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連載中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來源:google 作者:紅幽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仇小貝 小貝 現代言情

御膳房的御廚瘋了!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突然要吃酸梅干、青梅果子、酸蘿蔔老鴨湯!做得不酸拖出去斬了!聽聞此事,太醫院的御醫全都一窩蜂的湧進太子東宮,給宮中所有雌性生物都把了一脈然,並無一脈是喜脈!太子妃:「殿下,你有本事就把那小賤人藏好了,一輩子別放出來!」皇上:「事關皇室血脈,豈容你胡來,說,孩子在哪!」入夜,小太監縮在床角戰戰兢兢的看着某人:「殿……殿下,這孩子……」展開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章節試讀:

  大概是從未有人敢如此違背自己「心意」,就這麼把事情的真相大赤赤地敞開來說,才把皇上怔住,等他反應過來後,怒不可遏:「放肆,哪來的奴才,這裡輪得到你說話嗎,來人,把這狗奴才拉下去,摘了他的腦袋!」

  「父皇,不可。」

  樊沉兮在侍衛進來要帶走仇小貝時,出聲制止,他的聲音有質感,讓侍衛下意識地站住,而他本人則神色淡淡,彷彿先後差點被降罪又被求情的事,一點沒能影響到他,公事公辦地道:「父皇,他,還不能死。」

  皇上眯起眼睛,直剮太子。

  可他表現得再怒火中燒,眸底深處卻沒有他表現得那般怒火難抑。

  在皇上那要吃了他的目光下,樊沉兮眉毛都沒挑一下:「據兒臣所知,側妃周氏死前曾召見過他,他一走,就傳來周氏暴斃的消息,兒臣認為,他跟周氏的死有很大的關係。」

  仇小貝心頭一跳,隨即又覺得正常,她的一言一行都在監視之下,她見過側妃的事,太子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她頭仍抵着地面,目光恍惚地等着裁決。

  她的時間彷彿停止了,然事件的發酵還在繼續,樊沉兮往周貴妃那看去:「貴妃娘娘,不是想為兒臣的側妃討回公道嗎,這兇手還沒查到,就把線索砍了,只怕貴妃娘娘也不會依吧?」

  周貴妃拿着手絹擦眼淚,掩去面上的神色,她現在要是不管,或者直接讓小太監死,就等於自打臉,稍稍頓了下後,她哭着可憐地看着皇上,什麼都沒說,就能讓皇上心軟。

  皇上拍拍她的擱在自己胸口的手,冷哼道:「那太子以為如何?放了他?」

  「當然不是。」樊沉兮看都沒往仇小貝那看一眼,「人是死在兒臣宮裡,兒臣不會碰,既然要查,自然是交給內霆司。」

  別說皇上眉眼都睜了下,跪在太子身後的李公公面色都出現一絲駭然。

  內霆司,相當於皇宮內院專屬的刑部,無論是誰,身份高低,只要進了內霆司,都要脫一層皮下來。

  小太監可是懷了身孕的,雖不知他以男子身體是怎麼有孕的,可他並沒有因此比其他孕婦的身體好多少,一旦進了內霆司,那後果完全不敢想像。

  皇上冷笑:「你倒捨得。」

  樊沉兮垂眸觀心,冷情冷心的模樣。

  「將這奴才交給內霆司,務必將太子側妃的死給朕調查清楚。」皇上下了令後,隨即瞪向逆子樊沉兮,「太子也逃不開職責,從今日起,東宮禁閉三月,太子不得參與政務。」

  被侍衛按着肩膀抓起來的仇小貝,正好聽到皇上最後的話,她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

  只是禁閉三個月,對樊沉兮來說,損失並不大,她這場博弈,不算輸得太慘。

  她忍不住轉頭朝他看去,就見他獨坐輪椅上,微微垂首,面色平靜沒有波瀾,他好似一副畫,畫中公子美得讓人心動,然而紙張是冷的,畫中人永遠也無法給你一絲絲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