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的心怦怦跳
她的心怦怦跳 連載中

她的心怦怦跳

來源:google 作者:規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暮辰 溫夏 現代言情

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人都有他存在的意義文案:「你快抬頭看,粉色的晚霞,好美啊」「阿辰,快看啊,晚霞變成橙色的了!」「嗯,真美」她看着晚霞,他看着她「晚霞落了,天藍了馬上天就要黑了」​傍晚的微風徐徐吹過她的棕色長發,湛藍的天空映着他們兩人現在這個世界只屬於他們展開

《她的心怦怦跳》章節試讀:

周末,七點中校門口站滿了人,小女孩一個個畫著漂亮的妝容,溫夏穿着一件T恤和一個白色外套,一條黑色褲子外加一雙小白鞋,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沈暮辰站在學校門口的一棵樹下,他看着對面的小姑娘,突然覺得自己配不上他的姑娘。

溫夏轉過頭看到他,對他微微一笑。

「沈暮辰,快過來。」

她在喊他。

他走過去,挑眉。

「快出發了。」

「嗯。」他回答。

「你今天不高興嗎?」

他不經意間摸了摸她棕色的秀髮,清冽的聲音問她:「為什麼染棕色的頭髮?」

她回想起初三那年,輕聲地說道:「初三的時候染的,那時候我不是個好女孩。」

他又捏了捏她的小臉,「很好看的。」

「嗯。」她輕聲一笑,梨渦輕陷。

七點多,校園門口來了兩輛客車,車上下來各班班主任,潘曉麗召集大家到她那邊去。

「同學們注意,我們班上這一輛客車,有秩序的上啊!」

班上的同學都興趣勃勃的往車上擠,沈暮辰拉住溫夏的手腕,讓她跟在自己身後,到車上,許凱喊道:「辰哥,坐這裡!」

沈暮辰拉着她走到了後面,讓她先坐進去。

路上溫夏睡著了,她的頭搖搖晃晃的想要歪在窗子上,沈暮辰輕輕地把她的頭放在自己肩膀上,看着她的眼光柔和。

八點鐘,車到了焦山公園,老師召集同學交代要注意的,就解散了讓大家去玩,傍晚五點集合。

「辰哥,去鬼屋嗎?」許凱帶着幾個兄弟過來。

「去嗎?」他看向溫夏。

小姑娘皺皺眉頭,輕聲地問:「可不可以待會再去。」

「好。」沈暮辰似笑非笑的說。

他知道小姑娘害怕,在努力做心理安慰。

他讓許凱他們先去玩,自己跟着溫夏慢悠悠的走着。

溫夏來到公園湖邊,坐在長椅上,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示意讓他坐到旁邊。

沈暮辰微曲膝蓋,坐在了她身邊。

兩人吹着微風,默契的沒有說話。

片刻,溫夏輕聲說:「我下周三不來上課了,請了幾天假。」

「怎麼了?」

「我要去醫院複查。」

「嗯。」他神色凝重,思索着什麼。

她桀然一笑,「我們去鬼屋好不好?」她不喜歡他冷冰冰的樣子,但是她知道他對誰都冷冰冰的,只是對她偶爾笑笑。

他們買完票,溫夏緊張的出了一手的汗。沈暮辰見狀,輕笑一聲,不動聲色的拉過來她的小手,「害怕就抓緊我,當老子是空氣?」

溫夏臉一熱,手上的汗都被他抓住了。

鬼屋裡放着恐怖的音樂,她走進來看着陰森森的,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走進來幾分鐘,還沒有出現一個鬼,溫夏漸漸的放鬆了緊繃的精神,依舊沒有鬆開沈暮辰的手。

兩人走着,溫夏沒有注意腳下突然被一隻手抓住,她驚叫一聲,「啊!」

沈暮辰轉身抱起小姑娘,聲音低沉的對那個「鬼」說:「滾遠點!」

那隻鬼只是看小姑娘長的清秀,可愛,想要嚇一嚇她,沒想到她男朋友這麼嚇人,連滾帶爬的跑了。

他看着懷裡的人,聲音溫柔地說:「他走了,別怕。」

懷裡的人全身還抖着,不肯抬頭。

「要不要下來?」

她趴在他懷裡,聲音悶悶的說:「我不要。」

「那就不下。」他抱着她繼續向前走。

出來鬼屋,她還在沈暮辰懷裡,他低聲說:「我們出來了,別怕了。」

溫夏慢慢地從他懷裡抬起頭來,小臉嚇得蒼白,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把我放下來吧。」

