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桃源兵王
桃源兵王 連載中

桃源兵王

來源:外網 作者:傻小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傻小四 都市言情

一代兵王唐龍,退役,回到家鄉。帶領魚頭村村民,打造美女牧場,連溝窪子漁場,大力發展近海養殖業,涉獵深度農漁產品加工等領域。帶領村民發家致富的同時,他誓言要打造出『世界最美山村』!展開

《桃源兵王》章節試讀:

唐龍背着張綉娥行走在山澗,速度不疾不徐。

「大學生村官,是縣裏面領導任命的?」

張綉娥撇嘴:「才不是呢,人家是自己憑本事考上的。」

對於她怎麼當的村官,唐龍心裏不是太感興趣,『魚頭村』里沒人比老村長威望更高。

笑着問:「最近村裡發生了什麼事兒嗎?」

「唉!」

張綉娥抱着唐龍脖子鬆懈了點:「還不都是『強源公司』那群人鬧的。」

「強源公司?」唐龍皺眉。

「嗯!」

走了會兒,張綉娥發現男人並沒有越軌舉動,交流增多,話茬兒打開,連珠炮似得往外冒。

「那家公司可招人恨了,搶佔村裡的『連溝窪子』不說,還經常騷擾村民。我這次出去,就是找增援的。」

「增援?」唐龍聽着兩個字,心裏不禁一沉。

『魚頭村』因形而得名,一面臨海,三面環山,『連溝窪子』就是一塊通往大海的u形口子,幾百米長,上百米寬,遮風避浪,水下淤泥肥沃,合適水產養殖。

張綉娥氣呼呼道:「強源公司那群人,仗着人多,不但佔據『連溝窪子』,還想強佔村裡土地,開什麼工廠。」

說道這裡,眼神里難以遮掩憤怒:「為了村民利益,老村長不同意強源佔地的事兒,去鎮上縣裡找了好幾次。

好像是強源公司的人也被上面談話了,所以想私下裡收買老村長,老村長沒同意,結果強源公司的領導惱羞成怒,就叫人把老村長給打了!」

唐龍冰冷問:「你說老村長讓人給打了?」

張綉娥點頭,無奈的說:「不但讓人打了,傷勢得還不輕,再加上老村長年紀又大了,唉,除了打人以外,現在強源公司的人,隔三差五的還來村裡鬧事兒!」

「哎,你慢點,突然跑這麼快乾嘛呀!」

感覺速度突然加快很多,張綉娥急忙緊抱住唐龍脖子,微風從後面吹進去,感覺屁股涼嗖嗖的,臉上泛起嫣紅。

唐龍鐵青着臉,朝魚頭村方向奔跑,這點山路對他屁都算不上。

心裏總算摸到點味兒,

自己就說老村長平白無故,怎麼會非要讓唐龍退役,回村子裏干村長呢。

只有一個解釋,『魚頭村』的人,被逼到絕境,老村長實在沒法子,才會想到喊唐龍回來。

原本半小時的山路,在唐龍高強度體能支撐下,幾分鐘就沖了過來。

「今天誰敢攔着,老子就叫人打斷他一雙狗腿!」

黑瘦高個叫張康,是強源公司保安隊里一名隊長,因為老村長張德順的關係,被公司罰了季度獎金,十分惱怒,中午喝完酒,又想起這碼事,怒氣之下糾集手下人找了過來。

「讓老子不痛快!」

「老東西死了都別想安生,來人,靈棚給我拆了,把老東西從棺材裏拎出來,告訴你們說,這就是跟我們強源作對的下場!」

黑瘦高個,指揮着身後打手,面目猙獰說道。

一群五大三粗的漢子,對上前阻攔着的村民,拳打腳踢。

唐龍背着張綉娥跑回來,正見着張康對着老村長張德順的屍體踢踹,發泄怒火。

「我曹尼瑪!」

紅眼的唐龍,連張綉娥都沒放下,人如同炮彈一般衝過來,把作惡的黑瘦高個,一腳騰空飛踹出去十多米遠。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張康的手下

–>>

打手,都傻了眼。

張綉娥急忙從唐龍背上跳下來,臉色慘白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張德順,顫抖問:「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前天出村去縣裡求援的時候,老村長人還好好的。

「你們都該死!」

紅眼的唐龍,身上飆升起殺氣,讓周圍溫度驟降。

十幾個手下,三下五除二,不是被唐龍掰斷胳膊,就是打折了腿,疼痛翻滾在地上哀嚎不止。

僅存的理智,告訴唐龍這裡不是戰場,底線是不能殺人,否則這群人能出聲才怪。

「綉娥,你總算回來了。」

張綉娥皺眉看着楊二嬸,顫抖着問:「嬸兒,這是咋回事,我走的時候,老村長不還好好得嗎?」

「小秋醫生說,老村長撐不住了!」楊二嬸抹淚。

魚頭村的年輕力壯,大部分都離開村裡進城務工去了,剩下的多是守家的老弱婦孺。

「這些強源公司的人,又是怎麼回事?」張綉娥臉色蒼白,眼眶通紅。

楊二嬸哭泣說:「這群人喝了馬尿,過來就把老村長靈棚給拆了,還把老村長從棺材裏拉了出來,這群挨千刀的畜生,都不得好死。」

周圍村民聽着楊二嬸哭喊咒罵聲,也都哭成一片。

在張綉娥和楊二嬸說話的功夫,唐龍已經把張康帶來的十幾名打手料理完了。

噗通。

唐龍血紅着雙眼,跪在張德順面前,把屍體抱在懷裡。

「您這倔脾氣咋就不能改改呢,有啥事不能等着我回來以後再說,啊?」

兩行淚,順着面頰流下來。

「都還沒讓您老享過清福呢,怎麼就能走了呢。」

哪怕是早回來一天,或許,都能見上一面。腦海里不由自主浮現齣兒時情景,想到老頭拿鍬板追着自己滿山頭跑……

「你,你是唐龍?」

楊二嬸過來。

唐龍抬起頭來,看着蒼老許多的婦人,用力點了點頭:「二嬸,是我,小龍回來了。」

「哇!」

楊二嬸跪在地上抱着唐龍,嚎啕大哭起來。

……

那年,老村長在村裡挨家挨戶說:

「小龍,在部隊上又拿獎了。」

「小龍,寄回來十萬塊錢,我做主,給村裡要上學的娃娃們分分。」

「沒啥不好的,小龍是吃村裡百家飯長大的,他該出這個錢兒。」

……

十年未歸,血脈相連,半點未曾斷過。

唐龍不但是老村長張德順的驕傲,也是整個『魚頭村』的驕傲。

「我回來晚了!」

唐龍眼淚不止。

這時候分開人群,跑過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姑娘。

「唐龍哥,你總算回來了!」

「嗚嗚~!」

抱着唐龍拍打着,大哭着,好像在發泄心中積攢不滿,又像是重見親人後的欣泣。

「來,把這群孫子們捆起來!」

「打死他們給老村長報仇。」

村民們把張康和強源公司十幾名保安,都用麻繩困了起來,怕他們跑回去叫人報信。

《桃源兵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