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
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 連載中

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金澄澄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喻色 墨靖堯

他是有顏多金的大總裁,她是家裡最不受寵的老小原本不相干的兩人被配了陰婚,如此天作之合,讓她機緣巧合擁有了特殊能力墨少的眼裡,小妻子太萌太乖太好欺負了,不過,只許他一個人欺負,其它渣渣一律實力碾壓喻色扶着又酸又軟的腰,「墨靖堯,你要上天嗎?」墨少立刻乖乖拿來搓衣板,「老婆讓上天就上天,讓入地就入地,你說了算」展開

《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章節試讀:

喻色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她站在屋外,做了反覆的心理建設,才平復那五味雜陳的心緒。

喻家不算多好,也不算太差。

家裡的門都是密碼鎖。

不知道是不是屋裡的人太過高興,以至於,門打開,竟然沒有一個人發覺。

她站在門口,看着一家人和樂融融地坐在客廳,每個人臉上都帶着笑容,那一瞬間,喻色有一種從頭到腳的冰天雪地刺骨的冷。

「爸,考試後,我帶朋友來家裡辦聚會好不好?」

「你這丫頭,才給了你錢,讓你和朋友去馬爾代夫,這會兒,又要來家裡辦聚會,說說你還想做什麼?」雖然陳美淑這語氣帶着責備,可那滿臉的笑意,卻是滿滿的寵溺。

「哎呀!」喻沫嬌嗔地摟着陳美淑的胳膊,靠在她的肩頭,撒嬌,「你知道的嘛!好歹我是校花!當然要做個富養的小公主嘛~」

「是是是~」陳美淑笑着,叉過一小塊蛋糕,寵溺地餵給喻沫,「來,我的小公主,吃公主蛋糕了。

喻沫吃了一口,滿意地點頭,「嗯!媽,這個蛋糕真不錯,下次我生日,也要買這個。
要更大的,好幾層的那種!」

「好!買!」

呵!

她剛被他們騙着配了陰婚,險些生生地悶死在那紅棺里。

在棺材裏,她竟然還奢望着,他們會不會在她死後,有那麼一絲絲的愧疚和懊悔,為她流一滴眼淚。

可笑!

她死了,沒有悲傷,沒有難過,甚至連張遺照都沒有。

這群逼死她的兇手,卻在家,歡聲笑語,吃着她的生日蛋糕,商量着如果花掉用她命換來的一個億!

喻色扶着門框的手垂落,門慣性地「嘭」地一聲關上。

屋內的三人,聽到聲音看過來。

看到站在門口的喻色,頓時,恐懼的尖叫聲,直衝屋頂。

這一瞬間,看着三人驚慌失措,仿若見鬼的神情,喻色的心底升起一抹快意。

原來,他們也有害怕的時候。

她無視三人的驚恐,徑直上了樓。

喻色回到房間,反鎖了門,一聲味道,匆匆地沖了個澡,換了一套衣服後。

撈過書包,把放在家裡的書,以及本來就沒有兩件的衣服一併塞了進去。

到門口,她回頭環視了一眼,這間她住了十九年的房間,情不自禁自嘲,原來,一個書包,就能裝下她這十九年的所有。

「咔嗒」一聲,她打開門。

剛好就對上了她的好媽媽陳美淑的臉。

她朝自己笑了笑,「喻色,餓了嗎?廚房裡有煮好的粥,我給你盛一碗吧?」

平靜的語調,好似今天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粥?

早上要熬好的那一鍋嗎?

喻色很想這樣問,但是話到嘴邊,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口。

她深吸一口氣,生生從牙縫兒中擠出兩個字,「不餓。

說完,她越過陳美淑,往樓下走去。

陳美淑竟然沒有生氣,笑嘻嘻地跟在她身後,也下了樓。

「喻色呀,你回來得正好,剛給你切好的生日蛋糕。
吶~」喻沫幾乎討好地雙手遞給她。

她怔怔地接過,想起早上的事,沒有動。

「喻色呀,墨家剛才來電話了。
說是要來家裡頭提親。
嫁娶這樣的事,本來就是從長到幼的;何況我們都知道,你不喜歡墨靖堯。
既然你不喜歡,我和你爸呀,商量着,要不,讓你姐沫沫替你嫁過去,怎麼樣?」

《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天降萌妻:墨少寵妻太兇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