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連載中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來源:google 作者:花醬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陸梟 霸道總裁 顧挽

自小在鄉下長大的顧挽,剛被接回家就遭人暗算那一晚,她被人打暈送到了瘸子總裁的床展開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章節試讀:

砰!

顧挽剛邁進闊別十幾年的家,後腦勺就挨了一悶棍。
「暈了,暈了,暈了.」 「沒把人打死吧~」 「一棍子打死一個人,我還沒那本事。
二小姐古靈精怪,不打暈沒法送到陸家所以太太這才出此下策。」
「別廢話了,快搬。」
真是終日打雁卻被家雀啄了眼。
在鄉下橫行十五年打遍全村無敵手的顧挽,剛回到家就遭了暗算。
顧挽暈倒前想:「千萬不要讓鄉下那幫無良鄰居知道,否則自己會被笑話好幾年的!」
一陣的天旋地轉,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嘶~」 稍一動彈後腦勺就鑽心的疼。
顧挽捂着腦袋閉着眼暗自琢磨,自己剛回來應該還沒來得及得罪誰呀?
是誰給自己下的黑手呢?
「陸先生醒了嗎?」
門外傳來一聲詢問。
顧挽睜開眼睛,皺着鼻子翻個白眼,扯着嗓子喊:「這是顧家!
只有顧小姐,沒有陸先生。」
「是找我的。」
一道低沉又有磁性帶着剛睡醒的慵懶性感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顧挽呆了呆,機械而又緩慢的轉過頭,這才發現自己床上多了個男人!
「啊!
你是誰?
怎麼進來的?
為什麼在我的床上?」
顧挽慌慌張張的裹着被子站起身來,然後發現自己穿着是婚紗!
「這是什麼?」
她扯着白紗發矇,繼而抓狂一樣開始想要脫下它。
「婚紗,還有這是我的床。」
男人費力又緩慢的坐起來,身上的被子被顧挽扯走了,露出紋絲不亂的黑色真絲睡衣。
伸出骨節分明的大手,半搭着不耐的眸子單手理了一下睡衣領子。
顧挽揉揉惺忪的雙眼,腦子終於更了上來。
她環顧四周這確實不是記憶中的顧家,這兒可比顧家豪華氣派多了,透露出的底蘊也是顧家拍馬也趕不上的。
不說這滿屋子低調的奢華,單說卧室窗外的那個高爾夫球場,顧家就沒有。
再瞧瞧男人,嘖嘖嘖~~~深邃的五官帥的人神共憤,女媧娘娘親自精雕細刻的吧!
就是斜睨她的眼神太過犀利,讓人看一眼就不寒而慄。
周身都瀰漫著強大而陰鬱的氣壓。
他輕啟薄唇,冷漠又狠厲:「李助理,把顧小姐送去後院狼窩先冷靜一下。」
狼窩?
顧挽心中一怔,這麼變態?
「等一下!
我很冷靜。
還有.」 顧挽下意識咽咽口水,糾結的看着身上的婚紗,又看着助理模樣的人給男人推來精良又昂貴的輪椅,想要先弄清發生了什麼事。
一時間不知道先問什麼。
「這婚紗?
.輪椅?
.」 「閉嘴!」
顧挽閉嘴了,她不是有意想要揭人短,但是誰來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麼?
縱使顧挽自詡聰明但是這種一覺醒來穿着婚紗睡在陌生男人床上的事,她實在理解不來呀。
陸梟換好衣服出來發現顧挽還愣在原地,拉扯着那條高價訂回來的婚紗糾結。
他不悅的擰起如劍的眉毛,浪費時間的人他通通不喜歡。
「換衣服,新婚第一天要一起下樓陪奶奶吃飯。」
「先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顧挽委屈的扯着身上白紗,語氣又凶又慫。
不慫不行呀,這男人氣場太大,「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是顧挽在鄉下的座右銘。
她隱約猜到了真相,只是不願意相信。
陸梟不耐煩的揮揮手,李助理立刻簡單扼要的做了解釋說明。
顧家與陸家有婚約,學霸女神頂級名媛的顧家大女兒顧馨兒逃婚,作為妹妹顧挽就頂了上來。
怪不得,自己被那麼匆忙的從鄉下接回來。
顧挽緩緩蹲了下來,捂住隱隱作痛的心口。
她以為爸爸媽媽終於想起了她,要把接回家的。
誰知竟是替天之驕女的姐姐嫁給一個瘸子。
顧挽苦笑,倘若不是她還有利用價值,父母根本不會想起她吧。
顧挽蹲在地上小小的一團,低着頭露出白皙的脖頸。
陸梟冷着一張臉操縱輪椅走了過去,寒冰眼神盯着她的脖頸,涼涼的說:「自己換還是需要幫忙?」
顧挽沒動,她想靜靜。
「夫人,顧家需要陸家的融資」 李助理適時的給陸梟漲了威風。
顧挽臉埋在膝間依舊沒動,那又如何?
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呀!
誰還沒幾個臭錢一樣。
陸梟耐心耗盡了:「李助理還在等什麼?」
平頭路人臉的李助理上前,一個擒拿就把顧挽押了出去。
顧挽躲閃不及又遭了算計,這是來大城市栽的第二個跟頭,嗚嗚她想回鄉下了。
但是現實總是和理想背道而馳。
很快顧挽隔着籠子與一隻膘肥體鍵,毛色黑亮的狼對視。
奶媽,真的有狼!
狼的眼神與他的主人如出一轍的狠戾高貴,微微抬着頭鄙視着面前的人類。
顧挽眼睛瞪着渾圓與它對視,動也不敢動,哪怕腥臭味布滿口鼻,昂貴的婚紗拖在滿是血污的地上,水晶鞋踩在不知什麼東西腐肉邊。
李助理猶怕震懾力不足,往狼的籠子里又扔了一隻活蹦亂跳的小白兔。
小白兔肉嘟嘟的鮮美可人,許是兔生短暫經歷不夠,美好生活又過得太久沒見過狼。
它自己開始往狼的身邊蹦躂~ 蹦躂兩下後,遲疑一下,似乎是意識到來着血脈里的恐怖,繼而瘋狂後退。
狼開始一動不動,須臾一個閃現,直接就咬斷了小白兔的脖子,溫熱的血噴了顧挽一臉。
剛剛還雪白機靈的小兔子一下子成了狼口下的冤魂。
好在她在鄉下見慣了殺豬宰羊,胡亂擦了一把血,瑟瑟發抖又倔強的與狼對視起來。
陸梟在監控那頭一臉高深莫測,眼神晦澀難懂。
狼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挑戰,讓扔掉兔子「嗷嗚」一嗓子,隔着柵欄就往顧挽撲去。
屬於野獸的聲響,震的她心肝都跟着顫起來,還有那籠子被狼撞得哐哐亂響,似乎下一秒就要原地裂開!
「啊!
啊啊啊」 顧挽嚇了一跳連連後退,雖說她反應慢了點,可是逃跑她在行。
一邊大叫一邊飛快往門口跑,奈何門上了鎖。
顧挽對着監控一臉眼淚鼻涕的大喊:「我錯了,錯了.」 她忍!
來日方長~~~ 一直盯着監控的陸梟這才放她出來。
重新回到卧室的顧挽老實不少,至少表面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