沈暮辰聽話的把她放到地上,嘴角噙着一抹笑,「這麼怕還要去?」

「我就是想體驗一下。」

她的身體很軟,他看到小姑娘心情就變好。

「小孩兒,我帶你去玩別的。」

他說完就拉着她離開。

禾城最大的商場。

童魏巍拉着閆通逛了一上午的街,閆通精神不振的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她身後。

「巍姐,巍姐?你這一大早的就叫我來陪你逛街,我不僅困我還餓,咱先去吃個飯好不好?」閆通氣喘吁吁的說。

童魏巍在前面吃着雪糕,聽到他說話,回頭看他狼狽的樣子,笑道:「通哥,我一會兒帶你去吃飯,下午我們去遊戲城打遊戲好不好?」

「好好好!」閆通聽到打遊戲立馬來了精神。

「那我們再去逛會兒。」

他瞬間又焉了。

下午五點,焦山公園。

都準時來到了下車的地方,一個個歡快的談論着一天的樂趣。

沈暮辰倚在牆邊,看着小姑娘在和人聊天,臉上一片恬靜,不小心失了神。

回到學校天已經黑了,沈暮辰把她送回家,又去了網吧。

今天她父母在家,她進門看到兩人正在看電視,路過客廳乖巧的喊了一聲「爸爸媽媽。」

準備進屋的時候,溫言喊住了她,「最近在學校學習怎麼樣?」

「挺好的,這次考試年級第一。」她乖巧的回答。

「繼續保持。」

「嗯。」

簡短的對話,像老師問學生一樣,公事公辦的態度。

溫夏回到房間寫了幾張卷子,又忍不住想今天一天發生的事。

下午他帶她去吃了好多好吃的,玩遍了所有的項目,他對她真的很好,很好。她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害怕他,都說他是壞蛋。

溫夏正想着,她的媽媽敲了敲她的門,端着一杯牛奶走了進來。

她坐到她的床上,溫和的說:「夏夏,這周三你要去省城複查,爸爸和媽媽都沒有時間陪你去,我們給你訂了飛機票,到了你去你外婆家住。」

「好。」她回答,乖巧的讓人心疼。

「媽媽。」

「怎麼了?」

「你反不反對我談戀愛?」

「不反對,只要他對你好,不耽誤你學習。」她媽媽很開朗,對待這問題她都很支持。

「他學習很好,他對我也很好,只是他不是很乖的孩子,人人都害怕他。」

「夏夏,不要在意別人怎麼看他,你只要知道他在你這裡怎麼樣就好。」她起身拍拍溫夏的肩膀,「一切隨心而定,媽媽不會反駁的。」

她想要給少年一個未來,帶他去見見屬於他自己的太陽。

短暫的假期她在家寫作業,開學兩天她又請了假。

沈暮辰每天都有些煩躁,乾脆也去請了一周的假,去了省城。

溫夏拉着一個小行李箱在省城機場打了一輛的士,開去外婆家,寧灣小巷。

車半個小時才到地點,她支付了錢,拿下行李,推開大院的門,喊道:「外婆!」

年邁的老人聽到聲音,放下手中的活,轉頭看到溫夏,滿臉慈祥的笑了起來,「柔柔!」

「外婆!」

她跑向自己的外婆,抱住了她。

「柔柔來了啊,來,讓外婆看看。」老太太笑着說。

「嗯。」她眼裡飽含着眼淚。

「哎,都瘦了。」她說著,拉着溫夏要進屋,「你這次來是來複查的嗎?」

「是的外婆。」

「那在外婆這住幾天啊?」外婆滿臉期待的樣子,等着溫夏回答。

「一周。」她笑嘻嘻的說。

「那太好了。外婆院子里種了兩棵蘋果樹,過兩天走的時候帶着點兒。」

「外婆最好了。」她撒嬌說。

「你這丫頭,快去你的房間把箱子里的東西收拾收拾。」

「好。」

她陪外婆吃完晚飯,在小巷公園裡散散步,早早的睡下。

晚十一點,沈暮辰剛下機場,打電話叫人來接他。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的吃過飯,要去醫院。

「柔柔啊,路上慢點,注意安全。」外婆叮囑道。

「知道了,外婆再見,快進去吧。」

「去吧去吧。」

溫夏坐着的士來到省城第一人民醫院,熟練的找到做複查的地方。

「咚咚」她敲響醫生的門。

「進。」

溫夏推開門走進去,對醫生禮貌的說:「您好,沈醫生,我是溫夏,來複查耳朵的。」

沈醫生抬頭看着溫夏,二十五六的樣子,眼睛深邃,周圍都很冷冰冰的。

「溫夏,我知道了。」他說著拿起病歷站起身,「我們去複查室。」

「嗯。」她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後。

剛推開門,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沈暮辰。

「暮辰,你怎麼來了?」沈醫生問。

沈暮辰看着他身後的溫夏,良久,他笑着說:「原來你在這裡複查啊。」

「嗯。」

「你怎麼來了?」沈醫生又問了他一句。

「來看一下奶奶。」他回答說。

「爸知道你來嗎?」

「不知道。」

溫夏看着眼前的兩人,還很迷茫。

「你們認識?」沈醫生問。

「禾城小同桌——我女朋友。」他看着溫夏說道。

「小孩兒,這是我哥,沈淇。」

溫夏獃獃的點點頭。

「我女朋友,溫夏。」

沈淇點點頭,對他說:「我還要去工作,你在這等着。」

「好。」他點點頭,「對她好點兒。」

沈淇沒有回答他,帶着溫夏進了電梯。

「沈暮辰他沒有威脅你,是你自願的?」他在電梯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問。

她知道他問的什麼,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自願的。」

他點點頭,又說:「他有時候是挺混的,但他是個好人。」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