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婉?
蘇婉? 連載中

蘇婉?

來源:外網 作者:陳六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六合

他是國之重器,卻亦正亦邪,正能守國門攝八方,邪能一劍西去血流成河,當這樣一個妖孽人物出獄之後重返都市,面對形形色色的美人與繁花似錦的喧鬧,會擦出如何絢麗火花?必將舉世無雙! 大紅大紫出品必屬精品,有多本完本經驗,請放心閱讀!!! 書友1群(都市狂人):611213735 喜歡《都市之最強狂兵》的朋友們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謝謝支持啦!展開

《蘇婉?》章節試讀:

陳六合一笑:我覺着她這個提議挺不錯。
我覺着大隱隱於市這句話對哥來說絕對是狗屁不通,沒有地方能隱的住你。沈清舞發自內心的說道,像陳六合這樣的人,註定了這輩子跟平淡不會有半點關係,就算今天沒有秦若涵,以後也會有別的人或者別的事出現。
況且,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不願意陳六合真正沉浸在這個大千世界當中做一個默默無聞的滄海一粟?
哈哈,能得到清舞的一聲誇獎,頂的上一斤茅台的香醇。陳六合笑道,頓了頓,陳六合又看向了滿臉依稀的秦若涵,不咸不淡道: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現在可以走了。
聞言,秦若涵神色又是一緊,急聲道:你還是不願意幫我嗎?
幫不幫你跟趕不趕你走有什麼關係?難不成幫你就要留你下來吃飯嗎?陳六合很沒紳士風度的翻了個白眼。
聽到這挨千刀的話,秦若涵當真有股牙痒痒的衝動,她就沒見過這麼不解風情的摳門男人,一頓飯怎麼了?一頓飯就能把你吃窮啊?
不過現在有求於人,她只好忍氣吞聲,小心翼翼的問道:既然你決定幫我,那不需要商量商量對策嗎?就讓我這樣離開?
那些人不是給你三天時間嗎?急什麼?陳六合沒好氣的說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懂不?我的一貫宗旨是,明天能幹完的事情,今天絕不去干。
聽到這種謬論,秦若涵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把全部希望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壓在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人身上,秦若涵感覺有些悲涼啊。
沈清舞輕笑一聲說道:你還是先回去了,我哥要幫你,別說小小的杭城,就算放眼華夏,能拿走你身家性命的人都鳳毛麟角。
最終,秦若涵還是滿懷忐忑將信將疑的離開了院子,陳六合很摳門的沒有出言挽留,開玩笑,上門求哥們幫忙的人還想先白吃哥們一頓?天下哪有那麼好占的便宜。
陳六合同志這種市井小民斤斤計較且令人髮指的秉性,絕對有遭雷劈的潛質。
等秦若涵徹底消失在院門口後,陳六合臉上堆滿了一成不變的懶散勁,笑道:清舞,你說的鳳毛麟角在哪裡?有嗎?
鳳毛還沒出生、麟角不復存在。沈清舞拽着陳六合的衣角,恬靜一笑。
哈哈,難怪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最稀罕的就是小妹,從小到大咱老沈家就屬小妹最會配合哥吹牛-逼。陳六合笑的無比開懷。
沈清舞沒有言語,淺笑倩然,從小到大,她可從來沒有配合過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吹過一次牛皮,因為他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最接近神的男人!
這時,院門口走進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着一身臟不拉幾的衣服,明顯禿頂的頭髮稀鬆散亂,不但生了一副賊眉鼠眼的五官,還有一口令人不敢恭維的大黃牙。
整個人看上去只有兩個詞能形容,除了猥瑣就是磕磣。
一看這副模樣與行頭,就知道這絕逼是一個一天三頓都很難糊口的傢伙,可他卻有着一個和他命運完全不符合的名字,黃百萬。
陳六合的令居,也租住在這座宅院里,雖然陳六合才來了半個來月,但與這位渾身上下一無是處的鄰居,倒挺合得來,兩人沒少在一起吹牛胡侃。
這傢伙倒也是個趣人,沒讀過一天書,大字不認識三兩個,屬於不甘認命從小山溝里掙扎到大都市的那一撮人,年紀不大,但經歷還挺豐富,偷過東西行過騙,要過飯也掃過大街。
