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天啟六十年
天啟六十年 連載中

天啟六十年

來源:google 作者:一碗寬麵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一碗寬麵條 軍事歷史 朱由校

景區落水,醒來後卻成了明朝末期木匠皇帝朱由校,對手並不傻,主角亦無外掛,憑藉些許的歷史記憶,且看這風雨飄搖的大明能否翻盤……展開

《天啟六十年》章節試讀:

新的一天,元氣滿滿。

朱由校用完早膳後,按老規矩在乾清宮周圍轉了一會。

「稟皇上,駱大人求見。」

「傳。」

乾清宮內。

「稟皇上,這是錦衣衛連夜整理出來的口供,請皇上過目。」

索賄?朕不感興趣

偷盜?朕更不感興趣。

朱由校拿起閹黨的口供,細細地查看了起來。

「共3117人?其中閹黨首逆客氏1人,首逆同謀李永貞、李朝欽、劉若愚等6人,參案37人,參案次等195人,其餘皆與閹黨有來往。」朱由校讀道。

想了一下,朱由校提筆將最後的這部分人劃掉。

「駱大人做的不錯!但這最後的近3000人,由於所犯之事較輕,所以朕覺得可將其與犯有索賄及偷盜行為的人員一同發往城外皇莊,做三年苦役即可。」

「皇上仁慈!」

「至於剩下的這些人,暫時在錦衣衛關押。」

「皇上,那這客氏?」

「先讓她在咸安宮待着吧,派錦衣衛嚴加看管,禁止出入。」

「奧,對了,駱大人,錦衣衛中剩餘的一萬兩千餘人,得加快整頓一下了啊。」朱由校說道。

「臣領旨。」

「皇宮戒嚴之事,也取消了吧。若沒有其他事,駱大人就先回去忙吧。」

「臣告退。」

「皇上,該午膳了。」此時一位太監說道。

一上午過得真快,轉眼間,又到了午膳的時間。

朱由校看着滿桌子的飯菜,突然,腦子中產生了一個想法。

「來人,傳皇后一塊用膳。」

片刻,張皇后到。

朱由校和張皇后一塊坐在桌前。

「皇后且看,這滿桌子的飯菜,不知皇后作何感想?」

「這飯菜可作何感想?」張皇后不解的問道。

「這滿桌子的飯菜,奢侈啊!皇后想啊,這皇宮內一年耗費300多萬銀兩,算下來,這一天可就是要接近一萬兩啊,若把這筆開支節省下來,那可是一大筆錢啊。」

張皇后一聽皇上這麼說,若有所思。

「那皇上想節省多少呢?」

「全節省下來!」朱由校信心滿滿地道。

「這怎麼可能!宮內就算再怎麼省吃儉用,那也是需要銀兩的啊。」

「這次調錦衣衛入宮清查,主要目的是清查閹黨,次要目的是藉此機會,順便清理一下宮內人員。」

「朕的計劃是,宮內削減一半人員!」

「削減一半人員?皇上打算如何安排」

「皇后且聽我慢慢說來,是這個樣子,你看,就拿朕的穿着來說,完全沒必要如此奢侈。所以,朕想從今以後,除少數必需品外,就把這些錦衣綢緞啥的,全部拿宮去賣掉。」

「朕初步計劃先開一家皇家綢緞店。」

「再開一家首飾店,將宮中的這些用不到的金銀珠寶啥的,能拿出去賣掉的都賣掉。」

「再開一家皇家酒樓。」

「那和宮內裁減人員有何關係呢?」

「皇后且聽,據錦衣衛初步統計,宮內和閹黨相關人員,約3000人。這3000餘人,朕是絕不會再用的。」

「還有索賄、偷盜的800餘人,朕也不會再用,朕已令錦衣衛,將情節較輕者,全部押往宮外皇莊,勞役三年。」

「那削減下來的這些人員,就還有1000餘人。這1000餘人里,願意恢復平民身份的,則宮內給予一定的安置費用,放其出宮。剩下的則安排到新開的店鋪中。這樣的話,店鋪的收入,應該就可以解決宮內的日常開銷了。皇后覺得如何?」

