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道魔神
天道魔神 連載中

天道魔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天道魔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遠 采兒

周遠只堅信一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他還想狂妄的說:蒼天?什麼東西!若想我被蒼天驅使,是妄想!展開

《天道魔神》章節試讀:

嘩啦!

只是他的話剛落,破碎的岩石上,一道身影再度站起,死死地擋住了十幾個黑衣人的去路,這身影全身血淋淋,滿是重傷,但雙眼堅定,寸步不移,正是古三千。

「竟然還沒有死,十幾個黑衣人嚇了一跳,古三千想幹什麼?還要守護周遠。

「哈哈哈,想要動周遠,做夢!等做了死鬼,託夢給那個地方的人,他們的日子快到頭了,哈哈哈哈哈!」

古三千滿身是血,癲狂的大笑道,隨後身體迅速腫脹,眼看就要爆炸。

「不好,這老東西要自爆,快走!但為時已晚,黑衣人老大雙目瞪得渾圓,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古三千被貫穿了心臟,還能站起來與他們玉石俱焚。

全憑執念支撐!守護那個少年的執念。

「師傅…」

萬壽山下,聽到了爆炸聲,周遠雙眼泛紅,雖然心裏已經猜到了結果,但還不願相信,前一刻還和自己談話的師傅,下一刻卻與自己陰陽兩隔。

「嗚嗚嗚,師兄,師傅呢?我想找師傅。」

采兒嚇的蜷縮在周遠懷裡,不敢抬頭。

「丫頭不要怕,師傅沒事!他只是離我們有些遠,沒事的。」

周遠使勁咬着嘴唇,眼淚在打轉,但他忍着不讓淚落下來,這世道,真的很殘忍。

師傅,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他心裏這樣想着,又對遠處的山坡磕了三個響頭,然後帶着采兒,向著東方走去,去尋找師傅口中的方寸山。

萬壽山東面本就是蠻荒之地,荒無人煙的十萬大山,深山老林,到處都是蛇蟲鼠蟻,二人一連七天,走的太急,身上沒有乾糧,餓了就吃山上結的小紅野果,又苦又澀,但數量不少,好歹能填飽肚子,渴了就喝樹葉上結的露珠,或喝地面上小水窪里的積水。

樹上有很多鳥窩,很多編的不是很高,可以夠到,但周遠和采兒不忍心,不想讓鳥兒們家破人亡,但自己又何嘗不是。

「師兄,我身上好疼,」幾天下來,二人不知道被蚊子叮了多少包,采兒白嫩的皮膚被自己撓的紅一塊紫一塊,看着令人心疼。

「套上師兄的衣服,圍好,這樣蟲子就進不來了,蚊子也咬不到了。」

周遠也好不到哪去,本來就瘦的皮包骨頭,這幾天下來,更是被折磨的不成人樣。

還把自己抹的滿身是泥,防止蚊蟲叮咬。

最幸運的就是二人這幾天下來沒遇到山裡的野獸,只遇到了一隻豹子,估計是看周遠又瘦又臟,采兒還那麼小,根本不屑吃他們。

「師兄,咱啥時候才能到師傅說的方寸山啊?還要走多久啊?」采兒非常幼稚的聲音問道。

「快到了,師傅說過,一直往東走便能到達目的地,可惜師兄不會武功,也沒有修為,師兄無能,什麼都看不見,否則師兄一定一定給采兒買最漂亮的衣服,等采兒長大了,再給采兒找個好人家!讓采兒再也不用受窩囊氣。」

「師兄對采兒最好了,在采兒眼裡師兄最厲害,采兒才不要什麼好人家!長大了一定要嫁給師兄。」

采兒仰着頭,鼓起小嘴,認真的說道。

「好!等師兄拜入了方寸山,學會了武功,一定把采兒娶回家,一輩子只對彩兒一個人好。」

「師兄,不會嫌棄采兒吧?」

「那你就好好修鍊,到時候把師兄抓回去,娶師兄,怎麼樣?」周遠調侃道。

「好呀好呀!」小丫頭開心的手舞足蹈。

「師兄,你說方寸山什麼樣子啊?」

「嗯,師兄也沒見過,但一定很壯觀!」

周遠的心裏五味雜糧,從小采兒師妹就照顧自己這個廢人,從未有什麼怨言,直到現在還對自己不離不棄,可自己卻連看她一眼都做不到。

此刻的采兒不但是自己的師妹,同時也是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二人就這麼邊走邊聊着。

嗷嗚!!!

