後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地去搶沈南初手上的照片,眨眼間,沈南初手上的照片就被搶光了。

看到照片上的內容,狗仔們的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瞪大。

有錢人真會玩!

司雲澤沒看到照片,可看這些狗仔的表情就知道那些照片不簡單,他擰起眉,臉色沉下,看着沈南初含笑的眉眼,咬牙道:

「沈南初,你到底做了什麼?」

「做好事呀,與其讓你們偷偷摸摸地苦戀,不如我直接幫你們昭告天下多好,以後,你們就不用愛得這麼辛苦了,也不用為了能名正言順在一起而想方設法陷害我了。」

沈南初上前,臉上沒有一絲被背叛的憤怒和難過,雲淡風輕地拍了拍司雲澤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