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尊的魔王小夫君:娘子,去哪呢
天尊的魔王小夫君:娘子,去哪呢 連載中

天尊的魔王小夫君:娘子,去哪呢

來源:google 作者:十三風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卿慕 古代言情 穹天

【女扮男裝腹黑天尊+1v1+病嬌謫仙面具魔君】【死對頭+強強+腹黑女主+更腹黑男主+爆笑】凡間/修仙界/魔界/天界女主穹天:天族太子無量天尊的第7個女兒,夫人不想無量天尊再娶,就從出生那一刻起讓穹天假扮男生一扮就是15萬年名字含義:希望穹頂之上,以她為天男主卿慕:穩坐魔界,殺伐果決,還有點戲精魔界與天界長年累月衝突不斷,絕代風華的兩個人就在戰場上相遇了……硝煙四起,戰爭一觸即發——「娘子?」魔君輕啟薄唇「這仗不打了本座娘子在此呢~」穹天哪想得到,她在「凡間」隨緣拐了的歌樓小傻子居然是惡貫滿盈的魔王!四界眾人驚掉下巴…寸步不離型魔王夫君??男女主多馬甲,hin多馬甲( ̄∇ ̄)展開

《天尊的魔王小夫君:娘子,去哪呢》章節試讀:

雖有珠簾擋着,可那男子的倩影已深深刻進了盧鳶兒的心裏。

用倩影來形容男子或許不太合適。可那男人的一顰一笑,那舉手抬足之間的清矜貴氣,世間哪有形容詞配得上他分毫?

「爹。不用比了。我就要他!」盧鳶兒眉毛一豎,指着卿慕的方向。

自小她都看不上她爹。畢竟她母親是皇后的表妹。嫁給她爹之後,她爹才升了大理寺卿這個官職。打小她爹就是順着她的。

可今日卻不行。

盧賓暗自擦汗。

今日三皇子也來了,其實這招親大賞,本就是走個過場。

三皇子能看上盧鳶兒,不嫌棄她囂張跋扈,盧賓早就感恩戴德。還願意給她個正妃的位置,要知道三皇子才高八斗,一表人才。還是皇后的次子,鄰國想要和親的那是大有人在。

盧賓自是知道自己這大理寺卿的職務是怎麼得來的。自己本就是個窮書生,好不容易金榜題名,現在也算是做了乘龍快婿。他們家背後,可沒有什麼勢力,值得三皇子拉攏的。

今日這擺台,本就是弄個熱鬧的場子,好讓三皇子名震京城用的。這種情況下,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還得了?

盧賓只得耐着性子安撫盧鳶兒。

「今日選婿,是皇后大人的意思。鳶兒乖,可不能拆了皇后大人的檯面。反正入了這門,就是來參加比試的。若是那男子徒有其表,那正好將其排除。不用急哈……不用急。」

盧鳶兒一聽,倒也是。

她是什麼身份?皇后親自為她的婚事擺台,可不能輕易的屈尊降貴。

得要那男子拿出點本事,和別人好好比比,才能勉強讓他抱得美人歸不是?

這樣一想,盧鳶兒舒服多了,在躺椅上向後一仰。

「葡萄。」她命令道。

侍女小心翼翼,將剝了皮的葡萄喂進她的嘴裏。下一秒,她就把葡萄吐在了侍女的臉上。

「什麼東西?!這皮你剝乾淨了嗎?!怎麼是苦的!」盧鳶兒憤然站起來。

「啪」一聲便一巴掌打在了侍女臉上。

好像嫌還不夠解氣似的,又叫那侍女跪下,一腳便踩在了侍女的臉上。狠狠地在她鼻子上又蹬了兩腳。

直到侍女的鼻骨都斷裂,整張臉都高高的腫了起來,盧鳶兒才滿意的停下。

一旁的盧賓看着,也不敢多說半句。

女兒變成這樣,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二樓——————

穹天這兒吃得正香呢。

卿慕都微微乍舌,從沒見過這麼能吃的。這都換了三桌菜了,可穹天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穹天好像漸漸意識到了,自己是不是吃太多了。有些不好意思,「我吧,從鳥不拉屎的地方來的。所以沒吃過這些山珍海味。」

卿慕漠然抬眼,天族太子竟稱自己沒吃過山珍海味?

可人設不能崩,卿慕馬上好整以暇。眨着一雙霧蒙蒙的眸子,「卿兒,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吃上這麼一頓飽飯。娘子對卿兒恩重如山,卿兒無以為報,只有……」

【裝吧,要裝一起裝。】←卿慕內心潛台詞。

穹天一聽,這還得了?!

「沒想到,你的身世竟凄慘至此。我們真是……天涯淪落人啊!」穹天真摯得握住卿慕的雙手,「吃吧,多吃點。」

卿慕微挑眉梢,她那冰肌玉膚的手摸起來……倒也不討厭。

可什麼天涯淪落人是不是太過了?出門前不是還說,自己是大款要包養他?

前後能不能一致?

這天族太子看來是真把他當傻子了。

(沒錯,穹天也確實是把他當傻子了。

卿慕的雙手突然從穹天的掌心滑落,整個人掛在這檀木椅背上。

穹天嚇了一跳,「卿兒,怎麼了這是?」

卿慕低着頭,嘴角一抹一瞬即逝的笑意,有氣無力地說道,「許是太高興了些,彷彿一切都像做夢一樣。不知怎的一下使不上力氣了,可還想再嘗兩口這佳肴。娘子……怎麼辦才好?」

這也太傻了吧?!穹天有些無語。可聽着他的聲音,穹天覺得自己像被貓尾巴撓了耳朵。

趕緊打住他,「你想吃什麼?我喂你還不行嗎?」

這聲音多說幾句,只怕清寡如她,都要忍受不住了。這卿兒是什麼天生的狐狸媚子?

可下一秒,說時遲那時快。

卿慕就整個人從椅背上滑落,就快要觸碰到地面的剎那,穹天順勢一把拽過,擁他入懷。

於是,卿慕滿意地靠在穹天懷裡,一口一口吃着穹天餵給他的食物。細嚼慢咽,好不愜意。

同坐二樓的三皇子,在對面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如天仙下凡的穹天身上,半刻移不開眼。

「去告訴母后,娶盧鳶兒此事作罷。」

身邊公公順着三皇子司馬宇的目光看去。這宮裡的公公們,都是何等的人精?

只是一眼,便知司馬宇是何意。

「殿下,可那女子不知是否已有婚配。她身邊的男人……」看起來可不像是沒有關係的樣子,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竟如此親親我我。

三皇子殿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名聲大噪,在子民中留下良好的印象。強搶民女這事兒……怎麼看都不合適。

「本王都不嫌棄她是二手貨,還願意給她正妃的位置。你認為……她還會有什麼怨言?至於那個男人,給點錢打發走了就是。」司馬宇說著,彈了彈身上的蟒袍,站起身來便離開了。

走之前還吩咐公公,夜晚降臨前,他要知道該女子的所有信息。

誰知在三樓的盧賓正好瞥到,這……這三皇子怎麼走了?!

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盧賓趕緊下樓去找三皇子去了。

這邊上的盧鳶兒一看盧賓走了,馬上喜形於色,手舞足蹈的也衝下了樓。

她要去找那個如謫仙的男人!去它的身份禮節!她相信只要那男人一見到她,會同樣一刻也等不了,馬上三叩九拜地求娶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