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小魚墨北梟
蘇小魚墨北梟 連載中

蘇小魚墨北梟

來源:外網 作者:替嫁嬌妻哪裡逃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替嫁嬌妻哪裡逃 玄幻魔法

新婚夜不小心招惹上腹黑男人,從此霸道寵妻狂魔將她寵得無法無天。打人他負責遞鞭;放火他負責添柴;虐渣他負責包辦後事。誰要是敢欺負他的心頭肉,某梟一拍桌子,「三天,我要他破產。」小嬌妻多看了衣服一眼,「親自給她設計專屬品牌。」眾人勸:「梟爺,對女人不能太寵。」某梟將懷裡的小妖精攬得更緊,「我不僅要寵,還要寵上一輩子。」展開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試讀:

暗沉的夜裡,蘇小魚的眼睛亮晶晶的,格外惹人憐愛。
墨北梟微微勾唇,「看來,那晚給你留下的印象很深呢,蘇小魚。」
說罷,男人不再克制,裹挾着蘇小魚和夜色融為一體,像極了一隻兇狠的怪獸,將她吞入腹中。
糟糕的一夜,蘇小魚聲音都啞了,男人似乎要將這些天分離的日子全部補完。
天亮,外面的雨倒是小了下來,蘇小魚從噩夢中驚醒。
「混蛋不要碰我!!!」
她尖叫着睜開雙眼,昨晚的一切應該只是一場夢吧,墨北梟怎麼可能來她這?
然而放在她腰間的鐵臂,以及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碰了又如何?」輕狂的語氣都在提醒着她這一切不是夢。
蘇小魚渾身僵硬,猶如機械人以最慢的速度朝着身旁看去。
人,活人,一個大活男人睡在她身邊。
饜足的男人心情以及氣色都很好,單手支頤着腦袋,俊朗精緻的五官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渾身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他像是一隻吃飽睡足的獵豹,看似無害,實則隨時都可以露出自己鋒利的爪牙,強壯的身體散發著危險的氣場。
「梟,梟爺……」蘇小魚欲哭無淚,「你怎麼會在這?」
墨北梟伸手拉將她拽入懷中,「怎麼,不希望是我,你希望是哪個男人?」
他的雙眸已然露出寒光,聲音中透着威脅,強大的氣場散發開來。
「我,我沒有想別的男人,我,我只是覺得這樣不太好,你是二少的哥哥……」
蘇小魚沒骨氣的嘟囔,明明是他做了壞事,為什麼她這麼心虛?可她一看到他的眼睛她就怕了。
內心十分愧疚,嗚嗚嗚,就算她的老公是植物人,連面都沒見過,有可能她還會守一輩子的活寡,她也做不出這種對不起別人的事。
墨北梟修長的手指撫過她柔軟的唇瓣,這女人真是有趣。
見她軟萌委屈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想要欺負她,「我是他哥哥那又如何?別說你們連結婚證都沒有領,就算你是他的人,等他醒了我向他討要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可……」蘇小魚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理論上她不算二少的妻子,兩人沒有一點感情基礎,現在都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更沒有結婚證,法律上是不會承認的。
可蘇家和墨家已經結親,至少在這兩家心裏,她是二少的沖喜新娘。
偏偏這位梟爺只是對她有點興趣,並不是要給她名分,蘇小魚並不想要這樣的關係,但她又不敢忤逆墨北梟,糾結的表情在臉上浮現。
墨北梟奇怪,只要在雲城聽到自己的名字,女人們都會開心,因為她攀上的是雲城的王。
蘇小魚不同,她的臉上沒有一點開心,甚至是糾結。
很顯然,她不想做他的女人。
一想到這點,墨北梟惱怒的鉗住她下巴,「可什麼可?」
蘇小魚咬着唇,委屈道:「雖然二少昏迷不醒,也許這輩子我都見不到他,但我既然嫁過來了,生是他的人,死也得是他的鬼,梟爺,請你不要為難我。」
「呵,昨晚我怎麼沒發現你如此堅貞?
蘇小魚,你以為就憑你也能嫁進墨家?你不過是墨蘇兩家的一個祭品。」
在他看來沒有女人能拒絕他,蘇小魚也只是在欲擒故縱而已。
墨北梟每句話都像是針一樣刺耳扎心,蘇小魚雙拳緊握突然鼓足了勇氣,「梟爺,我是祭品,我也是墨家娶回來的,無論是什麼原因開始,現在我是墨家的二少奶奶!給我道歉。」
道歉?她在做夢還是自己在做夢。
「蘇小魚,這世界上就沒有我墨北梟要不了的女人,從今往後,你是我的。」
他以勝利者的姿態將她壓在身下,猶如動物世界裏的雄性猛獸,佔地示威,強勢宣告。
蘇小魚氣得肺都要炸了,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賴的混賬禽獸。
「就算我是犧牲的祭品,我也是自由的。」
「自由?蠢丫頭,讓我來給你上一課,這個世界強者才配講自由,而你不過是我手中一隻螞蟻,我輕輕一捏就能捏死你。」
「螞蟻也能殺死大象,少瞧不起人。」蘇小魚氣瘋了,對着他的胸膛一口咬下去。
這女人是屬貓的不成?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之時,門外響起了聲音,「少奶奶,你醒了嗎?太太特地過來看你了。」
什麼,蘇小魚雙眼猛地睜大,太太來了?
她在這個鬼地方呆了十幾天都沒有人來過,今天太陽從北邊出來,她那婆婆竟然來看她?
而她現在正和她的大兒子滾床單!
要死了!
蘇小魚剛剛炸毛的強勢瞬間氣勢全消。
「放開我,你媽來了。」
墨北梟似乎找到了囂張小女人的弱點,「正好讓她進來看看她的兒媳在幹什麼。」
「混蛋。」
「你可以叫得再大聲點,這樣所有人就能聽到。」
蘇小魚氣得雙頰暈紅,「你究竟要怎麼樣?」
傳說中墨北梟,雲城的王,屹立於商業帝國頂端的男人。
他暴戾、冷酷、手段殘忍,只要被他盯上的公司,不出半月就會消失在雲城。
偏偏這樣的一個男人對女人沒有興趣,多少女人前仆後繼混進去,最後都被他丟出了門外。
什麼對女人無感,分明就是一個狂妄的渣男!
「想怎麼樣?」
墨北梟那雙冰冷的眼中浮現出一抹戲謔,「吻我。」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