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
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 連載中

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舞夢飛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初漫 蕭彧

她是南元的安平郡主,外公是南元唯一的異性王,母親是怡和公主,父親是忠義伯,皇上是她舅舅,皇后是她姨母本該是南元最尊貴耀眼的貴女,奈何命運弄人那年她親舅舅戰亡,沒多久她母親也因病去世,雙重打擊下,外公交出兵符,帶着年僅七歲的她南下去了江州七年之後,再次回京,看她花式表白清冷矜貴的太子......展開

《太子殿下,太子妃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我可有事相求,姨母一定要應我。」

「想要什麼開口便是。」

皇后自來對她是有求必應的,曾經在她幼時見皇后的鳳冠好看想要,皇后二話不說的就摘下來給她戴上了,後來還是顧怡見了訓斥了沈初漫,又親自將鳳冠還回去。

「我要借一下洛梅姑姑。」

「你這還有又有什麼鬼主意?」皇后寵溺的笑問。

沈初漫調皮的神秘一笑,皇后實在拿她沒辦法,也不再多問。

快樂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的,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宮人們悄悄將正殿里的燭火點上,兩人還渾然不知。

整個下午沈初漫都在喋喋不休的說著,皇后除了偶爾附和上兩句,其他的時候都是一臉慈愛的看着她,嘴角上揚。

歡笑聲不時的傳出殿外,這是時隔七年之後,鳳祥宮再一次傳出笑聲。

天啟帝和太子剛到鳳祥宮的院子里就聽到了沈初漫銀鈴般的笑聲,天啟帝嘴角上揚,加快腳步往裡走。

剛踏進殿里,天啟帝就急切的問:「說什麼呢?」

聽到聲音皇后和沈初漫齊齊轉頭看過去,一見是天啟帝,兩人連忙站起身來。

「皇上。」皇后淺淺一禮。

相比皇后,沈初漫的禮就很標準了,「臣女拜見皇舅舅,皇舅舅金安。」

「快起來。」天啟帝高興的大手一揮,快步走向皇后,大手拉起皇后的手,柔聲責問:「不是說了不用行禮嗎?」

皇后看着天啟帝,溫柔的淺笑着,也不回話。

沈初漫默默起身,看向蕭彧,微微一笑,福身一禮,「太子哥哥安好。」

蕭彧面色平靜的輕輕點了下頭,就算是應聲了。轉頭看向前方的父母,抬手抱拳,「母后康安。」

皇后看向蕭彧,慈愛一笑,「晚膳都準備好了,就等你們父子倆。」

四人在餐桌處相繼坐下,宮人們陸續將菜肴端上來。這算是給沈初漫的接風宴,所以桌上的都是她愛吃的,她看着一桌好吃的,雙眼都亮了。

「多謝姨母。」

皇后溫柔一笑,「你太瘦了,以後要多吃點。」

「姨母,太胖了不好看,太子哥哥會不喜歡的。」她說得義正言辭,末了還不忘往蕭彧的方向看去。

天啟帝和皇后先是一愣,隨即天啟帝哈哈大笑,「你這丫頭從小到大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直接,坦率。」

沈初漫微蹙眉頭,「皇舅舅,你應該不是在說我傻吧!」

嗯?!

這下連天啟帝也懵了,看着沈初漫,竟然不知該怎麼回答,求救的看向兒子,他淡定的喝着茶,連個眼神也沒給他們這邊。

小侄女從小就古靈精怪,以前還有顧怡能稍微治住她,現在怕是只有他這個冷心冷麵的兒子能收住她了。

「丫頭,師父師母也不在京都,你就別回戰王府了,就在宮裡住下。」

天啟帝是真的很疼她,明明她只是一個外姓女,偏生還特意賜了座宮殿給她,親自賜名『明珠閣』。

沈初漫放下手裡的碗筷,拿起帕子擦了擦嘴,「皇舅舅,這次進京初漫還有些事要做,住宮裡不太方便。不過皇舅舅放心,我會經常進宮來看望皇舅舅和姨母的。」

天啟帝不高興的撇了沈初漫一眼,「朕看你是經常進宮來看太子吧!」

她一點不害羞,含笑着看向蕭彧,一手抬起撐住下顎,雙眸中是熱切,是痴戀,更是她對他毫無保留的情意。

「我是很想時時刻刻都看到太子哥哥,不過我是很懂事很賢惠的,太子哥哥要忙政事,我不能耽誤太子哥哥。」

「哈哈,你這丫頭還是這麼直白。」說著天啟帝又朝蕭彧看去,卻見蕭彧和之前沒有任何區別,一樣的清冷,面無表情。

臭小子還挺能裝!

都說皇家規矩多,坐卧立行都有規矩,這用膳也不例外。但因為沈初漫的到來,都忽略了那些無聊的規矩。

天啟帝關心她,詢問她這些年在江州的生活,她將下午與皇后說的又說了一遍,當然這次她沒說太仔細,很多也就是粗略一提,到是戰王夫妻的趣事多講了些。

這一日,鳳祥宮內不時的傳出笑聲,或是天啟帝的,或是沈初漫的,又或是大家的。總之,這一天很開心。

眼見時間也不早了,沈初漫便要告退回寢宮,蕭彧也起身要回東宮,皇后卻開口叫住了他。

「漫漫多年沒進宮,怕是對宮裡都陌生了,你送漫漫回去。」

「是。」

蕭彧應下,兩人各自行了一禮,轉身往外走,帝後兩人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有些感慨,但更多的是欣慰。

明珠閣距離鳳祥宮並不是很遠,只要走過一條長長甬道,再穿過一個小花園就到了。幼時她最喜歡在甬道上放風箏,那時她年紀小,風箏放不起來。每次她都會纏着蕭彧,他將風箏放起來之後才又將線團交到她手裡。

還有那個小花園,原本是沒有的,是因為她要在那裡搭鞦韆,後來又種了她喜歡的花,慢慢的就成了一個小花園,一個專屬於她的小花園。

夜晚的皇宮燈火通明,並沒有一點陰森恐怖的感覺。兩人並排着走在甬道上,恍惚間,好像回到了無憂無慮的那個年紀,美好的回憶噴涌而出,感覺就是昨天的事,但一轉眼,他們都已經長大了,再不是那個天真單純小孩了。

「太子哥哥,再給我做一隻風箏吧!」

她突然一把抱住蕭彧的手臂,歪着頭期盼的看着他。

「沒空。」

「太子哥哥,你就給我做一隻嘛。」她輕搖他的手臂,嘟着嘴撒嬌。

蕭彧垂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但往前的腳步卻並沒有停。若是其他人見到他這個樣子早就瑟瑟發抖了,她卻沒有絲毫感覺的繼續耍賴撒嬌。

「太子哥哥。」她停下腳步,可憐兮兮的看着他,「走不動了。」

他回頭看去,面上的表情還是沒有任何變化,那雙桃花眼明明勾人又魅惑,此刻卻深邃不見底。

「呵。」嘲諷的輕笑一聲,抬手扒開她的手,「福子,送郡主回明珠閣。」

沒有一絲不舍和留戀的調轉方向,大步離去。

「太子哥哥……」

沈初漫追了兩步,而後又停下了腳步,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夜裡,她才慢慢收回視線,轉過身,「走吧。」

福子提着燈籠走在前面,沈初漫的兩個侍女跟在她的身後,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寂靜的皇宮的甬道上,能清晰的聽到他們的腳步聲。

從前常常在這玩耍,今日方知這甬道竟然這麼長,怎麼走都走不完……

在她身後,甬道轉角處,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