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連載中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來源:外網 作者:溪照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溪照影 都市言情

她是醫學天才,穿越成東陸王朝又蠢又壞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毀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術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發抖。他是聞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爺,冷酷絕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閻羅。「娘子,你治好了我..展開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試讀:

第2章
「呵,說曹操曹操到。」秦偃月冷着臉。
原主記憶中的三王爺,可是個十足的渣男。
她穿好衣裳,隨意擦乾頭髮。
這具身體還很虛弱,就算用藥浴驅寒,也暫時無法恢復。
她將那大氅疊整齊,一併拿到外屋來。
外屋的廳堂中,站着兩個長相頗有些相似的男人,只是一個白衣,一個黑衣。
秦偃月看到他們的第一眼,目光就被白衣男子吸引了去。
在她生活的時代,有各種各樣的美男子,早已經審美疲勞。
然,眼前這個人給她的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只是隨意站在那裡,髮絲如墨,用一根墨玉簪子挽起,偶爾垂下的髮絲隨風飄動,肅肅如松風,面如水凝寒玉,身姿清逸若流雲,身骨清絕若飛雪。
他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仙人,如輕雲蔽月,不染塵埃,周圍的一切也黯然失色。
明明與黑衣的那個人長相相似,氣質卻是雲泥之別。
「七王妃是想盯着老七看多久?」黑衣男子的聲音裡帶着嘲諷。
秦偃月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她竟在無意間盯着白衣男子看走神了。
按照這具身體的記憶,白衣飄逸如仙人的年輕男子,正是她的便宜夫君,排行老七的寧王東方璃。
東方璃身邊的冷峻黑衣男子,正是排行老三的吳王東方珞。
原主本與三王爺有婚約,她也愛慘了那個男人,為了討好三王爺,做下很多不可救藥的蠢事。
瘋狂愛慕三王爺的原主卻嫁給了七王東方璃,是源自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
記憶中,是原主聽信了秦雪月的謊話,準備在中秋皇家宴上,給三王爺喝下摻了料的酒,和他生米煮成熟飯。
秦雪月一方面誆騙她要將身心都交給三王爺才能徹底抓住他的心,一方面又添油加醋將這些陰謀提前告訴三王爺,三王爺大怒,在約定好的房間里扔了一個又丑又聾的老瘸子,準備讓老瘸子污了秦偃月的清白,徹底毀掉她。
誰也沒想到的是,那晚,七王東方璃身體不適,來到了那個房間休息,還將瘸子清理出去。
原主衣衫不整酒意熏熏地闖進了房間里,死命抱住了在床上休息的東方璃,就在這時,秦雪月與三王爺率領眾人闖進來,將他們捉了個正着。
這等醜事出來後,原本與她有婚約的三王爺強勢退婚。
原主知道後,玩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甚至蠢到以為是東方璃故意破壞了她與三王爺,鬧得滿城風雨。
後來,七王爺東方璃上書請求娶她,皇帝想安撫秦家,就順勢將她嫁給東方璃,同時將妹妹秦雪月嫁給了三王爺。
這段記憶湧上心頭的時候,秦偃月下意識地皺了皺眉。
陷入愛情的人到底有多蠢?
原主攪和了這麼一大攤子的事,被東方璃救了不自知,還恬不知恥地往三王爺身上靠?若不是秦家庇護,怕是早已經被浸豬籠了,這麼蠢的人,能活這麼大也是奇蹟。
「來人,帶上來。」三王爺的聲音打斷了秦偃月的思緒,幾個人抬着一具屍體到廳堂中央來。
「老七,你的王妃做出這等事該如何懲罰,你給個準話吧?」三王爺冷聲道,「闖進本王的府中大鬧,還將本王的王妃踢到水中,殺死了王府里的丫鬟,真是豈有此理。」
秦偃月看清楚抬進來的屍體,心中一凜。
那個叫海棠的丫鬟死了?
她雖重擊了海棠的上星穴,那力道是絕對死不了人的,她也將她拽到了淺水區,更不會被淹死。
她走後不久就有人趕過去救人,也不會被凍死,海棠怎麼會死?
「三皇兄想怎麼懲罰?」東方璃淡淡地問。
「王妃殺人,與庶民同罪,殺人償命。」三王爺狹長的眸子里閃過陰鷙,「將七王妃交給府衙處置,昭告天下,老七覺得如何?」
東方璃臉色微變。
秦偃月畢竟是他的王妃,若是交給府衙,不僅連累他,連累秦家,連皇家的面子也會丟盡。
先前中秋宴上她已經做出了令皇家蒙羞的事,為了皇家的顏面,也為了不讓父皇為難,他主動上書求娶了她,費了好大勁才算將那件醜事平息下來。
這才多久,這女人又犯下如此大錯!
他有些厭惡地看向秦偃月,聲音冰冷,「你有什麼可說的?」
「我沒有殺人。」秦偃月抬起頭,眼神清澈堅毅。
東方璃一愣,似是沒想到她沒有發瘋尖叫而是用堅毅的聲音來辯駁,略驚訝,「你沒殺人?」
「對,我沒殺人。」她盯着東方璃的眼睛,「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沒有殺人。」
「笑話。」三王爺將桌子拍得震天響,「本王已經將屍體抬來了,你竟還敢狡辯。」
秦偃月瞥了一眼屍體,冷笑,「請問三王爺,海棠是怎麼死的?」
「溺水身亡。」
「那三王爺可知道海棠的老家在海邊,她自小會水且水性極好,而我卻不會游泳,她溺水身亡與我何干?」秦偃月問。
「這……」三王爺明顯一愣,「是你按住她的頭,活活將她在水中憋死的。」
「哦?這說法不更可笑么?海棠人高馬大,體格健壯,力氣也極大,我本就比較瘦小,從小就有不足之症,如何能將她活活按死在水中?」秦偃月嘴角輕抿,「王爺不信,可請太醫來為我把脈,一探脈便知我有沒有說謊。」
「哼!純屬狡辯。」三王爺怒道,「海棠死得蹊蹺,你狡辯也沒用!」
東方璃審視着秦偃月。
這個女人,真的是那個草包秦偃月?
剛才那一串辯駁,合情合理,輕鬆將嫌疑撇清,也一針見血地將老三的話堵了回去。
「三哥,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讓太醫來看看?」東方璃淡淡地說。
三王爺臉上陰晴不定。
東方璃不待他同意,招呼人去請太醫。
太醫很快到來。
他給秦偃月把脈良久,躬身道,「回七王爺,三王爺,七王妃的確有不足之症,她脈象虛弱,體虛無力,是先天不足之症,需要按時吃藥才行。」
「下去吧。」東方璃看向秦偃月的眼神里有些探究,「三哥,我覺得這丫鬟之死,有太多的可疑之處,不宜妄下結論。」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