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若白霄沐塵小說
蘇若白霄沐塵小說 連載中

蘇若白霄沐塵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蘇若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若白 霄沐塵

大離王朝的聖元五年八月十五這天,是個極好的天氣,天空湛藍,陽光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因為是中秋,宮裡特地給各位大臣放了假,准許今日不用當值,可以回家團聚...展開

《蘇若白霄沐塵小說》章節試讀:

別人不知皇帝對蘇若白的心思,他這個總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為看得清楚,知道蘇若白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剛才才敢插話,緩和下二人間緊張的氣氛。
此刻聽見蘇若白道謝,知道自己的出手對方是領了情的,瞬間心中也舒坦,忙笑道:「蘇大人跟奴才客氣什麼,咱們都是為皇上辦事的,皇上開心,就是咱們做奴才的福份。」
...這下,蘇若白是徹底酒醒了。
她慌忙跪下,行了標準的大禮,低頭道:「蘇皇上洪恩,微臣卑賤之身,不敢有污皇上聖榻。」
她這樣子讓霄沐塵看得又是一陣動怒。
也是怪了,平常他明明是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偏偏在她面前,總是輕易便能生起氣來。
他霍地將案上的一堆奏摺掃向地上,看着跪在那裡的人,冷然道:「蘇卿敢抗旨?」
這個罪名是更大了。
蘇若白不由得苦笑。
果然,伴君如伴虎,古人誠不欺我。
她正想着怎麼讓他消氣,一旁的李茂全已經笑道:「皇上,奴才看蘇大人是方才酒釀喝多了,這會兒怕是有些醉了,所以才高興胡塗了。
蘇大人,快蘇皇上隆恩,隨奴才去吧。」
說著,又眼神示意蘇若白,讓她切莫再惹皇帝生氣了。
被李茂全這麼一打圓場,蘇若白忙順着杆子爬下來,她又磕了個頭,比方才更加恭謹地道:「微臣謝主隆恩,臣先告退了。」
話落,只聽霄沐塵冷冷地「哼」了一聲,卻未說別的話,心知此事便是過了。
蘇若白鬆了一口氣,慌忙與李德全一起將地上散亂的奏摺都收起來理好放至案上,這才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一時到了裡間,蘇若白忙笑着跟李茂全道:「李公公,剛才真是多謝您了。」
能在宮裡混到這個位置,李茂全自然是個人精。
別人不知皇帝對蘇若白的心思,他這個總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為看得清楚,知道蘇若白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剛才才敢插話,緩和下二人間緊張的氣氛。
此刻聽見蘇若白道謝,知道自己的出手對方是領了情的,瞬間心中也舒坦,忙笑道:「蘇大人跟奴才客氣什麼,咱們都是為皇上辦事的,皇上開心,就是咱們做奴才的福份。」
「李公公說得是。」
蘇若白附和道。
她自然知道做臣子的除了要忠君愛國、踏實勤干,還要學會哄皇上開心,這樣,才能節節高升,更進一步。
當今皇上雖是明君,可是順着他,總是比逆着他要安全的。
但蘇若白苦就苦在她根本不是男人,平日里擔驚受怕也就罷了,至於攀登高位,她實在是不敢。
反正哥哥才高八斗,等他病好了,讓他回來再一展宏圖也就是了。
龍榻上的床褥都是早就整理整齊的,李茂全便命一旁的小太監們:「快給蘇大人寬衣。」
「是。」
馬上便有兩個小太監上前來,抬手準備解蘇若白的衣物。
她見狀忙客氣地笑道:「李公公,我自己來吧,在家中習慣了自己寬衣。」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此刻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
李茂全也看出了她的緊張,卻以為她是因懾於皇帝威嚴的緣故,當**貼地道:「那蘇大人請自便吧,這兩個奴才我讓他們在外間候着,大人若是有事只管喚一聲。」
「好,多謝李公公。」
等到李茂全帶着人退了出去,蘇若白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四周掃視了一圈兒,然後視線停留在眼前的龍榻上。
這張龍床很大,床寬約摸有一丈,是她寢房內的近兩倍。
材質是上品的紫檀木,等閑人家不得使用的貴重之木。
床上的錦被看上去應當是浮光錦,瞧着光滑無比,又隱有暗紋浮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