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天朝小血族
天朝小血族 連載中

天朝小血族

來源:外網 作者:黃小偉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黃小偉

俗話說得好,人這一生總得遇着點苟且,在過去的二十三年中,黃小北同志對此可謂是深信不疑。 由於也姓黃,嗯,跟某位老仙的姓氏一樣,所以黃小北從小就是出了名的毒奶烏鴉嘴。 幼兒園時期的正太黃小北長得十分可愛,一致得到了幼兒園全體老師的喜愛,理所當然,正太黃小北也非常喜歡那所幼兒園。 可倒霉就倒霉在了這兒。 有一天,正在玩耍的黃小北忽然聽其他小朋友說什麼幼兒園最近遇到了資金方面的問題,很有可能會倒閉,爸爸媽媽都準備給他們換幼兒園了呢。 天真浪漫的黃小北當時哼了一聲,展開

《天朝小血族》章節試讀:

佛?什麼是佛?客觀的講大概就是人們心中的一種信仰。

古希臘三大悲劇作家之一的索福克勒斯認為命運不是一種具體的神物,而是一種超出人類之外的抽象觀念,神佛之類的存在便應當也是如此。

哲學探討的是社會未來究竟該如何發展,神學講究的是由神來引導人類的未來,雖然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學科,卻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也難怪常說哲學的最高境界便是神學了。

但那種神卻不是我們平常認知的神,而是更廣義層次的神。

在固有的形象中,我們所認知的神佛都是高高在上的,他們有的冷酷,有的威嚴,總而言之各種高大上,可救世人於生死危亡之際,我等屁民,唯有俯首膜拜。

可誰見過佛陀缺心眼的?

嗯,這就有一位。

做個簡單的介紹。

唐僧,又名唐玄奘,也叫唐長老,這位仁兄的大名那就不用說了,他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

但作為一個和尚,作為一個佛,唐長老居然是靠着一道菜流芳百世的啊,當然,這道菜就是他自己。

不得不說這是個恥辱。

沒辦法,世人只要一提起他,首先想起的基本都不是唐長老那顯赫的身世,也不是那求取真經的恆心,更不是那雙早已瞎掉的雙眼,而是那道千古名菜,「唐僧肉!」主要食材就是取自唐長老自己。

作為一個和尚,唐長老竟然引領了上千年的美食界風騷,也不得不說是個奇蹟。

無數妖魔鬼怪前仆後繼,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險,也是吃到這道千古名菜,即便是到了今時今日也依舊如此。

在不久前的「唐僧同好會」第十二次研討大會中,會上,同好會的會長攜諸位會員作出了明確表態。

「即便唐長老已經成佛,我等也絕不死心,誓要吃到唐僧肉!此外,色誘一途今後還是不要嘗試,唐長老大概是個瞎的,望女會員們好自珍重。」

「目前提議下套,最好是那種能讓他自己跳進鍋里的,據調查,成佛之後,唐長老開始缺心眼了。」

說唐長老缺心眼,嗯,那還靠點譜,可你要說他是個瞎的,那說這話的人指定都瞎了有段日子。

――――――――――

青鸞對對,彩鳳成雙,梵音鳧鳧,浮屠盡顯。

漫天祥和佛光所籠罩的靈山大雷音寺中。

金色巨佛盤腿打坐於蓮花台上,單手合十,嘴唇微張,一個個金色的梵文便從他的口中吐出,佛光閃耀的臉上寫滿了慈悲。

今日是佛祖的講經之日,今日所講的乃是《華嚴經》從開始到現在,佛祖已講了整整四天。

在那大雷音寺的兩側下方,abc 佛陀聚精會神,安靜聆聽佛祖教誨。

有的人雙掌合十,每當聽到奇妙之處便低誦一聲佛號。

有的人雙目緊閉,不做置否。

有的人袒胸露乳,始終開懷大笑。

有的人仰望佛祖,雙眸轉動,眉頭緊蹙,細細思慮。

有的人滿面春光,雙眉傳情嗯?雙眉傳情?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

面露為難的觀音菩薩身後,身披錦斕袈裟,面容十分俊秀的唐僧,在這極為莊嚴肅穆的講經之日,竟然擠眉弄眼的聊次起了觀音菩薩。

「哎,觀音姐姐,一會兒有時間不,一起去吃個飯唄?」

觀音菩薩搖了搖頭,裝沒聽見。

某個缺貨不死心。

「觀音姐姐,你這頭長發真是越來越飄逸了,勻給我點唄?」

觀音菩薩還是不理他。

「我說觀音姐姐,你」

正當觀音大士被這個二百五擾得不勝其煩時,蓮花寶座上的佛祖忽然停止了講經,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那個二百五,隨即朗聲說道。

「自伐天一戰結束後,下界已過去了七年之久,無論是我佛門還是天庭元氣都尚未恢復,近日,貧僧聽聞現今下界妖魔橫行,凡間苦不堪言,需有一人代我佛門下界降妖伏魔,旃檀功德佛,你可願往啊?」

話音落,abc 佛陀全都看向了那位大名鼎鼎,曾惹出無數禍亂的旃檀功德佛。

面對眾佛的目光,唐僧愣愣的撓了撓自己的大光頭,「啊?下凡?幹啥啊?」

佛祖滿臉笑容,「你猜。」

――――――――――

四仰八叉掛在馬路邊紅綠燈上的唐僧,迷迷糊糊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同時耳畔也傳來了一道道奇怪的議論聲。

「你們說他是怎麼上去的?」

「不好說,但看他這白白凈凈的樣子,也不像是那種會點功夫的苦行憎吧?」

「呦呦呦,醒了醒了,大師,勞駕問一下,您是怎麼上去的啊?」

坐在紅綠燈上的唐僧,一臉懵逼的看着下方几十號圍觀群眾,眨了眨眼睛。

我,我這是在哪兒?

