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早已蓄謀已久
他早已蓄謀已久 連載中

他早已蓄謀已久

來源:google 作者:胖小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辭 沈容 現代言情

【慢熱,暗戀,麻酥酥】高三要結束了沈容突然情竇初開,學着別人給唐宴寫情書,內容寫的很勁爆,但是情書丟了,被變態撿到了唐宴喜歡長發,她去剪了短髮唐宴喜歡雪碧,她去給唐宴送冰紅茶唐宴一下子數學發揮失常,她去給唐宴送數學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擬,朝着唐宴心裏插刀子總之她是被逼的,她的心上人離她越來越遠宋辭看上上回考試坐他後面的小姑娘了,原本畢業才想下手,呵,撿到小姑娘給死黨寫的情書,他表示很不爽,化身變態情書內容太勁爆了,真是一書在手,脅迫到底宋辭喜歡短髮,小姑娘去剪了短髮宋辭喜歡喝冰紅茶,小姑娘給他送了冰紅茶宋辭數學大神,小姑娘上趕着拍大神馬屁呵,這都是宋辭的想一想,手裡的把柄真好用啊,直到小姑娘真的變成自己女朋友了沈容表示喜歡宋辭給她買好吃的多年後有一天,宋氏總裁宋辭拿出情書,指控自家媳婦第一封情書不是給自己的,撒嬌打滾求抱抱沈容面無表情直到宋辭拿出了好多好吃的,沈容兩眼放光,表示可以寫好多好多情書給宋辭沈容【嬌軟貪吃小慫包】宋辭【淡薄腹黑矯情小病嬌】展開

《他早已蓄謀已久》章節試讀:

看着人群散去,漸漸空曠的籃球場,沈容鼓足勇氣,慢吞吞的走上前去。

「唐宴,給你。」軟糯的聲音有些緊張。

唐宴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短髮少女,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和上午是一個小姑娘,看了一眼冰紅茶,小姑娘的功課沒做好啊,自己最不喜的就是冰紅茶,阿辭好像最喜歡冰紅茶。

他看了一眼宋辭,宋辭平靜的看着冰紅茶,攥緊的拳頭卻顯示少年的心情,雖然是他逼迫小姑娘,但是看着沈容給唐宴送水,他的內心還是泛起一股燥氣。

「對不起。」唐宴看了眼飲料,笑着搖搖頭,明明是和煦的笑,明明烈日當空,可是還是有些冷意。

沈容雖然不是嬌柔,可是這是第一次給小男生送水,被當著這麼多人拒絕,面子還是有些掛不住。

她低着頭,眼眶氤氳着水霧,珍珠馬上就要爆滾落地。

清雋的少年看着眼眶微紅的小姑娘,留着他不喜歡短髮,還有着他最不喜歡的冰紅茶,但小姑娘長得十分精緻,白皙的皮膚泛起淡淡的粉。

唐宴有些鬼迷心竅,剛想接過少女的手上的冰紅茶。

突然,一隻修長白暫的手搶先一步,他接過冰紅茶,打開瓶蓋,抬起頭,咕咚咕咚幾口,脖頸線條流暢,凸起的喉結上下滾動着。

沈容抬起頭,感激的話剛想出口,看着少年的臉,有些愣神,居然是宋辭。

「謝謝。」聲音還是從嗓子眼擠出來,沈容死死拽着自己的衣角,這麼看宋辭同學還是極不錯的,這是第二次替她解圍了吧。

「嗯。」宋辭自然的接過少女手裡的毛巾,擦着額頭的薄汗。

沈容剛想說毛巾已經用過了,可是男人已經擦了汗,到嘴的話又被生生咽下去了。

宋辭看着沈容緊緊盯着自己手裡的毛巾,傻姑娘似乎想說這毛巾她用過吧,他看見了,所以他才用的,這樣毛巾就只沾滿了他們的氣息,宋辭自然的搭在脖頸上。

剛剛貌似宋辭碰到了她的手,她貌似感受到了他腹指的溫熱,全身麻麻的。

沈容突然想起自己的露骨的情書,裏面有一句話,想被你微涼的手指觸碰。

少女的耳根爬上一絲紅暈,水靈靈的眼眸里灧瀲着水波,嘴角輕輕上揚,又輕輕克制住。

沈容轉過身來,拉着白雪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纖細的背影在陽光下拉的細長。

宋辭目光炙熱而眷戀的盯着少女的背影。

唐宴看着有些奇怪的宋辭,在他前面擺擺手,宋辭這才緩過神。

唐宴剛要拿過宋辭脖頸處的毛巾,就被宋辭躲過去,少年眯着眼,面無表情地指了指籃球架上的白毛巾,嘴角噙着冷冰冰的笑。

沈容用過的毛巾,唐宴你就不要肖想了。

唐宴有些尷尬,撓撓頭,然後轉過身,在籃球架上取了新毛巾。

兩個人不緊不慢的朝着教學樓走去。

唐宴忍不住了。

「阿辭,你說那個小姑娘明明給我送水,卻是你最喜歡的冰紅茶。」溫和的聲音帶着一絲疑惑。

「奧?」宋辭拉着長音,神色散漫倦怠,聳拉着眼皮,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飛快的敲着,似乎沒怎麼上心。

唐宴看着宋辭,最近宋辭不太對勁,玩手機時間太長了,剛想伸長脖子一探究竟,只見宋辭飛快的收回手機,揣入兜里,神情淡漠地朝前走去。

唐宴感覺自己又尷尬了,又被嫌棄了。心裏不由地嘆口氣,哎。

高三五班的教室里。

還沒上課,教室里的同學們嘰嘰喳喳的聊着天。

沈容滿臉嬌紅的坐在座位上。旁邊的白雪忍不住捅了她一下。

「沈容,你認識宋辭,聽說宋辭從來不接小姑娘的水。」

「啊,可能是看我剛剛的處境太可憐了吧。」軟糯的聲音帶着一絲嬌羞。

白雪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

「唐宴最不喜歡冰紅茶,你居然送他冰紅茶,他自己雪碧啊,腦子秀逗了啊。」

「啊。」沈容有些懊悔趴在桌子上,心裏又罵了死變態。

死變態可能知道她在罵他。

只聽叮的一聲,沈容看着自己座位里的手機,變態又不知道要給他發什麼指令了。

變態:今天中午我都看見了,下次模擬考試完,給唐宴送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

沈容:。。。。

沈容:能不能不送給唐宴,我最近覺得我不喜歡他了。

變態:不行。

高三一班的教室里,最後一排。

宋辭慵懶的倚着椅子,兩條修長的長腿懶散的的疊在一起,搭在前面的桌子上。

叮的一聲,宋辭的手機響起,小姑娘居然給他回信息了,她已經好幾天沒回復他的信息了。

他翻開手機,眉眼揚起淺淺的笑,給淡薄的臉龐平添了幾分柔和。

一旁的唐宴不明所以的看着宋辭,宋辭最近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