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太監也稱王
太監也稱王 連載中

太監也稱王

來源:google 作者:追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缺 武琪琪

穿越成為假太監的吳缺,邂逅了德妃,以為可以做個逍遙假太監,盡享他鄉之榮華;無奈二院大火,瘞玉埋香,吳缺陷入了皇家爭儲漩渦中,不能自拔本想置身事外,天卻不遂人願......展開

《太監也稱王》章節試讀:

剛開始小勺子不斷地給吳缺添堵,不過隨着吳缺亂七八糟的菜繫上台,小勺子就變成忠實粉絲了。有些菜他見都沒見過,更別說吃了。苦於材料有限,不然吳缺能做到大陳國第一個讓皇妃跪舔的太監,不用想都心情舒爽。

德妃娘娘,每天都吃撐,臉上色澤也光亮許多。看着被自己伺候的女人吃的滿足,吳缺心裏就像蜜一樣甜。

皇宮裡的那個唯一的男人六年來幾乎沒有來。在這如狼似虎的年紀,碰上這麼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結果可想而知。

只不過缺條件而已,反正吳缺是這麼想的,人不風流枉少年嗎!

「小吳子,過來給我按按肩膀。」

吳缺求之不得,早就想上手了,趁機揩油才是太監的本分,不能忘卻。站在德妃後面,低胸衣服露出的一片雪白,還是深溝,吳缺迫不得已的產生一絲躁動。根據自己前世踏足的風流地,有樣學樣的展示了一套吳家泰式按摩。

「這是啥手法?」

「吳式按摩!」

德妃很享受,吳缺也很享受。

兩刻鐘後。

「這是本宮賞你的。」德妃拿出一些碎銀。

吳缺心想:「哎,我以為是彼此的包容和理解,沒想到還是一場金錢的交易。」不過手也挺實誠的拿起銀子,放入荷包,畢竟也是技術輸出,不能沒有收穫,金錢才是檢驗技術的唯一標準。

往後日子,深得德妃娘娘的厚愛,關係也逐漸拉近。不過吳缺還得保持奴才的本分,不敢越雷池,萬一德妃只是單純享受,不能把前世骯髒的想法放到這純潔的世界裏。

「誰?」吳缺半夜睡著了直接被摟起,飛出了房間。說了一個字後,身體再也不能動。

那人輕功很好,幾個跳躍就出了坤寧宮,來到一個偏房,被無情的扔在地下。

「小吳子,你好厲害,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德妃伺候妥妥帖帖了。」

來人有些胖,滿臉橫肉,估計伙食比較好。穿着高級總管太監的衣服,來頭不小。

見吳缺不說話,「小吳子,你下面切乾淨沒有啊?」

「不是吧,這個人怎麼知道?」吳缺有些慌亂,一直以為是別人切漏了,讓自己躲過一劫,沒想到還有人知道。這幾天為了隱藏太監身份,下身可是纏了很多布,憋屈的要死。

「不用懷疑我,你下面只是切了一刀。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讓人幫你再切一刀。」

那怎麼行,吳缺差點跳起來,心裏很生氣:「好不容易保留下來的火種,豈能讓你輕易敗了。你這胖太監想啥呢,一天天閑的。」

「公公,您要小的做什麼儘管說,唯命是從。」嘴巴還得順一點,太欠會連累二弟。

「算你懂事。比我預想的要機靈。你別怕,我是膳食監的總管,你沒切乾淨也是我動的手腳,分配到德妃那也是我的意思。」

吳缺心想,「我他么前世死都不怕,現在還會怕你個死太監。」

「到德妃那做件事,成功了,我帶你出宮;不成功或者耍什麼詭計,背叛我,我讓人把你切了,調到**監,負責宮內的除穢處,天天挑大糞。」

「小的不敢,請公公明說。」

吳缺嘴裏老實,心卻在想着:「這名字取得這麼有意境,有機會要會一會這個有才人,學習一下至深意境在生活中得運用。」

「叫我海總管。去德妃那拿一本叫《瓊山寶典》的書。」

他么偷就偷,還說什麼拿,也是個無恥之徒。

「我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要是做不到,後果你是知道的。每隔七天我就會找你一次。」

「奴才,定不負海公公囑咐。」吳缺口頭先答應下來。

說完,又被摟着,幾個跳落就回到了布庭院。

重新躺在床上的吳缺,心裏五味雜陳,原來自己沒切乾淨是海公公的原因,目的是讓自己唯命是從。「這招高啊,像我這麼英俊的小生,在這滿是幽怨的女人堆里,哪能剋制住作為完整男人的誘惑。沒荷爾蒙,我怎麼招蜂引蝶啊」

「這個《瓊山寶典》會是啥呢,不會是藏寶圖吧,難道是武功秘籍?」

「海公公怎麼這麼厲害,武功這麼好,要是哪天我有這麼好的輕功,那不就來去自如了?得想辦法學學,偷看貴妃洗澡還得有輕功才行。」

想想,一陣甜蜜,忍不住在被窩裡偷偷的笑,迷迷糊糊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