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隋煬帝,你讓我做一個好官?
隋煬帝,你讓我做一個好官? 連載中

隋煬帝,你讓我做一個好官?

來源:google 作者:從小嘴就欠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許敬宗 隋煬帝

你讓我去給你修長城?你怕不是沒睡醒我不去,愛誰去誰去你讓我去帶兵?你真有意思!不去誰去誰去,反正我不去展開

《隋煬帝,你讓我做一個好官?》章節試讀:

新人吃飽後。

整齊的站好。

等待他們的衣食父母許敬宗。

許敬宗沒讓他們失望,帶來很多新衣服。雖然是粗布麻衣,也不便宜。

狗腿子們燒了很多熱水。

把院子中的水塘變成溫泉。

許敬宗揮手。

五十人一組,開始進去洗澡。

洗好後,一排剃頭師傅開始給他們剃頭。

許敬宗認為黑色會就應該是禿子。

這樣比較嚇人。

忙乎一下午。全部搞定。

一輛輛馬車來到院落,開始分發武器。

武器很簡單,搞把。

因為片刀犯法。搞把不犯法,這也當時的法律漏洞。

許敬宗扛着搞把。

社員們學着他的樣子。

場面很壯觀,壓迫感十足。

許敬宗激動的微微顫抖。

自己看這些小弟都害怕,外人一定瑟瑟發抖。

看着腦袋鋥亮的小弟。

豪情萬丈的大喊。

「還有誰?」

鴉雀無聲。

「我們的幫會叫黑色會,弟兄們記住咯,這三個字就是你們吃飽的開始。老大許敬宗就是你們的終身代號!」

幫眾齊聲吶喊。

「許敬宗!黑色會!」

有這麼多的人。

不怕宇文成都了。

必須干他!

對着狗腿子們吩咐。

「你們每個人管理一百人,一會我先去找茬,你們等我命令再出來。」

狗腿子們搖身一變,變成社團大佬。

說干就干。

許敬宗摟着青誠的腰。

來到一處酒樓。

這是宇文家的產業。

「小青,相公今天就給你報仇。」

青誠有些不適應現在的身份。

從一個陪笑的老鴇子變成貴婦人這有點難度。

緊張的靠在許敬宗的肩膀。聲音微顫的開口。

「相公,算了吧,好不好?這酒樓裝飾這麼好,咱們賠不起。」

許敬宗這才打量一眼酒樓。

整體紅木拼接,那柱子比腰都粗。

整座酒樓雕刻着各種圖案,搭配着文人墨客的題詞。

一層淡淡的銅粉,看上去金碧輝煌。

許敬宗無語,誰說咂完要賠的?

自己可是官二代。青樓被砸了不報仇?媳婦一定會小瞧自己。

沒有解釋。

摟着青誠就往裡走。

小二不敢怠慢,急忙出門迎接。

「歡迎光臨春風樓!」

「客官裏面請。」

邁着方步走進去。

打量一下大廳,宇文家挺有錢啊。

「給本公子找一處安靜的地方。」

小二點頭哈腰的帶着二人去單間。

其實就是用屏風隔斷的。

路過一處單間。

許敬宗邁不動步了。

有美女,美若天仙那種。

那生人勿近的氣質深深的吸引着許敬宗。

那小嘴塞的滿滿的。也不知道吃的啥。

許敬宗直接就進了包間。

小二想要制止已經晚了。

這裡可是貴不可言的客人啊。

一身員外裝扮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就是那貴客。

許敬宗自來熟的坐下。

「相逢何必曾相識?這位叔叔不建議咱們拼一桌吧。」

小二差點沒嚇死。

準備開口,被中年人制止。

「可以,不知公子府上….. ”

這是探底啊。對此許敬宗無所謂。

」本公子乃是當今禮部侍郎許善心之子,許敬宗。「

本以為這個名字能把對方鎮住,見對方只是笑了笑了。

許敬宗起身就要走,這個老頭一定比自己的父親官大,撤。

中年人一把拉住許敬宗。

「相逢何必曾相識?坐吧。」

許敬宗尷尬的笑了笑。

「下次,這頓飯小侄兒請了。」

試探性的抽手,沒成功,只能坐下。

「我真不知道你官那麼大,你放過我吧,我是家裡的犢子。」

中年人哈哈大笑。

這個小夥子可以啊,先是試探底細,見背景不如,急忙賣好。

把在家的地位說一下,這是讓自己給他爹一個面子啊。

有意思。

「喝一杯無妨。」

「那好吧。」

一大一小開始喝酒。

許敬宗哪裡會喝酒啊。

他就逛青樓行。

一杯酒下肚飄了。

「大叔,我跟你說,我很有勢力的,我這次就是來給書童討回公道的。」

用手拍着青誠的手。

「這就是我的書童。我書童的青樓被砸了。」

中年人都聽迷糊了。

書童?

女的?

青樓?

這都是什麼玩意?

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旁邊的女子撲哧一聲。

「咯咯咯。你好有趣。」

許敬宗頓時就興奮了。也不跟中年人聊天了。

「這位窈窕淑女芳齡幾何呀?可有婚配?有也沒關係……」

女子咯咯咯的笑。

中年人黑着臉,重重的哼了一聲。

「你這少年怎如此輕浮?成何體統?把你父親的臉都丟盡了。」

許敬宗無所謂的擺手。

「你這麼大歲數還在意這個?我高看你了。你也就能當個二品官。我爹可是當今皇帝的寵臣。」

那模樣要多氣人有多氣人。

中年人卻不生氣。

因為他被罵的很慘,而且是被全國百姓罵。這一句不在意觸動了他的心。

自己也想不在乎,可做不到他那麼不要臉。

「小兄弟說的好。何必在意。哈哈賞….」

女子一把捂住中年人的嘴。

「我爹喝多了,你別介意。你說報仇,怎麼報?」

許敬宗頓時來了精神。

拿起酒杯直接丟到外面。

「啪。」

聲響驚動了所有人。

客人們開始謾罵。

許敬宗仰着頭,一臉的不屑。

「你們敢賣本公子假酒?你們這是把我當傻子嗎?今天敢不給我個交代?我砸了你們酒樓。」

中年人一臉的茫然,這麼報仇?

二女張大嘴巴。很有默契的對視一眼。

說不出話。

酒樓後門衝出好幾十大漢,就要把許敬宗帶走。

狗腿子們聽見摔杯信號。

呼呼啦啦的往裡沖。

衝進來一百多人。剩下的把酒樓圍住。

衝進來後,把那些大漢一頓毒打。

然後扛着搞把,站在許敬宗的身前。

躬身。

「大哥。」

許敬宗興奮的站起身。

「黑色會辦事,都給我趴下。」

酒樓的掌柜被帶到許敬宗的面前。

「這是宇文家的產業,你們好大的膽子,不怕被滅族嗎?」

許敬宗沒反應,小弟們笑了。

家?

他們有嗎?

早就餓死了。

滅族?

家都沒有,你嚇唬我們滅族?

好像沒睡醒。

「給我砸!」

小弟們收到命令一點也不客氣,輪着搞把就開始砸。

許敬宗伸手,青誠很配合的把手遞過去。

順勢起身,小腦袋靠在許敬宗的肩膀上。

許敬宗擺出請的手勢。

「大叔,這裡沒喝好,咱們換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