張皇后想了一下,說道:「皇上說的有道理。」

「皇后你看這樣如何,此次人員調整既然主要涉及到宮內的宮女和太監,那不如我們直接問問他們,看看他們有什麼訴求,如何?」

「皇上聖明。」

……

「不要緊張,今日就是想問問你,你在宮中有什麼困難或者顧忌啊」

「回皇上,蒙隆恩浩蕩,奴才覺得宮中一切都好。」朱由校面前的太監說道。

聽聞,朱由校臉一黑,顯然對此回答非常不滿意。

「朕要聽真話!」

「回皇上,奴才主要顧忌年邁以後,如何生活的問題。」太監哆哆嗦嗦說道。

「你所說的,的確是個問題,來人,把這條記錄下來!」

……

「奴婢想早點出宮,目前宮中是25歲才會放籍,奴婢覺得時間太長了。」

「恩,有道理,來人,把這個也記下來。」

就這樣,和不同年齡的宮女和太監都聊過後,朱由校才停了下來。

拿過剛才的記錄,朱由校和張皇后認真地討論了起來。

一直到晚膳時間,朱由校和張皇后才大致整理出一份詳細的人員改革方案。

方案如下:

第一、宮內人員由原來的一萬餘人裁減至五千人,其中宮女一千人,太監四千人。

第二、年滿22歲的宮女,若有願意歸籍者,則按其所在宮中年限發放安家費用,每滿一年,發放2兩,不滿一年,發放1兩。

第三、宮中年邁的宮女和太監,以後皆由宮中負責養老。

第四、皇家將新開三家店鋪,願意到新開的皇家店鋪中勞作的,則勞五休二,且不限制人身自由。

第五、宮內和皇家店鋪中,重新規定待遇,一律每月最低2兩銀子。

最後,宮中的衣食住行標準,也做了相應的調整。一句話,凡是和奢侈掛邊的,通通取消。

晚膳過後,張皇后派人將最終結果向宮中各處都做了通告,一時間,「皇上聖明、皇后娘娘聖明」的聲音響徹雲霄。

乾清宮。

聽到遠處眾人的稱讚聲,朱由校心裏滿滿的驕傲。

「皇上,這宮內清查也清查了,人員調整也調整了,接下來還是說說銀兩的問題吧。」

「雖說宮中的300萬兩支出,已經得到了解決,但還有2700萬兩呀。」

「皇后不必着急,朕是這麼想的。」

「這工部不是要200萬兩銀子嗎,朕給!但是首先朕要令工部把詳細支出給朕列出來,然後,這錢,由錦衣衛負責發放。」

「至於這兵部和禮部,也同樣如此。」

「臣妾沒有記錯的話,去年皇室宗親共支出900餘萬兩,遼東軍餉支出600餘萬兩,全國各地官員及軍隊,支出400餘萬兩,工部支出不足100萬兩,再加上皇宮的300萬兩。總共2300餘萬兩。」

「去年國庫支出2000餘萬兩,皇上內帑支出300餘萬兩。臣妾知道閹黨今年故意多報了些數目。可即便和去年一樣,這國庫今年也拿不出這麼多錢了啊。」

「而且據臣妾所知,北方各地今年降水較往年來說,明顯偏少,多地糧食欠收,河南、山西等地個別地方甚至還出現了絕產,今年不僅不能再加稅了,還要準備好賑災啊。」張皇后說道。

朱由校聽了張皇后的話,陷入了沉思。

「是啊,連年征戰,國庫空虛,再加上這天災而引發的農民起義,這大明,可真是風雨飄搖了啊。」朱由校心裏道。

在朱由校看來,大明不是亡於滿清,而是亡於土地兼并、吏治腐敗。

大明最大的敵人也不是滿清,而是勛貴特權、貪官污吏。

想到這裡,朱由校說道:

「朕要殺魏忠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