雖然在大城市苦苦掙扎了十多年還是一天過得不如一天,但這傢伙卻從來沒有過滾回山溝認命的想法。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老子既不要臉又能吃苦,只要不死,終能出頭!
六哥、小妹,你們都在呢。黃百萬看到陳六合兄妹,頓時熱情洋溢的迎了上去,他最大的優點就是不管遇到什麼挫折、吃了多少苦頭,他都能沒心沒肺的笑笑便過,從不會怨天尤人罵上一句狗娘養操蛋的賊老天。
嘖嘖,六哥,你看到剛才那個娘們沒有?那叫一個水靈,我老黃這輩子還沒見過幾個那麼漂亮的妞兒呢,光是那對奶-子和那雙長腿,就夠我老黃玩一輩子了。黃百萬一笑起來,那滿口黃牙顯露無疑。
但不管是陳六合還是沈清舞,都沒有絲毫嫌棄的意思,他們從不高看任何人,也從不低看任何人。
剛剛看的太入神,差點掉進咱院外的那個水坑裡,他娘的,哈哈,不過值了。黃百萬喋喋不休。
頓了頓,黃百萬又笑:小妹,老黃知道您不是俗人,別嫌老黃我說話太沒水平,別跟我一般見識。
沈清舞淡淡一笑,她對這位能跟哥哥胡天侃地的市井小民並不反感,反倒有些欣賞,能像老黃這麼苦苦掙扎的活着還不怨不怪的人,能有幾個?
陳六合洗完了菜,笑道:老黃,你丫竟幹些撐死眼睛餓死j-j的事情了。
嘿嘿,沒辦法,老黃我這輩子嫖-娼都沒捨得嫖超過五十大洋的,那種娘們,就算是小姐,也起碼是兩千大洋往上走的檔次,老黃我這輩子估計連舔別人腳丫子的可能性都沒有,只能用眼睛幫我完成夙願了。黃百萬嘿嘿笑道。
呵呵,晚上一起吃?陳六合這個捨不得請秦若涵吃一頓便飯的鐵公雞卻對黃百萬發出了邀請。
得嘞。黃百萬也不客氣:我房裡還有半斤沒捨得喝的燒刀子,咱哥倆今晚喝一個?
成!陳六合笑着。
晚飯吃的並不豐盛,幾個青菜,有些肉,黃百萬還拿出了自己珍藏腌制的霉豆腐,看相是邋遢了一點,但陳六合一點也不嫌棄,兩人就着黃百萬從哪個犄角旮旯散稱回來、頂多不超過五塊一斤的燒刀子,吃的津津有味。
只有半斤酒,兩人分着喝,喝得挺慢,似乎誰都捨不得一下子喝完,得省着喝,沈清舞吃完飯就回屋裡了,院子中,藉著月色,就陳六合與黃百萬兩人胡侃。
六哥,老黃我知道,你和小妹都不是俗人,指定有着大故事。黃百萬愛喝酒,但酒力不行,一般情況二兩下去,就有些暈乎。
怎麼說?陳六合笑問,他說過多次讓對方不要稱呼他為六哥,但黃百萬一直堅持,陳六合也就不再強調。
俗人會狗眼看人低,俗人就沒有過能瞧得上我老黃的,連掃大街的大爺都看不起我,只有六哥跟小妹不會。黃百萬大喇喇的說道,一點也看不出自卑。
這話糙,也沒什麼邏輯,但似乎的確是道出了一個實情,一語中的。
陳六合問道:既然過的這麼不好?為什麼還賴着不走?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黃百萬咧咧嘴:在這裡起碼我還能掙扎,可以感覺到自己還在活着,真回去了,可就連掙扎的機會都沒了,不活出個人模狗樣,至少也得活出個狗模人樣。
黃百萬小小抿了一口火辣辣的白酒,道:這些年苦沒少吃,罪沒少受,可就算是死,我老黃也得死在大城市,這對我來說可不僅僅跟我出不出人頭地有關係,對我來說絲毫不亞於一場千秋大業,只要我能留下了,我的子子輩輩就都能留下了,如果我扛不住滾回了大山了,那我的子子孫孫十有八-九還是面朝黃土背靠大山、一輩子也見不了啥市面的窮苦刁民。
其實我的要求真不高,也沒敢想過什麼大富大貴,只要能有口飯吃,能取上一房水靈媳婦,不要太漂亮,只要能讓我心甘情願對她好一輩子的就行。黃百萬說道。
陳六合含笑傾聽,在他看來,黃百萬遠遠比太多人都要可愛可敬。
黃百萬打了個酒咯,道:六哥,你要看得起我老黃,以後有什麼用得上的地方儘管吩咐,我雖然沒啥本事,但這一百來斤肉丟出去,還是能頂點事的。
好!陳六合點點頭,打趣道:不如這樣,我帶上你,你帶上碗,你負責哭,我負責喊,找個旅遊景點,我們一起當老闆?
黃百萬先是一楞,旋即開懷大笑了起來。
夜深,三兩酒下肚就七八倒的黃百萬被陳六合送回了房間,收拾好碗筷殘局,陳六合也不管這麼晚秦若涵睡著了沒有,直接給對方打去了一個電話。
沒有多說什麼,就是隨便問了一些對手的大概情況,例如名字身份所屬勢力之類的,秦若涵倒是想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陳六合壓根沒給對方太多時間,短短的兩分鐘,就掐斷了電話。
既然決定了要淌秦若涵的這趟渾水,那麼陳六合自然得有所準備。
他之所以會幫秦若涵,自然跟狗屁的憐憫與同情沒有半毛錢關係,僅僅是因為小妹所說的那句話,她跟一年前的小妹很像。

《蘇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