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命醫王
天命醫王 連載中

天命醫王

來源:google 作者:北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北歌 現代言情 蘇婉蓉

龍歸大海,以醫懸壺濟世,以武降妖除魔世人皆知他有一針,能斷生死!他有一拳,能撼山嶽!他有一術,能驚鬼神!且看北歌如何一步步登上世界之巔,讓眾生跪服!展開

《天命醫王》章節試讀:

北歌帶着父母和妹妹出了醫院,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花燈初上。
回村的車已經沒了,他們只能先找個旅社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回。
三人隨意吃過晚飯,來到一家名為老舊的旅社,花了五十塊錢,順利開了兩間房。
按照北歌的意思,他是想去住酒店了,反正他現在又不差錢。
但姜慧說什麼都不願意,非說湊合一晚上就好,去酒店太浪費了。
「小清,今天不是周三嗎?你怎麼沒去學校?」北歌放下行禮,問北清道。
北清今年上高二,平時品學兼優,深得老師們的喜愛。
北清扶着母親來到床邊坐下,嘆息道:「媽都病成這樣了,我還怎麼去學校啊?我請了一周的假。」
「哥,你把媽從醫院裏帶出來,以後怎麼辦?」她滿臉憂心忡忡。
北歌聞言,笑道:「這你不用擔心,媽的病我能治,待會我就試試。」
說完,他取出李朝他們湊的那張銀行卡,遞給姜慧,又道:「媽,這卡里有二十萬,您先拿着用,不夠再跟我說。」
「二十萬?」姜慧看着北歌的銀行卡,滿臉驚訝,道:「這錢你哪來的?你不會……」
北歌知道她在擔心什麼,道:「媽你放心,這些錢都是我給人看病掙的,都是乾淨錢。」
聽他這麼說,姜慧才放心下來,接過銀行卡遞給北清,道:「丫頭,這卡你拿去取錢,把你學費交了,欠了學校一年了。」
清北滿臉高興的接過銀行卡,道:「終於可以把學費交了,不然每次學校張貼欠費名單,上面都有我的名字。」
接下來,北歌用銀針刺穴的手法,先把母親體內的病情穩定下來。
肺癌這種病,放在以前是必死之症,眼下雖然他能治好,但也得徐徐圖之,心急反而壞事。
隨着銀針入體,姜慧蒼白的臉上漸漸有了血色,劇烈的咳嗽也停止了,沉沉睡了過去。
忙活完,北歌瞥了一眼坐在旁邊發獃的妹妹,心中一動,笑道:「小清,我在監獄裏學了一種按摩的手法,能讓人變聰明,你要不要試試?」
北清聞言,瞪大眼睛道:「這怎麼可能!」
北歌笑道:「怎麼不可能?你不信我啊?」
北清側着小腦袋想了想,道:「哥,你不會是想拿我當小白鼠吧?你妹子我可聰明了,次次會考年紀前十。」
「我可不當小白鼠。」北清嚴肅拒絕。
然而,最終她還是沒能逃過北歌的魔掌,乖乖的配合他。
北歌十指在妹妹頭上規律的按着,勁道剛好,他可不是亂按,這是他用古武中開竅的法子,配合他修鍊的天地萬象訣真氣以及天道眼的透視功效,給北清開竅和疏通大腦的筋脈。
不知過來多久,北歌把手從妹妹頭上拿開,重重舒了口氣後,道:「小清,好了,感覺怎麼樣?」
北清聞言,睜開眼睛,伸手取下鼻子的眼鏡,擦了擦眼睛驚呼道:「我的天!哥,你居然把我的近視給治好了?」
「咦,我感覺自己頭腦特別清晰,而且清醒無比。哥,你什麼怎麼做到的?太神奇了!」
看着驚訝的妹妹,北歌寵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笑道:「這個不能亂說,你也得給我保密,不然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是懂的。」
北清聞言,明白他這話的意思,趕緊用力點頭,鄭重道:「哥你放心,我誰都不說。」
「那你找點休息吧,注意着媽一點,我就在隔壁,有事記得叫我。」
「好。」北清點頭應聲。
來到自己的房間,北歌隨意洗漱一番,便盤腿坐在床上,開始修鍊天地萬象訣,這是他三年來雷打不動的規律。
天地萬象訣,乃上古頂級功法,一共分為天地人三大境。三境之中,又各分三小境,合稱上三境,中三境,以及下三境。
北歌現在剛入大道三年,正處於下三境中的練氣境巔峰,只差臨門一腳就能踏入下三境的第二境,煉神境。
隨着心法運轉周天,北歌丹田氣海內,真氣沸騰如海,傳遍他全身,讓他快速進入空靈狀態,無思無想,無欲無求。
時間一晃來到深夜,兩點過,北歌驟然睜眼,他凝神確認母親和妹妹都睡了之後,才下床出了房間,縱身一躍,從旅社三樓跳下,落地無聲。
旅社的大門已經鎖了,他只好翻牆而出,朝着旅社後面的山上走入去。
來到半山腰,這裡有一大片空地,是**特意開發出來平時供居民們上來遊玩踏青用的。
此時正值深夜,山腰除了徐徐山風和蟲鳴鳥叫之外,空無一人。
北歌擺了個步樁,開始練習古武中的一套拳法——降龍伏虎拳。
降龍伏虎拳威勢兇猛,一經施展,便有龍吟虎嘯之聲,以前北歌在煉獄修鍊沒人敢打擾。
但現在他回歸社會,必須得注意影響了,不然被人告他擾民,他還得去派出所解釋。
一輪明月高掛中天,北歌身如蛟龍,拳出如虎,天地間彷彿以他為中心,萬物具靜。
他一連打了九套降龍伏虎拳,直到汗水濕透衣服後,他才收功喘息,這也是他在煉獄時,每天的必修課之一。
時間來到凌晨,天邊露出了魚肚白,此時已經有山下的居民開始登山鍛煉或者看日出了。
北歌休息了一會,轉身準備下山。
突然,他看到一老一少正往他這邊走來,老人-大概六十多歲的年紀,穿着一身暗紅色的唐裝,腳踩布鞋,童顏鶴髮,精神抖擻。
他腳下每次落步,都十分的輕盈,看起來是個練家高手。
在他身旁,跟着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女孩長得極美,大長腿,柳葉眉,雙眸似星。
特別一身白色練功服,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來,讓男人見了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北歌自然也不例外。
女孩似乎感覺到了北歌的目光,抬頭看向他,眼裡閃過一絲不屑,似乎這種場面她已經遇得多了,見怪不怪了。
倒是她身旁的老人看到北歌,卻是和善的沖他微微一笑。
北歌點頭還禮,開始下山。
就在他與祖孫二人準備擦肩而過時,微微猶豫,最後還是開口提醒道:「陰勁傷身,還是別練了,小心有性命之憂。」
說完,他快速與祖孫二人擦肩而過,朝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