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贅婿
太古贅婿 連載中

太古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蘇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寒 蕭晴兒

縱橫上古的蘇寒,重生九萬年後,發現自己,成為了蕭家上門贅婿,又慘遭修鍊天驕小姨子退婚,這能忍?不服怎麼辦,那就殺他個巔峰不敗!我本執掌蒼穹,我可武逆蒼天展開

《太古贅婿》章節試讀:

「蘇寒,你不能殺我!」
眼見蘇寒周身殺氣騰騰,王元偉終於感到了一股發自心底的恐懼,此刻再也顧不得什麼面子血性,張口便為自己求饒了起來。
「哦?我為什麼不能殺你?」
蘇寒語調譏諷,冷冷反問。
「你殺了我,我哥不會放過你的,你想必也知道,我哥可是靈氣境的天才,你絕不是他的對手。

說到哥哥王元龍,王元偉原本的慌亂的神色間,此刻竟也湧起了幾分傲然。
是的,這個哥哥是他能夠在整個雲陽城橫行霸道的倚仗,任誰在聽到王元龍三個字後,總會多多少少給他王元偉幾分薄面。
就算是那些向來眼高於頂的各方俊傑,也絕無例外。
畢竟以王元龍目前所展現的傲人資質,日後勢必要踏足雲陽城巔峰之列,甚至很有可能就此擺脫雲陽城的束縛,邁入外面更大的世界。
這樣的人,若無死仇,沒人願意輕易得罪。
蘇寒在聽到王元龍的三字後,也不由得陷入了一陣短暫的沉默。
王元偉見狀,神色更為篤定了幾分,眼中的驚懼,此刻終於徹底消散一空。
「蘇寒,識相的你最好馬上放了我,想必你也知道,以你的資質,是不可能和我哥搶奪韻兒小姐的,只要你日後老老實實,回去斷絕和韻兒姑娘的婚約,我王元偉可以做主,以後繞過你。

「其實你也知道,韻兒小姐之所以和你訂下什麼婚約,這不過是權宜之計,說來說去,她不過是想用你做擋箭牌,好安心修鍊罷了,關於這點,你應該心知肚明吧?」
蘇寒聞言,心中不有一陣黯然,竟莫名的為以前的蘇寒感到一陣的悲哀。
眼前王元偉所言,句句屬實,當日蕭韻聲名如日中天,之所以會委曲求全,和蘇寒這個蘇家旁支的廢物成立婚約,不過是為了阻擋真武觀,如意門,破岳旗以及九道極宗內各方俊才子弟的糾纏,好能一心清修罷了。
王元偉越說越是激動,尤其是眼見蘇寒眼中竟然流露出幾分悲戚之色,更是以為自己的言語已然打動了蘇寒,於是便開始掙扎着要從蘇寒的腳下脫身站起。
「我什麼時候同意你站起來了?」
蘇寒的話語,更冷更慢,卻是殺意更濃。
王元偉好不容易鼓起的那幾分硬氣,隨着蘇寒聲音響起,瞬間消散一空。
「蘇、蘇寒,你什麼意思?我知道我有錯在先,可是你現在不是也好好的站在這裡嗎?你莫非真的要和我王家不死不休?」
蘇寒再次冷笑。
是啊,此刻他的確完好無損的站在王元偉眼前,只是此刻站在王元偉眼前的蘇寒,卻早已不再是曾經的那個窩囊贅婿。
那個窩囊求存的贅婿蘇寒,早已死在了眼前之人的惡毒之計下。
自己終究是佔據了「蘇寒」的軀體,此刻食君之祿,總該要為君解恨。
蘇寒,也曾很辣,也曾殘暴,可是的他卻從未恩怨不分。
眼見蘇寒身上的殺氣越發凝聚,王元偉內心的慌亂,早已宛如那翻滾的汪洋,亂成了一片。
「蘇寒,求求你了,你不要衝動,你要考慮清楚啊,我剛才和你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
「我自然聽到,只是,這又能如何?就算蕭韻拿我做擋箭牌,難道這就是你們對我趕盡殺絕的理由?」
「不,不是這樣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你就算是殺了我,也沒有用的,你該知道,真正追蕭韻小姐的是我哥哥,我哥哥可是靈氣境五層的高手,你不會是他對手的,這樣吧,你放了我,我回去幫你勸我哥哥?讓他以後不要再欺負你了,好嗎?」
「哈哈哈~」蘇寒聞言,不由哈哈大笑,笑聲狂傲豪邁,宛如平地旱雷。
一時間,不論是王元偉還是問詢趕來圍觀的九道極宗弟子,紛紛神色大變。
任誰也能看出,此刻的蘇寒心中有怒。
一個人有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這股怒沖誰而生,一個九道極宗的外門弟子,竟然敢對王元龍這樣的雲陽城天才生起怒氣,這不由得眾人不驚。
「這蘇寒是不是瘋了?」
「我看是的,唉,這二年軟飯不好吃啊。

「嘿嘿,誰說不是呢,今日之事,要是傳入王元龍的耳中,可就真的有好戲看嘍。

一時間內,人聲鼎沸,議論不絕。
蘇寒的笑聲,終於停止,等冷的目光,再次落到王元偉的身上。
「你莫不是天真的以為,區區一個王元龍,就能在我蘇寒的手下保住你這個廢物的小命吧?」
這一次,蘇寒再不留手,也不等王元偉繼續廢話,他想要知道的情報,早已從王元偉零碎的求饒中逐一找齊。
所以話聲剛落,他腳底勁力已至,伴隨着沉悶的一聲砰響,王元偉的腦袋便如同一顆熟透的西瓜,炸碎一地。
「啊~」
隨着蘇寒痛下殺手的瞬間,原本圍觀的弟子中,終於有人無法承受眼前殘暴的景象,驚叫着跑向遠處。
其他膽子稍大的弟子,雖然能夠強作鎮定,留在原地,卻是各個面色慘白,唇齒顫動。
「他,他竟然真的殺了王元偉?」
「是啊,他竟然真的殺了王元偉。

「我看我們還是快點離開吧,不然日後此事波及擴大,只怕會有無妄之災,要知道那王元龍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的弟弟在我們眼前被殺,以他的性格,怕是不會輕易繞過我們這群吃瓜群眾。

人群中,初時尚有驚駭之調,可是很快,也不知誰突然提起了這麼一句,一時間人人色變,神色驚慌,彷彿此刻他們就是那殺死了王元偉的兇手般,慌慌張張逃離現場而去。
蘇寒站在原地,仰天閉目,任憑山間的冷風,吹灑自己周身。
這一刻,他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愜意,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剛剛甩脫了壓在肩頭的枷鎖束縛一般。
「看來這身體的前主人雖已死,但是怨卻難消,一直就盤留在這副軀體之內,直至我滅殺了幕後黑手王元偉,這股怨念方才得以消散啊。

蘇寒不由感慨了一句,同時心中卻也暗暗慶幸,沒想到一件隨心小事,竟然反會讓自己從中收益。
自此以後,他蘇寒,便是這具身體唯一的主人,原本的蘇寒,終於徹底在這世間消散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