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煞神相
天煞神相 連載中

天煞神相

來源:google 作者:吳先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先生 懸疑驚悚 沈昊

我從小被陰人算計,命犯天煞,孤克六親死八方,我不想孤寡終老,憑着一身相術,行走人心險惡的江湖相人,相鬼算卦,算命讓我帶你走進神秘的領域,決雌雄,斬彩虹,見英雄!我有故事,你有酒嗎?謹記,天黑之後不要翻開本書……展開

《天煞神相》章節試讀:

  吳先生喝了一口茶:「我問你,五官是什麼?」
  這難不住我,人們常常說——那個人的『五官』怎樣怎樣……;這個人的『五官』怎樣怎樣……,但是很多人不見得很清楚什麼是「五官」,其實「五官」是相學上的東西。
  我乾脆利落的回答:「五官是耳眉眼鼻口,耳朵是采聽官,眉毛是保壽官,眼睛是監察官,鼻子是審辯官,口是出納官!」
  吳先生點點頭:「你有眼睛,可以看見光,你有鼻子可以聞出香臭,你用嘴巴可以吃出甜咸,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你沒有這些器官,假如你是個盲人,你看得見嘛?
你是個聾子,你聽得見嗎?」
  我納悶的看着他,本來是問他這世界上有沒有鬼的,怎麼扯到五官上去了?
  「這個世界複雜的超出你的想像,有好多的東西,不是五官能探查到的,你看不到聽不到聞不到,並不證明他不存在!」
  我有點明白吳先生的意思了,他是說鬼這個東西,不是人的感官可以察覺的,但是確實存在的。
  吳先生從懷裡抽出一本書,扔給了我:「相術是窺天機,欺鬼神的行當,遇鬼的時候少不了,你自己看看吧,這本書對你有點用!」
  我和吳先生一塊生活了這麼多年,知道他一個特點,他從來不說沒有用的話。
有時候他無意中的一句話,當時不覺得什麼,沒準過了很久就驗證了。
  這書挺古老的,磨損的不輕,拿在手裡麻麻扎扎的,封皮上用隸書寫着三個大字——《百鬼錄》!
  我翻了一些,上面分門別類的介紹的都是鬼,挺詳細的,比如世間十二種常見鬼,排名第一的是縊鬼,也叫弔死鬼,披頭散髮,面目蒼白,眼睛突出,口裡能夠吐出一條血紅色的長舌頭,一般喜歡纏在有求死之心的人的身旁,看着他自殺死去。
  我把這當成玄幻小說去看,看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覺月亮高掛,吳先生讓老王給他收拾好被褥,躺了下去。
  我怕打擾他休息,關了燈,自己在地鋪上躺下,滿腦子都是剛才看過的那些鬼,心裏有點害怕,低聲說道:「吳先生,那個東西,今晚真的會來找我們啊?」
  「你自己看看印堂!」
吳先生回答。
  我用手機的前攝像頭看了一下,我的印堂上還真有點發青,但是很淡,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我想了一下我看過的相書,印堂是精氣元神聚集的地方,印堂紅潤黃明,升官發財,印堂粉紫,必有戀情,印堂赤紅,有口舌是非,印堂發青,要受驚嚇,也就是我這種情況,至於印堂發黑,那就有大災難了。
  吳先生不再說話,不一會傳來他均勻的呼吸,好像是睡著了。
  他睡得着,我可睡不着,我腦子裏面亂鬨哄的,感覺躺着憋氣不舒服,索性盤膝坐起來,用手機看小說。
  小說寫得不錯,不過我心思也沒在上面,看幾眼正文就看看時間,不知不覺的,到了晚上十一點。
  這就是子時的開始,我開始緊張起來,屏着呼吸聽着動靜,外面有個風吹草動我都心裏顫悠一下。
  可是我緊張了一個多小時,啥動靜也沒有,人的精神是架不住老這麼緊繃著的,漸漸我的兩個眼皮開始打架,有點撐不住了。
  我往後仰倒,打算躺一會,誰知道我腦袋剛挨上枕頭,視角一變化,忽然看到頭頂的天花板上,有一團陰影。
  這團陰影好像人的形狀,嗖的一下向我飄過來,我嚇得大叫一聲,連滾帶爬的竄起來,一出溜跑到床上。
  黑影緊隨着我飄過來,模模糊糊的,我看出來了,這就是那個自殺的土地局長,只不過他渾身被一層黑霧籠罩着,朦朦朧朧的顯得挺猙獰的。
  吳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起來了,他把我拉到身後,盯着黑影說道:「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不然我讓你魂飛湮滅!」
  黑影嗚咽叫嚷,聲音不大,可是聽在耳朵里,卻讓我心一個勁的亂顫,心夠不着實地那種感覺,渾身乏力直冒冷汗。
  吳先生告誡我:「封住采聽官,這是鬼話,你承受不了!」
  我趕緊用雙手堵住耳朵,心裏那種難受的感覺才好了很多。
  黑影張牙舞爪的沖我們飄過來,一陣陰森森的寒氣隨之而來,讓我冷的直哆嗦。
  吳先生冷笑,從懷裡取出一張黃紙,衝著黑影一晃,黑影嗷的喊了一聲。
  雖然我堵着耳朵,還是不能阻擋這一聲尖叫,我腦袋就跟被人砸了一鎚子似的,鼻子下邊溫熱,可能鼻血出來了。
  吳先生手指一甩,那張黃紙無風自燃,變成一個火球,衝著黑影飛去。
