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連載中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阿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慕兮 現代言情 閻靳寒

沈慕兮被渣父從鄉下接回來,說是要彌補她十八年來所受的委屈,實際上是要逼她替嫁閻展開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章節試讀:

如她所願,閻靳寒把她趕了出去。
沈慕兮蜷縮在牆角,把手腕上的腕錶打開,十指纖飛的快速操作着。
而腦中卻在想着剛才的手感。
沒想到一個癱瘓兩年的人,身材竟然還那麼好,那腹肌比頂級模特還誘人。
很快,腕錶變成小型的智能手機。
剛開機,登上她研發的黑網聊天群里。
她就看到群聊消息框里,一排粘貼複製的話。
「恭祝老大新婚快樂!
迎娶高富帥!
走上人生巔峰!」
草!
沈慕兮忍不住吐出個髒字。
這幫人消息倒是靈通。
她盯着屏幕上的『高富帥』三個字,忍不住眼角抽搐。
帥和富倒是真的,這高嘛…… 如果他能站起來,倒也名副其實。
沈慕兮飛快地打出一行字:「都別騷了,讓你們乾的活都幹了嗎?」
她的消息每個人都設置了特別提醒,一見她出現,不少人都蹦出來笑嘻嘻的報告着進度。
「老大,閻家那邊的資料我都發給你了,除了閻靳寒,剩下的人也都不是簡單貨色。」
「至於您母親的那些畫作,被您後媽販賣的那些都被我們收購了,還有些成了私下的交易品,地址我們還在調查。」
「公司都一切正常,不過你走了以後,晚晴去找你了,她擔心你會被欺負。」
盯着屏幕上的幾行字,沈慕兮忍不住挑了挑眉。
這群人,真是喜歡瞎操心。
她便接收發過來的閻家資料,便回憶十八年前的事。
她母親是畫壇的神級畫家,被家人寵愛着長大的,嫁給沈明川後也過的天真爛漫。
直到趙雅蘭母女倆上門,她便跳樓身亡了。
為了保命,她不得不裝傻。
但也是被試探過的,把她按在池塘里洗澡,讓她吃垃圾桶里的食物,又把她從樓梯上推下去。
要不是後來趙雅蘭一心一意的想把自己女兒培養成豪門太太,嫌她礙眼,把她送往鄉下,她早就被折騰死了。
而母親的作品也隨着她的死亡是成了炙手可得的熱門。
而其中有一幅畫『我的天使』是媽媽為她而畫的,當時一問世就奪得了無數人的矚目。
現在就被藏在閻家。
在估算着閻靳寒洗完澡的時間快到了,沈慕兮趕緊把腕錶恢復原狀,繼續呆呆傻傻的蜷縮在角落。
眼角的餘光看了過去。
「……」 沈慕兮心中怒道,這個變態竟然只圍着一條浴巾就坐在輪椅上。
不過…… 剛才只扒開襯衫的一半,現在**的他身材更是極品了。
「你在哪裡幹什麼?」
頭髮還滴着水的男人,身上的戾氣散了不少,讓他看上去也不那麼有攻擊性了。
沈慕兮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睡覺覺呀!
睡在這裡,蟲蟲就不會咬兮兮了……」 閻靳寒緊鎖眉頭。
睡牆角?
和蟲子什麼關係?
很快,閻靳寒便聯想到了真相,是她的床上被放了什麼蟲子,才讓她覺着待在牆角比較安全嗎?
心底對沈家的厭惡更深了。
他擰眉:「這裡沒有蟲子,不用睡在角落,上……」 目光看到她沾了水又拖地,變得髒兮兮的裙子,骨子裡的潔癖有些發作:「去洗澡!」
沈慕兮站起來,乖巧的可愛:「水水冷,兮兮怕……」 「不去,就把你攆出去,睡狗窩。」
閻靳寒淡淡的看了眼沈慕兮,轉身走向床的另一邊。
即使決定把人留在身邊,閻靳寒也接受不了髒兮兮的人接近他。
人渣!
沈慕兮心中暗罵,恐嚇一個傻子,竟然都不會良心痛!
「不要不要,兮兮不要和狗狗睡!」
做出一副被嚇到的樣子,沈慕兮連忙朝浴室里走。
進去後,她才發現浴缸被閻靳寒調成了冷熱同時流放的模式,還是鎖定的。
這麼惡劣冷硬的人,竟然還會這麼細心?
脫了衣服,她躺在溫熱的池水中,想着剛才關於閻靳寒的資料。
兩年前的閻靳寒是典型的天子驕子,過人的家室,矜貴的模樣,更有讓人忌恨的商業頭腦,是閻家欽定的下任繼承人。
卻因為一場看似意外的人禍,導致半身癱瘓。
原本她想的是在閻家找到『我的天使』後,就找機會離開,期間她並不准備和閻靳寒有牽扯。
畢竟,是個正常男人都不會喜歡一個傻子老婆。
誰知道閻靳寒他不是個正常男人!

沈慕兮將身體浸入溫熱的水中,只在水面露出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來。
好在閻靳寒下半身都沒了知覺,她也不用擔心清白問題。
不過…… 閻靳寒看着那麼變態,不會還有其它花樣要對付她吧?
還是待在浴室里比較安全。
…… 房門外,閻靳寒已經處理完好幾份報告。
時間也逐漸走向了凌晨,而浴室里除了最初有些聲音傳出後,就再也沒了聲響。
這小傻子不會是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了吧?
閻靳寒不禁皺起眉,是不是不應該讓她一個人待在浴室里?
畢竟是個連洗澡水都放不好的傻子。
想着,閻靳寒只得操控着輪椅走向浴室:「小傻……沈慕兮?」
但當他把手放在門把鎖上的時候,卻發現浴室的門沒有鎖,往下微微一擰,門變打開了。
還真是個傻子,對人這麼沒有戒備心。
浴室門被緩緩打開,首先進入眼帘的那雙白到發光的藕臂,以及胸前的飽滿的起伏—— 小傻子沒被淹死。
但之前被忽視的好樣貌,如今在浴室曖昧的燈光下,那本就嬌嫩的臉更是透着幾分的紅暈,漂亮的驚人,想要讓人將她染上不同的色彩。
該死的!
閻靳寒暗自罵道。
他並不是個重欲的人,自從『殘廢』後更不可能會有女人來接近他,沒想到會被個小傻子輕易掀起血氣。
壓下那股衝動後,他才推了推她的胳膊:「沈慕兮,醒醒!」
但是懷中人好像睡的很沉,甚至還拿臉蹭了蹭他的手:「媽媽,兮兮會乖,別打兮兮……」 眸底剛升起被靠近時的厭惡,就被她的呢喃掀起了莫名的情緒。
最後,那雙黑瞳里流動着晦澀不明的情緒。
但…… 依舊冷酷無情的把她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