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是地獄裏唯一的光芒
她是地獄裏唯一的光芒 連載中

她是地獄裏唯一的光芒

來源:google 作者:O春種一粒粟O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喜蛛 青蛛

民間傳說,在木牌上面刻着心中所恨之人,就可以與地獄使者相間,與地獄使者簽訂契約之後,便可讓地獄使者帶着木牌上的人前往地獄受苦地獄使者一男一女,毫無感情一天,女地獄使者生前的戀人轉世投胎,叫女地獄使者動了情,破了戒往後的日子,地獄使者會如何度過?在地獄永遠徘徊?亦或者繼續機械般的沒日沒夜的前往人間帶着人們前往地獄?展開

《她是地獄裏唯一的光芒》章節試讀:

貞元元年,那是天火降臨的日子,喜蛛是府上唯一活着的人,她走出大火中,毫髮無傷。

轉眼回到現在,喜蛛還是不能忘記那場景,數不清的人指責自己,他們異口同聲的說要殺了自己。

「喂,小姐,你為什麼總是獨自坐着,不會無聊嗎?」青蛛走過來問道。

「習慣了,孤獨了千年。」喜蛛說道。

「小姐,以後有我陪着你,你就不孤獨了。」青蛛說。

喜蛛望着青蛛,她知道自己不得有感情,於是說道,「你就好好的盯着幻象,有人刻牌子立刻告訴我,別沒事來打擾我。」

青蛛哦了一聲,然後去幻象前面盯着。

青蛛猜不透喜蛛在想什麼,他想討好喜蛛,可是總是失敗,他不禁自問:喜蛛真的是沒有任何感情的人嗎?

幻象里,出現了寫牌子的人,這次是個男子。

青蛛立刻報告喜蛛,二人坐在一起,看着幻象,那男子寫了一半,就把牌子扔了,然後用腳踩碎。

「這是為何?」青蛛問。

「不要試圖猜測人心,我們要做的就是帶人來地獄,僅此而已,你又動了心思?」喜蛛問道。

「沒有,我只是好奇。」青蛛說。

那男子痛苦的跪在地上,他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他全家都在種地,可是每年都沒有糧食吃,徵稅太多了,真是應了那句話,「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

男子回到家中,看著兒子和妻子,家裡人已經2天沒吃東西了。

「爸爸,我餓。」兒子走過來說。

「現在動亂時期,找不到吃的啊。」父親無奈的說道。

門外,官兵敲門,「喂,這個月的糧食什麼時候上交?不知道朝廷和外國要打仗嗎?朝廷沒了哪還有你們小家?」

男子走到門口,委屈的說,「我家是真的沒有糧食了,求求各位大人了,放過我們吧。」

官兵一把推開男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然後四處翻找。

「官兵大人,求求你們了,我們真的沒有吃的了。」女子說。

官兵們看見女子,相互笑了笑,「那這樣吧,女人我們帶走,女人賺錢的辦法總是有很多的。」

「別別,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孩子不能沒了媽啊。」男子跪地上求着。

「媽媽。」兒子大喊。

「那好啊,孩子一起帶走唄,送進宮當個小太監不是挺好?」官兵們大笑。

「別別,大人們行個好吧,求求你們了。」男子無奈的抱住官兵的腿。

官兵們生氣了,一腳踹開男子,男子的腦袋磕到地上,瞬間流了血。

「真晦氣,咱們走。」官兵們說著走了。

兒子和女子哭泣着,母女倆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他們身無分文,連個大夫都找不來。

沒多久,男子斷氣了,他死了。

青蛛看不過去了,想去人間,不過被喜蛛攔下了,「我什麼都沒教你,你怎麼去?」

「我只是想看看那男子,僅此而已,不會做別的事情的。」青蛛說。

「真是對你不放心,不許去,你怎麼還是不能放下情感?」喜蛛說道。

青蛛沒說話,看着幻象,不知道怎麼辦好。

「悲慘的人有的是,你以為你很慘?你覺得男子很慘?那你知道這地獄裏的大家多慘嗎?你知道我多慘嗎?你知道我背着多少人命嗎?上千人命都不止,你若再這樣下去,別跟着我了。」喜蛛面無表情的說。

青蛛點點頭,「我知道了,我老老實實在這待着。」

男子死後,兒子和妻子埋了他,隨後母子二人離開了家鄉,邊走邊乞討,勉強的活着。

誰知道這麼不巧,那幫官兵因上級調動,到了此地,他們一眼就認出了母子二人。

領頭的官兵還記得那天他們家的男子摟着自己的腿,於是走到母子面前,不懷好意的問道,「男人死了啊?」

小男孩握緊拳頭,母親緊緊的拽着小男孩。

「這樣吧,你跟我們來,我們讓你吃好的穿好的,怎麼樣?」官兵說道。

女子猶豫了,她就算是不為了自己,也得為了兒子。

「母親,不要聽他的鬼話,殺人魔。」兒子大喊。

誰知道,下一秒官兵一拳打倒兒子,兒子一口血吐在地上。

母親跪下來,她無能為力。

「乞丐還這麼囂張?要不是今天有差事,要了你們的狗命。」官兵說著離開了。

夜裡,那官兵又來了,他看上這女子了,雖然流落街頭,不過看起來還是那麼的楚楚動人。

母子二人在馬車下面睡着,官兵過來直接用手握住女子口,然後拖拽出來。

兒子熟睡,毫不知情。

天亮,兒子起來,發現母親不見了,他好恨自己,為什麼昨晚睡的那麼死啊。

此時的母親,正躺在官兵們的床上,許多官兵都笑的合不攏嘴。

母親見官兵們都出去幹活了,自己一個人找了條繩子,就這樣自盡了,她沒臉面對兒子,更沒臉面對死去的丈夫。

兒子四處奔走,找不到母親,他很痛苦,絕望無助的站在街頭。

那幫官兵走過來,看着孩子,露出邪惡的笑容。

「喂,是不是你們帶走了我媽媽?」孩子擋住大家。

官兵們幾拳趕跑孩子,不理會他。

孩子就一直跟着官兵,在後面不停的跟着。

到了一個地方,官兵們一下子都轉過身,好像要吃了孩子一樣。

小男孩被官兵們抓住,然後扔進了箱子里。

「這孩子真是傻啊。」「這回好了,娘娘有玩的了。」「我們會陞官的吧。」

男孩在箱子里動彈不得,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不動了,箱子被打開,一個女子滿臉笑容的看着男孩。

「你好啊,小寶貝,看年紀剛剛可以做事情哦。」娘娘詭魅的笑着。

小男孩很怕,不敢出去,躲在箱子里。

娘娘示意下人動手,下人們把小男孩拽出來,然後扒光了男孩子的衣服。

「不錯不錯,以後你就陪着我吧,保證你吃穿不愁的。」娘娘呵呵的大笑。

小男孩心裏十分恐慌,他不知道這娘娘是哪位,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臨什麼事情,他現在只想殺掉那個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