  黑影躲避不及,被黃紙粘上,慘叫一聲,化成一蓬青煙,裊裊消散了。
  我雙手從耳朵上拿開,不敢置信的看着吳先生,我不敢想像,這麼輕鬆就搞定了?
捉鬼這麼容易嗎?
  「吳先生,你還會捉鬼?」
我崇拜的看着他。
  吳先生掉頭躺下,揮揮手:「回去睡吧,沒事了!」
  我滿腦子疑問,不過也知道吳先生的脾氣,他不想說的事情,問也是白問。
  我擦乾淨鼻血,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就聽見吳先生嘆了口氣。
  「你這孩子,就是心裏擱不住事,我給你講講吧!
省的你以後不能自己照顧自己!」
  自己照顧自己?
這話讓我聽得心裏怪怪的,沒來得及細琢磨,吳先生就繼續說道:「我就是一個算命的,捉鬼那是道士天師的拿手本領,術業有專攻,我可差的太多!」
  「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剛才對付那鬼挺容易的,我不說,你自己想想,想好了告訴我!」
  我知道這是吳先生在考驗我,我開動腦筋,絞盡腦汁的想,一想到那張黃紙,我忽然眼前一亮。
  「吳先生,你問土地局長的八字,然後寫在黃紙上……是不是用這個消滅了它!」
  說到這裡,我心裏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吳先生這樣做,確實是走一步算三步,挺讓人佩服的。
可是算計的這麼深,真的好嗎?
總讓人有種難以親近的感覺。
  黑暗中,吳先生笑了兩聲:「蠻聰明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
  我總感覺他今天怪怪的,不過很快他就打起了酣,我也不敢再問,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這事就算這麼過去了,我的日子又回歸平淡了,我每天就是研究那個百鬼錄,裏面寫的東西太匪夷所思,看的我晚上老做噩夢。
  過了有兩天,就到了月圓的日子,每到這一天,都是吳先生為我扎針的時間。
  月光灑下,我光着脊樑,背對着他,他用銀針蘸了鴿子血,一針一針的扎,我也感覺不到疼,就是麻酥酥的痒痒的感覺。
  今天吳先生扎針的時間有點長,大概扎了一個多小時,扎的我都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忽然渾身一震,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就好像身體裏面被灌進去好多水一樣,沉甸甸的壓得慌。
接着,我聽到挺大的動靜,嚇得我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
  窗外劈過一道閃電,悶雷聲轟隆隆的響了兩聲,接着,附近的狗一起叫了起來。
  這些狗叫的挺賣力的,大半夜的,肯定吵人睡覺啊!
我聽見有人在大聲罵街,還有小孩子哭,反正挺亂的。
  吳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別管閑事,睡覺吧!」
  說完,他拿着扎針的東西離開了,不過我怎麼看,都覺得他走路的姿勢有點不對勁,好像走了很久山路,累得不行那種感覺。
  這一宿我睡的並不踏實,老是覺得身體發冷又發熱,好像感冒了一樣。
  我喝了點感冒藥,才迷瞪了一會,後來我做了一個怪夢,夢見我站在一個懸崖的邊上,好多的黑影在旁邊叫喚,叫的挺凄慘的,不知怎麼,我一失足,就掉進了深淵。
  嚇得我啊的大叫了一聲,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了一張人臉,近的快貼上我了。
  我差點沒被嚇死,不過很快看出來,這是老王,我才長出了一口氣。
  「老王,你想嚇死我啊!」
  老王今天顯得挺嚴肅,瞪着我說道:「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不起來!
快穿衣服,我有事和你說!」
  我納悶的披好衣服,他一開口就讓我愣了。
  「吳先生走了,他給你留了一封信!」
  「走了?」
我撓撓頭,打我來這裡,吳先生就從來離開過這宅子,他走哪兒去了?
  我撕開信封,裏面的小楷是吳先生獨有的筆體,飄灑有力。
  沈昊:我要出門一段時間,什麼時候回來說不定,有可能一年半載,也有可能十年八年。
你身體裏面的東西,我給你徹底封住了,你和我的緣分就算盡了。
這宅子我賣了,錢留給你,你儘快收拾收拾走吧。
  我知道,你心裏藏着很大的疑問,你身體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你父母忽然就跑了?
為什麼我治好了你就要離開……
  看到這裡,我心情激動起來,這些正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我急忙向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