「什麼東西!」

突如其來的聲音,着實嚇了周遠和采兒一跳,采兒睜大眼睛,向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前面的路旁樹下,有一隻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動物蜷縮着,正在痛苦的掙扎。

「采兒,是什麼東西在叫?」周遠異常警惕的問道。

「采兒看不清,是一隻白色的毛球,它好像受傷了!」

「走,采兒過去看看,小心點。」

周遠抓着采兒的手。

「這是?一隻小貓,好可愛!」采兒一聲驚呼,沒有絲毫抵抗力的,朝她口中的「小貓」走去。

在周遠的認知中,貓是很溫順的動物,但他從來不知道貓長什麼樣,但他還是覺得怪怪的。

「采兒小心!別過去,」雖然眼睛看不見東西,但直覺告訴周遠,采兒說的「小貓」,絕不是一隻小貓這麼簡單。

但為時已晚。

吼!「啊!」

一聲驚天怪吼,如萬道驚雷炸響,傳遍了整坐十萬大山。

山上的所有生靈,小到蛇蟲鼠蟻,大到巨形妖獸,竟是全都被這一聲怒吼嚇得抱頭鼠竄,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采兒嚇的連忙退回了周原身邊,她怎麼也沒想到,剛剛那聲驚天怒吼的主人,竟是來自眼前的「小貓。」

「采兒,你沒事吧?」

那聲怒吼震的周遠耳膜生疼,頭痛欲裂,甚至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只感覺那一聲怒吼帶給他了靈魂上的震懾。

嗚~「小貓」十分警惕,發出低沉的嗚嗚聲,彷彿在警告,果然,人不可貌相,動物亦是如此。

「師兄我沒事。」

沒事就好,不許再有下次了,周遠深吸了口氣說道。

「這究竟是什麼動物?竟如此恐怖,」采兒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采兒再次睜大眼睛,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似貓的生物。

眼前這隻「小白貓」要比普通的家貓大上一圈,四肢要比普通家貓粗壯的多,相比貓,更像是老虎的幼崽,但通體是雪白色,沒有一絲瑕疵,一雙猶如紅寶石般的雙眼,閃着詭異的光芒,但是它的腿被綁在了樹上,已經陷進了肉里,警惕的盯着二人,彷彿一頭遠古凶獸般。

「這到底是什麼生物?」牽着周遠的手,采兒望着眼前不貓不虎的小傢伙。

「采兒,眼前的東西受傷了嗎?」周遠低聲問道,因為他明白,野獸只有受傷的時候才是最危險的,所以周遠打算避而遠之。

而且聽采兒口中說的,眼前的東西貌似一隻幼崽,如果幼崽就這麼恐怖,那麼一但母獸來了,自己和采兒縱然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我們還是走吧,萬一待會兒母獸來了,我們就完蛋了!」

「師兄,我們還是救救它吧,他的腿都受傷了,若是不救,它會死掉的。」采兒一雙大眼睛中,流露出濃濃不舍。

「可一旦母獸來了,我們就會死的很慘,再說你救它,它萬一反目成仇怎麼辦?」周遠很是為難,自己的師妹,太善良了,明知危險,還要捨身去救。

「好吧,我和你一起過去,但若是一旦有什麼變故,立即退回來,聽明白了嗎?」

「嗯,采兒明白。」

實在拿自己這個小師妹沒辦法,只能答應她,但警告要小心。

二人便牽着手,非常警惕的朝着五米外那不貓不虎的小東西走了過去。

四米、三米、兩米、還有一米,二人膽戰心驚。

嗚嗚~,不貓不虎的動物,呲牙低吼警告,「不要怕,我們並無惡意,只要你配合,我們便幫你掙脫枷鎖,還你自由。

采兒邊靠近邊說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不貓不虎的小傢伙,竟然真的不低吼了,眼中的警惕也少了一絲,還人性化的歪了歪腦袋好奇的看着二人。

牽着采兒的手,周遠和彩兒一起蹲在了小傢伙面前,彩兒伸出瘦弱的小手,輕輕揉着小傢伙的頭和脖子,讓它安心,周遠慢慢將手吾住了小傢伙的雙眼。

接下來才是最棘手的,采兒輕輕的把小傢伙的腿抬了起來,頓時倒吸一口寒氣,小傢伙的腿被十幾條非常細的鋼絲纏着深深陷進了肉里,深可見骨!而且顯然已經有些天了,因為小傢伙的傷口在癒合,有些鋼絲已經包在了肉里,每動一下鋼絲變會更深的往肉里勒。

「這個小傢伙這些天受了怎樣的折磨?」采心裏嘀咕道。

「師兄,放好它的腦袋,別讓它掙脫,」

「哦,好!」周遠緊緊抱着小傢伙的腦袋,不讓它掙脫。

嗷嗚!整座十萬大山,都回蕩着小傢伙的慘叫。

三個時辰後,才把侖身上的鋼絲全都解了下來,采兒大汗淋漓,周遠相對來說更慘!渾身被抓的青一道紫一道的混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皮膚。

二人一貓全都癱軟在地,嗚嗚嗚嗚~~。

可憐的肥貓痛苦哀嚎,但其恢復能力,把采兒和周遠震撼到了,身上那深可見骨的傷口,已經結紮,用不了多久就會好,因為太累,沒有多想,簡單的給肥貓包紮了一下,二人便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醒來卻發現肥貓不見了。

