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荒種田:長姐轟動全城啦
逃荒種田:長姐轟動全城啦 連載中

逃荒種田:長姐轟動全城啦

來源:google 作者:火鳳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知秋 赫子軒

21世紀屌絲女青年穿越到大焉國,睜眼就是死局奈何運氣太好,死裡逃生,看她如何在物資匱乏思想落後的古代,發家致富,一步步奔向小康,帶領全城富起來的鄰國來挑戰,好,先進武器來一波蝗蟲和貧窮變成兩國戰亂的導火索,那就炒了吃,一個不留洪水來了,挖溝開渠,大火來了,讓他轉變風向......咦,前面搖頭擺尾的大老虎,怎麼對着女主笑了?看身懷異香的女主如何成功逆襲,在古代叱吒風雲的!展開

《逃荒種田:長姐轟動全城啦》章節試讀:

再次睜開眼睛,身體已經漸漸回暖,手也能握成拳了。

她斜躺在熱炕上,感覺背部一陣陣暖流來回竄登着,身體的溫度也上來了。

蘇知秋朝村長點點頭,表達着感謝,她剛剛這是精神崩盤了吧?

亦或者,剛來這邊就遇到了生死大事,自己原先又生活在太平時代,一個不適宜,就暈了。

村長站在那也朝蘇知秋點點頭,隨後看向一臉擔憂的三個孩子,溫聲問道:「你們……是從哪個城過來的?」

大男孩回到:「村長,是從越城。」

村長一聽這話,臉上凝重了幾分,眉頭都跟着皺起來:「越城離這裡近五百里,你們……就這麼走來的?」

大男孩點點頭,回顧起以往,眼神變得哀傷。

村長不住的點頭:「簡直不可思議,天寒地凍的,又是那麼遠的路,能活着就屬奇蹟了。」

大扇國之所以選在隆冬動手,就是料定了大焉國儲糧不足,人們在冬天只能去狩獵,為了好好活着,平日里鬆懈是有的。

所以,他們才選擇這個時候攻打,明明,幾個月前,大焉國是送了東西過去的,沒想到,他們背信棄義,還是要打他們。

「現在好了,你們坐床上暖和暖和,你們大娘去給你們烤紅薯了,餓壞了吧?」村長周守仁說完一手抱起一個孩子,放到了熱炕上。

「還好。」幾個人附和着,別說吃飽,能安安穩穩站在這,一天吃一頓飯都行。

大男孩見村長仁義,就多說了幾句:「大叔,我叫蘇安國,這是我二妹蘇知秋,這兩個是我的弟弟,蘇承允,蘇天宇。」

蘇安國說完,兩個弟弟分別叫了人,村長點點頭:「你們爹娘?」

「沒了。」蘇安國抿了下發乾的嘴唇,眼中帶恨,「我們逃難時,爹娘被亂箭射死,就地埋了。」

周守仁點點頭,沒有再問下去。

這時,一陣香氣撲鼻的烤地瓜傳了過來,村長趕緊掀開厚重的粗布帘子,一個中年婦女,端着一個箅子走了進來。

箅子上,烤地瓜騰騰的冒着熱氣,地瓜下面,還有幾個玉米餅,也散發著香味。

這幾個月的逃難生活,除了吃點救濟米粥,野菜根野果子什麼的,他們沒怎麼吃過熱飯,一看到這些,都本能的吞咽了下口水。

蘇知秋坐直身體,對着周守仁和大娘由衷的說了聲:「謝謝。」

周守仁擺擺手:「知秋啊,你們不簡單,這大冷天的,活着就好。你們趁熱吃吧,先墊墊肚子,鍋里有玉米麵湯,剛做好的,我和你大娘還有點事,你們先吃吧,我們一會再過來。」

說完和大娘一起走了出去。

近二十平的屋子裡,頓時只剩下了他們四個。

蘇安國看了眼地瓜,又看看蘇知秋,蘇知秋點點頭:「大哥,快點帶着他們吃吧,填飽肚子要緊,這恩情,咱們日後還。」

蘇安國點點頭,他開始分地瓜。

分完後,幾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吃着地瓜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外面,周守仁讚許的點點頭,和老伴一起去別屋去了。

吃完東西,收拾好後幾個人便坐在那看着蘇知秋,蘇知秋不自在的捏了捏耳朵。

她剛剛,暴露了?

說話動作什麼的,會不會顯得太突兀?不會被他們識破吧?

蘇知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那麼低着頭看着腳上的布鞋,上面沾了一層泥,此刻乾巴巴的貼在上面。

那三個人還是沒有說話的意思,蘇知秋就使勁想啊,當回想到那一幕後,眼淚不由自主的吧嗒吧嗒流下來。

一個月前,他們眼睜睜的看着爹娘死於亂箭之下,還有那些逃難的人,死了好多好多。

爹娘臨死前曾交代過,兄妹四人要一起,一起活着。

現在,他們做到了。

近幾個月的逃難生活,一路上死傷無數,她覺得已經麻了,可當一切按下暫停鍵,才忽然覺得,之前經歷的有多可怕。

原主的身體,這是本能的哭泣,她對這裡還是不舍啊。

蘇知秋一哭,另外兩個弟弟也流下淚來,爹娘是為了保護他們兩個人走的,不然,他們哪有命活到現在。

蘇知秋冷靜了一會,隨後擦乾眼淚深吸了口氣,也給弟弟擦乾,這才換了個輕鬆的口吻說:「生逢亂世,更要硬氣一些,以後,咱們好好活下去。」

四個人在屋裡待了好一會,村長也沒進來,見牆角有一個大菠籮,裏面還有一些沒脫粒的棒子,幾個人眼神交流了下,便開始行動起來。

吃人家的東西,總得干點什麼的。

等他們都脫粒完,周守仁和婆娘周大娘才掀開帘子走進來。

周守仁看到後並沒有說什麼,他知道寄人籬下的感受,所以,直接換了個話題:「安國,知秋啊,天不早了,等會吃完飯先睡覺,明天早晨,我再給你們說說在這安頓下來的事。」

蘇知秋和蘇安國馬上應下。

難得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蘇知秋早早就醒了,周大娘做飯,她就跟着打下手。

燒木棍的土炕,大鐵鍋,大鐵鏟,低矮的土坯房……和她之前小時候生活的環境是一樣的。

很親切,不生。

早晨周大娘做的疙瘩湯,熗鍋後那蔥末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鑽,別提多好聞了。

吃完飯,撤了桌收拾好後,周守仁便開始說正事了。

蘇知秋和蘇安國坐的筆直,彷彿在聽人宣告自己的命運。

周守仁清了清嗓子說:「知秋,安國,現在呢,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緩幾天,去大焉國都城,那裏面若是有親朋好友投靠,日子不會太難過。」

「二是在這裡留下來,這個地方別的沒有,地有的是。你們要是頂個門戶,一人能分二畝地,當然,要多種也可以,得拿銀子租,除去稅,都是自個的。」

「不管你們做什麼決定,我都會給你們張羅明白,也不枉咱們相識一場。」周守仁說完看向蘇安國。

蘇安國十五歲,大小夥子一個,看着有判斷力,經歷那麼多,也能做決定了。

他以為蘇安國會當場拍板的,沒想到蘇安國看向蘇知秋,鄭重的問:「知秋,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