「大師,大師您說話啊?您到底是怎麼上去的啊?話說您是從那個山門出來啊?」

看着下方那些熱心群眾的眼神,瞧着他們那些指指點點的動作,唐長老怎麼看怎麼感覺那些眼神好像以前在哪兒見過?

奧對對對想起來了,記得剛認識悟空的時候,自己帶他路過一個小鎮時,鎮上的百姓看悟空的眼神好像就是這樣的。

想到這裡,唐長老嘆了口氣,然後淡定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

盤腿坐在紅綠燈上,俊秀的臉上露出了慈悲的笑容。右手輕輕抬起,指向了下方的圍觀群眾,唐長老微微一笑道。

「都特么滾一邊去,沒看見老子在這兒參禪呢!」

「說你呢,看特么什麼看,沒見過帥和尚啊,滾回家看猴去!」

――――――――

費了大力氣才從紅綠燈上爬了下來,唐長老不禁對自己剛剛的衝動感到了些許懊悔。

「早知道讓他們把我扶下來再罵了」

從紅綠燈爬下來後,唐長老的神思明顯還沒有怎麼歸位。坐在馬路牙子上盯了一會兒對面大廈播放的電視廣告,又看了看眼前川流不息的車輛,最後一個人默默地在地上坐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想起不久前到底發生什麼了。

貌似是如來喊他下凡除妖。

他說他不去。

如來說他必須去。

他說他就不去。

如來說那我送你去。

然後然後在場的abc 佛陀和八部眾似乎就看見自己飛上了天

唐長老無奈一笑,也差點把自己的牙咬碎。

「你個挨千刀的!!」

――――――――

憑心而論,成佛之後的唐長老脾氣真的是太暴躁了,一點都不理智,這不嗎前腳想起來發生了什麼,後腳就開始罵起了大街。

站在大馬路邊上,唐長老一邊拍着自己袈裟上的塵土,一邊對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車輛罵娘。

「如來這個老禿驢,心眼是特么越來越小了!我幹啥了,我幹啥了?不就是和觀音姐姐聊聊天嗎,這倒好,還給我打下凡了!媽的,說是下凡除妖,這特么一腳給我踹下來算怎麼回事?!你家下凡除妖走的是被貶下凡的路子啊!!」

唐長老混不吝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奶奶的,嫌我礙眼,當初直接搞死我算球,你以為我願意天天跟你面前點頭哈腰裝孫子啊!」

「說得好聽是下凡降妖除魔,可這凡間還有個屁的妖魔降啊!」

「奶奶的,這特么老不死,這特么老王八蛋,這特么老禿驢!」

不要懷疑,眼前這位出口成髒的光頭吳克,確實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唐三藏。

要說唐僧也是夠慘的了,他這種情況,現在幾乎就屬於變相被貶下凡。

也沒辦法不貶,因為自打成佛後,唐長老放飛自我放飛的那叫一個厲害,佛祖早就琢磨把這貨丟到那個沒人的地方了,省的天天給佛門抹黑。

殊不知,就因為唐僧的事情,玉帝這幾年沒少跟佛祖嚼舌根子,佛祖那點臉面,早就被唐長老丟的一乾二淨。

幾百年前天庭的人見到佛門的菩薩羅漢,都會極為尊敬的行個禮。

可最近幾年基本都是

「啊呸!什麼玩意兒啊!」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唐長老那放蕩不羈的行為處事。

比如說前幾年,唐僧就喜歡帶着一群神仙聚眾賭博,好傢夥也不賭點好的東西,居然賭玉帝最近一次被王母罵是為了什麼?

一賠一的檔口是賭玉帝偷看漂亮仙子。

一賠三的檔口賭的是玉帝在背地裡說王母壞話。

唐長老最狠,賭玉帝下凡嫖娼,一賠二十六啊,結果他還贏了不巧的是,王母娘娘的貼身婢女也下注了,買的是一賠三的檔口。

那段時間,整個天庭都能聽見瑤池傳來的慘叫聲

賭博事件後,鼻青臉腫,滿臉撓痕的玉帝下重手整頓了一下天庭的風氣,唐僧也是被佛祖喊回西天好頓臭罵。

可沒事,不賭博行,那就去干點別的吧,幹什麼?去偷看玉帝的七個公主吧,偷看什麼?你說呢,洗澡唄,別的他也不能看啊。

所以說唐長老絕對不是個瞎的,不止如此,要是唐僧在天庭里看見玉帝,這位仁兄還能不知廉恥的上去喊「爹」,把玉帝氣得都直哆嗦,有好幾次都是讓李天王帶兵直接把唐僧打了出去。

到現在,南天門還不對唐僧開放,跟黃特派員差不多,唐僧的名聲也是在天庭臭了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