「咦,小傢伙去哪兒了?」采兒有些擔心,疑惑的問道。

「應該是走了吧。」

「就這麼走啦?也不道個別!」采兒鼓起小嘴兒,幽怨的說道。

「怎麼的!後悔救它了?」周遠打趣道。

「沒有,它不會遇到危險吧?」

「危險?它才是最危險的,嗓門那麼大,誰敢碰它?」

周遠很無奈,采兒這麼善良,周遠甚至都有些害怕,以後才采兒會被騙。

收拾好了後,二人再次上路。

「師兄,我好餓啊,」一夜沒吃東西,采兒肚子餓得咕咕響。

「再忍忍一會兒,咱們去找找有沒有果子,」周遠安慰道。

話雖然好說,但這深山老林的,有毒和無毒的果子周遠和采兒,根本分不清,所以每次周遠都以身試險,不知拉了多少次肚子,但好在也只是拉肚子,僅此而已。

但在這十萬大山山林中,並不是所有地方都有野果,找了大半天,弄得二人極為狼狽,周遠和采兒只找到了幾個有些腐爛的梨子,根本填不飽肚子。

就在二人幾乎絕望的時候,突然在不遠處的地上一動不動的生物出現在二人眼前,一隻死去的山雞不知被誰扔在了這裡,脖子上有四道傷口,像是被什麼野獸四道獠牙咬死的,摸着還有餘溫。

「剛死!還很新鮮。」

周遠和采兒喜極而泣,他倆不知已經有多少天沒吃過真正的食物了,自從逃到了這十萬大山,二人基本吃的都是又苦又澀的小破野果,難以下咽。

趕緊擺好柴火,生火的方法是最原始的鑽木取火,拔完毛、處理好,便把山雞穿在了木棍上。

滋滋滋~肉香飄散,周遠和采兒直流口水。

「采兒給,這是你的,」周遠把雞腿扒下給采兒。

「嗯!」采兒也沒有矯情,二人大快朵頤,雖然吃相難看,但他們都吃得很香,很飽。

「師兄,我感覺只是我輩子吃過最好吃的一頓了,」采兒揚着小臉,滿臉享受的說道。

「嗯,師兄也一樣!。」周遠回答道。

人性就是這樣,某些人家財萬貫,白銀錦衣,什麼都不缺,卻還不滿足。

而有些人,他們不需要多金,不需要家財萬貫,需要的只是一頓溫暖的午餐,頓頓能吃飽飯就是他們最大的滿足。

金錢,世界上最骯髒的東西,但人卻不得不當他的奴隸,華麗高貴的錦衣之人,看似優雅,但越是高貴的人,越是心思深沉,高貴的背後是一顆,骯髒、噁心、令人作嘔,背負着不知多少罪惡的黑暗人心。

接下來的幾天,周遠和采兒,幾乎每天都會撿到一兩隻死去的小動物,什麼山雞,狸子,山羊,……幾乎什麼都有,而且幾乎都是同樣的死因,被某種野獸被一口咬斷脖子,一擊致命,乾淨利落。

周遠和采兒不是傻子,知道暗中有「人」在幫他們,但到底是什麼人?本來想道謝,但暗中的「人」好似有意躲避他們,每次都神龍見首不見尾。

雖然不知道暗中相助的恩人是誰,但免費的午餐,哪有不吃的份兒?二人從一開始的警惕,也慢慢變得放鬆,讓二人感覺奇怪的是,他們基本從未遇到過什麼危險。

要知道十萬大山裡最不缺的就是毒蛇猛獸,而周遠和采兒這幾天,別說毒蛇猛獸了,就連蚊蟲都沒見着幾隻。

剛進山的時候二人基本是被毒蟲蚊子追着跑,反觀現在,卻連個蚊子的影子都見不到,這十大山簡直跟假的一樣,突如其來的轉變弄得周遠和采兒有點兒不適應。

一個月後,二人終於走出了十萬大山,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對着山裡拜了拜,拜的自然是這一個多月,一直在暗中照顧他們的恩人,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周遠心裏還是無比感激,若不是暗中的恩人相助,自己和采兒別說找到食物,能不能活着出來,還是那兩說。

走了一天一夜,來到了距十萬大山最近的小鎮,清風鎮,小鎮不大,也就方圓十里,但人口卻非常密集,每天都跟趕集一樣,人口為患。

周遠和采兒的穿着打扮,回頭率超高,,渾身髒兮兮,衣服破爛不堪,乍一看簡直就是荒山裡來的野人,二人剛來到這裡,對清風鎮明顯不熟悉。

采兒對這裡的事物很是好奇,左看看右看看,但也只能看看,二人身無分文,逃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來得及帶,也只有身上這套衣服。

二人就在大街上轉着。

「走開,兩個臭要飯的!滾一邊去。」

突然,一隻破拖鞋砸在了周遠的臉上,把周遠砸的眼冒金星,一個渾身是血身材異常高大的大漢,對着周遠和采兒又打又罵。

「你幹什麼?為什麼打人!」采兒嚇了一跳,啪,粗厚的手掌輪在了采兒瘦弱的小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