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她看起來生氣了
她看起來生氣了 連載中

她看起來生氣了

來源:google 作者:她看起來生氣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瑜 陳凡

她問他:「你只會挨打嗎?」他說:「是的」她看起來生氣了,指着他的鼻子:「那要你何用?」他笑而不語誰說挨打就是廢物,誰說肉盾沒有春天身材瘦小又如何,弱不禁風又如何?他一樣能解開殘卷天書,尋找十二奇蹟,站在王者大陸的頂端,成就超神世界的主宰展開

《她看起來生氣了》章節試讀:

穿越前的一段時日,陳凡正好在追一部以明朝為歷史背景的宮廷劇,雖然拍得不怎麼樣,但有些橋段還是挺搞笑的。

而這部劇里就有個角色,是個名為「劉瑾」的大太監。為人陰險狡詐,平日里更是無惡不作,最後落得個凌遲處死的下場,也算是大快人心了。

所以當太史慈說出「劉瑾」這名字的時候,陳凡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那陰陽人爛屁股。

不過陳凡也只是胡思亂想一通,畢竟這是三國時期,離明朝還十萬八千里遠的,怎麼可能是同一個劉瑾呢。

「誒,哥,這掌印總管是個啥?典獄長嗎?」陳凡問太史慈。

「怎麼說呢,一般而言是這樣的,但蝙蝠島卻有點特殊,所以劉瑾也算不上是個朝廷命官。」

太史慈回了句模稜兩可的話,搞得陳凡一頭霧水。

「哥,你這說話喝湯一樣,我哪聽得懂呀。」

「別急嘛。」

太史慈想了想,解釋道:「一般來說,在東洲,包括魏、蜀、吳等國,大到州郡,小到府縣,包括某些海島等,官員都是由王上親自任命的。但蝙蝠島不一樣,它並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而是一私人島嶼。所以劉瑾雖然執掌此道印信,但並不受朝廷管束,屬於……」

說到最後,太史慈也不知該怎麼形容,可陳凡卻一下子領悟到了。

「朝廷命官都能山寨盜版的咯,你們這也太無法無天了吧!」陳凡雖然難以置信,但總覺很好笑。

前半句太史慈壓根沒懂,但後半句他卻上了心,不禁嘆口氣,無奈道:「沒辦法,誰讓蝙蝠島主是東洲最富有的商賈呢。所謂富可敵國,自然能為所欲為。」

「乖乖,真是有錢任性,自古都一樣呀!」陳凡口中嘖嘖聲不斷,覺着這事兒真是搞笑得讓人想哭。

「對了,蝙蝠島主就是劉瑾嗎?」

雖然如今自己已是階下囚,但愛錢之心就如同愛美,人皆有之,陳凡對於那些土豪老闆,還是挺感興趣的。

「劉瑾不過是代管此島罷了,其幕後可另有東家。」太史慈搖搖頭,「雖然我也不確定,但聽說是一個叫沈萬三的江南人士,很神秘,即使偶爾出現在觀禮台上,也都以輕紗遮面,所以我根本無法窺探其真容。」

「沈……萬三?」

這下陳凡是真懵了,心中暗思道:

若說劉瑾就罷了,或許同名同姓的是個巧合。可沈萬三不正是明朝鼎鼎有名的江南大富豪嗎,難道也是巧合?

一個巧合是巧合,兩個巧合也是巧合,但接二連三的巧合,就絕對有古怪了!

陳凡忽然有種感覺,覺得他所穿越回的這個時代,似乎與歷史上的完全不同,非但科技力量太過超前,還存在着與變種人相似的超智慧生命體,就連許多歷史人物都錯綜複雜的交織在一起。

他想搞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又不知該如何發問。

當然,陳凡覺着就算問太史慈,也未必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因為太史慈固然很能打,但閱歷有限,很多事情他都是一知半解的,又如何能為自己解惑呢。

所以,想要得到答案,就必須找到一個閱歷豐富,真正了解這個世界的人。而那個以經商聞名遐邇的大富豪沈萬三,或許就是他最佳的人選。

想到這,陳凡變得嚴肅起來,他問太史慈:「哥,有沒有辦法讓我見一下那位沈老闆?」

「啊?」

「我的意思是沈島主,有沒有見他一面的可能。」

「有!」出乎意料,太史慈竟回答的很乾脆。

「真的?」太過輕而易舉,陳凡反倒不敢相信。

「當然,」太史慈笑了,「在你恢復自由身的那一刻,自然能見到沈島主。」

「哥,我覺得你好像有什麼事瞞着我?」陳凡心裏怪怪的。

「你覺得我有事情瞞着你?」太史慈反問,臉上仍舊掛着琢磨不定的笑容。

「嗯。」

「那你仔細想想,當初你端着發臭的菜粥,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對你說過什麼?」

「嗯?」

陳凡真有點記不清了,當初他一心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只想達到目的,根本沒考慮過程和後果。

「當初你問我,為什麼我有肉吃,而你沒有。我告訴你說,因為我做到了你做不到的事,所以有肉吃,對嗎?」太史慈提醒陳凡。

「對,可這又怎麼了?」陳凡點點頭,有些不解。

「沒怎麼,」太史慈淡淡道,「只是這個世界很公平,付出和回報永遠是等價的。你如今既不用幹活,又能吃飽飯,那是不是也應該能人所不能,付出相應的代價呢?」

「所以……我要做什麼呢?」陳凡明白過來後,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十分嚴肅。

「戰鬥,為榮耀和自由而戰鬥!」

太史慈倒顯得很輕鬆,就像個身經百戰,早已看慣生死的戰士。

「你我聯手殺出去?——這沒出圈呀?」

陳凡今日不知是沒睡醒,還是腦袋被門擠了,居然又將話題扯回到了原點。

「我說你小子……」

太史慈那個氣呀,愣是半天沒說出話來,只覺胸腔中一股邪火騰地衝上腦門,當下掄圓了又是一巴掌,將陳凡再次拍倒在地。

「我說你小子真是欠揍,腦袋裡裝屎了嗎?就不會自己想想,非要我說得那麼明白?」

「神經病啊,動不動就打我!」陳凡委屈極了,「再說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我哪知道你想什麼!」

「角斗知道不?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戰勝對手,連贏十場,這樣就能重獲自由。自由!聽明白了嗎?!」太史慈是真生氣了,對着地上的陳凡就是一通大吼。

這下陳凡算是聽明白了,也聽進了心裏。

其實,陳凡平日里除了在外面瞎混,唯一的愛好就是看電影,像《角鬥士》這種高分影片,他看了不下十遍,因此對於通過「角斗」來換取自由,他又怎會不懂。

可他不明白的是,太史慈口中的角斗,是與刀疤臉這種普通人斗呢,還是與同為超智慧生命體的變種人斗?

若是前者,他還有點信心,可若是後者,那麼對於他這個還未開悟,僅僅是具有超體潛質的小傢伙來說,那無疑就是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