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嘆春詞
嘆春詞 連載中

嘆春詞

來源:google 作者:花不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豫璋 郗容清

人生無常,世事不由人,唯有努力地往前走孔子云,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又雲,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展開

《嘆春詞》章節試讀:

話說這幾日豫璋不曾出門,今日突然興起來郗家找懷青。如今暑氣漸起,正是柳絮隨風起,桃花逐水流的時節。庭中柳葉深深隨風擺,容清穿了一身鵝黃鑲邊百花裙,正在園中同丫鬟們放風箏,嬉笑取樂。閨中女兒無憂無愁,一時竟未發現他來了。

一時丫鬟們發現了豫璋,眾人慌忙斂了笑意,上來行禮。

豫璋道:「如今花都要謝盡了,怎的不見你去我府上賞花?」

容清笑而不言。

豫璋知她不好意思,便道:「你們玩你們的去吧,我去找你哥哥,你哥哥去哪了?」

容清道:「在我母親房裡,殿下請書房裡坐坐,我讓人去叫他過來。」說罷便推了其中一個丫鬟,那丫鬟機警,一溜煙地便去報與懷青。

豫璋來到他書房中,見他案上攤放着一本雜記,書上還做了註解,字跡清秀,便知是容清寫的。一時懷青來了書房,忙向桓王請安,道:「殿下今日怎麼來了,有事吩咐一聲,我過去你那邊便好。」一面呼人上茶。

豫璋道:「今日無事出來逛逛。你在家忙什麼,這兩天也不見你人影。花兄弟和伍兄弟呢?」

懷青道:「花兄弟早起說出去逛逛。」便吩咐人道:「花公子回來了請他來書房裡。」又道:「我伍兄弟家說起來也是喜事,原來我家伍兄弟同我林姨娘家的妹妹,他兩個私下有意,今日請了兩家父母來做媒。」

豫璋道:「我以為你要留他做妹夫,沒想到留下來做表妹夫。」

懷青道:「說不得,我母親向我訴苦,說他倆在一起成日家騎馬射箭,也不見她拈針動線。我只當他倆有意,誰知如此。便是這林家的親事,還是容清再三求我替他們做媒的。」

豫璋道:「難得拈針動線的,只怕都用在我生辰上了。」說罷兩個人笑了一回,又道:「既然喜歡騎馬射箭,怎麼前幾日出去打獵,不見她上馬?」

懷青訕訕地笑道:「殿下的喜事,怎麼能叫她出風頭。」

豫璋道:「這有什麼,你去跟她說,閑了咱們自己打獵去。」

懷青只道:「聽聞殿下前兩日進宮,娘娘可有說什麼?」

豫璋道:「娘娘大概怕我委屈,跟我說所有心儀的姑娘,她替我做主。」

懷青道:「那殿下可有中意的?」

豫璋笑罵道:「這你還不清楚么,你還來問我?」

正說著,容清的丫頭瑞香走進來行禮,說:「姑娘說,水榭上景緻好,那邊已經擺下了茶點,請王爺和公子過去喝茶說話。」

豫璋道:「她倒是心細,咱們去吧,不要辜負了她的好意。」

懷青道:「如今我家中事,都由她和伍兄弟做主了,我母親只管應酬來往的賓客。」

來到水榭中,只見桌上擺下四色茶點,沏好的茶,兩杯茶盞。瑞香又領着丫鬟過來,又擺下幾碟小菜,兩壺冰湃着的酒,道:「姑娘說,如今天氣還沒有十分熱,王爺和公子不要太過貪涼,這冰湃的冷酒喝兩壺便罷了。」

懷青道:「罷了,王爺若是天天來,我這家勢怕是都要吃空了,王爺不來時也不曾見有這些好東西。」

瑞香笑着便去了。

豫璋道:「這是誰的丫頭,倒是聰明。」

懷青道:「她原是伺候我娘的,後來我娘去了,她便來我房裡,我又跟你去了西北,她便去了容清房裡。」

一時花玄度也來了,三人坐着飲酒取樂,喝到興起,又叫人拎了一壇酒過來,取冰來鎮着,還說不要叫姑娘知道了。

豫璋道:「這些日子我怎麼彷彿聽到有人說孟昭上門來說媒?」

懷青道:「這還不是前幾天我在史太尉家中時,他着人來跟我說媒。咱們同他素無來往,誰知他安的什麼心,我當場回絕了。想也不可能的事,我回家都沒說這事。」

豫璋道:「今年我在宮中獻壽禮,孟昭在一旁好不恭維,我也沒理他。往年他只在三哥五哥旁邊打轉,今年也輪到我了。」

懷青道:「聽說晉王治理農事不力,遭聖上數落了幾句。」

豫璋道:「他雖不是皇后娘娘親生的,他母親與皇后娘娘是表姐妹。一家人豈有不維護一家人的道理,皇后又無所出。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也不能拿他怎樣。」

玄度笑道:「咱們這裡說話,也不知花兄弟那裡怎樣了。」

懷青道:「你們不知,我林姨娘家有些嫌伍家寒薄了些。我今天請他們來說話,他們才有些迴轉心意。」

玄度道:「伍兄弟好人才,錯過了才叫可惜。林家姑娘也是個美人,嬌滴滴的,同伍兄弟相配,真真一對璧人。」

豫璋笑道:「果真是個美人?」

玄度笑道:「早起見她同郗家姑娘站在一起說話,兩朵鮮花般的人物。」

懷青便只是笑。

豫璋道:「如此便把他們請過來,我來替你們做媒,這事准成。」

懷青便叫人去請來。

一時兩家人都來了,豫璋見婉嫣穿着一身竹青色長裙,不多簪飾,果真是清清婉婉的一個美人,笑道:「我替你兩家做個媒,如何?」

林姨娘聽了,喜上眉梢,忙道:「怎敢勞動王爺。」

豫璋道:「不妨,你看我在這裡,喝酒還要瞞着郗家的姑娘偷偷地喝。到明日你們擺喜宴,喜酒可要讓我盡情喝個夠。」

說著大家都笑了。

這裡豫璋向引舟道:「你回府上,把東海進貢來的珊瑚送過來,給伍林兩家做賀禮。還有前幾日送來的那對珍珠也拿過來,給林家姑娘出嫁時鑲冠子戴。」

林姨娘喜得忙拉着女兒磕頭謝恩,道:「已勞動王爺替咱們做媒,怎好再受王爺的禮?」

豫璋道:「你們只管收着,你看你這女婿一表人才,將來我還要用着他。」

眾人喜得無可無不可,一同上來謝恩。豫璋又道:「伍兄弟,你還陪你丈人他們去吧,我們還在這裡自在喝酒。」

說罷一行人便千恩萬謝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