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連載中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來源:google 作者:辛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蕊初 秦寒楓

孤女楚蕊初經營古代婚姻,一次女方逃婚引發了一系列的鬧劇,在這場鬧劇中,楚蕊初和地主家的「傻兒子」秦寒楓相知相識,最終發現這不過是一場算計而已,楚蕊初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章節試讀:

「蕊初姐,蕊初姐,快醒醒啊!」昨日從張府回來,楚蕊初難得睡了個好覺,誰成想,一大早,便有人來叫門了。

「阿洋,怎麼了?一大早的。」楚蕊初推開了屋門,卻看到門外是一堆堆的東西,還用紅繩綁着,這是做什麼呢?

「那個,蕊初姐,他們說這是秦家的聘禮!」阿洋說道,他也很是吃驚,不過一日,蕊初姐要成親了?!昨日蕊初姐被叫去衙門,還讓自己守着鋪子來着,據說是那秦家要告她,可今日,這是發生何事了?都怪自己昨日太忙了,忘記問問阿虎在衙門發生什麼了。

「聘禮?!那個,你家夫人呢?」楚蕊初問着正在抬東西的下人。楚蕊初自己也很懵圈,這……這不昨天才告訴乾爹嗎?怎的今日一大早就……自己做紅娘這麼多年,還真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呢,不是說要先認識認識嗎?還是第一次見這麼迅速的呢!

「起來了?真懶,這都日上三竿了。」不等下人回答,聽到楚蕊初的話,那秦氏從門口走了進來,似乎是剛剛在吩咐下人抬東西。

「……是是是,民女可是懶得很呢!」楚蕊初已經懶得和她頂嘴了。

「這些是你們要的聘禮,只多不少,我秦家自然不會少了這些禮節,至於這嫁妝,你是一個孤女,我們秦家自然不會強求了。」秦氏說道。

「你……」

「誰說的!蕊初,你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要答應這門親事!本來就是他們求着你的,如今倒好,就這聘禮一事,這秦家竟然如此對待。」韓婉清走了進來,為楚蕊初撐腰來了。

「張夫人,你怎麼來了?」秦氏認識這韓婉清的,只是這韓婉清一向不和她們這些夫人們交流。而且,這韓婉清似乎不能生育,深受她們的唾棄,這女子不能生育,實屬一件大事。只是不知道這韓婉清如何迷住了這張大人,也不計較此事。

「自然為我家女兒看看這未來夫家準備了什麼聘禮啊!」韓婉清說,然後走到了楚蕊初身邊。

「蕊初啊,從今日起,你啊,就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了,以後啊,這張府就是你的家,若是受了死,就回來啊!」韓婉清說道。

「好,謝謝娘。」

「如此甚好。一切我們已經安排好了,明日你們便成親吧。」秦氏說道。

「明日?會不會有些倉促?!」楚蕊初有些疑惑。

「自然……」

「娘子!」秦氏還沒有說完,便看到自家兒子跑了進來,然後走到了楚蕊初的身邊。

「寒楓,不是不讓你來嗎?」秦氏呵斥道。

「娘,我要來看娘子。娘子,你什麼時候去秦家啊?」秦寒楓搖着楚蕊初的手臂問道。

「……明日,明日就明日吧。」楚蕊初說道,這聲音,哎,完了。

「蕊初,為娘真沒想到啊……」韓婉清貼近了楚蕊初的耳邊輕聲說道。

「好聽?什麼好聽?娘子,是我嗎?」突然,秦寒楓大聲嚷嚷着,

「……那個,你別說話,再說話就不嫁給你了!」楚蕊初趕緊阻止他。

「哦好。」

「既然已經定了,今日我派人將東西帶來。楓兒,我們回去吧。」秦氏說完就去拉秦寒楓,趕緊帶自家兒子回去才是正道。

「我不,我要留在這裡!」秦寒楓躲開了,拽着楚蕊初不放。

「……」秦氏有些尷尬。

「無事,讓他在這待會吧。」不知為何,楚蕊初沒有拒絕。

「好耶!」

「……行吧。」秦氏看了看,沒有好意思拒絕。這韓婉清在這,自己總不能說不放心這小紅娘吧?

「寒楓,那我先走了,你記得等會兒回府。」秦氏說道。

「哦。」

待秦氏離開後,韓婉清也要離開了。

「娘,你為什麼也要走啊?」楚蕊初不理解。

「我來就是怕你受欺負,這秦氏都已經走了,我還留在這裡做什麼?不打擾你們兩人了。對了,阿洋,你今日把鋪子也關了吧,等會兒與我一同去張府。」韓婉清吩咐道。

「啊?為什麼啊?我還要幫助蕊初姐搬東西呢!」阿洋很是疑惑。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走吧。」韓婉清催促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嘛,果然不懂得這情愛之事啊!

「哦。」阿洋不情願地走到了韓婉清的身邊。

「蕊初,我們走了啊。」韓婉清說完拉着阿洋離開了。

「好。」

「娘子,我們要做什麼啊?」兩人走後,秦寒楓不明所以,輕聲問着楚蕊初。

「啊?哦,諾,你看到了嗎?這院子里這麼多東西,你幫我抬進庫房吧。」楚蕊初眨巴着眼睛說道。這免費的苦力,不用白不用啊。

「哦。只是……娘子,這……這也太多了吧?」秦寒楓扭頭看了看,然後拉着楚蕊初問道。

「好像是啊!那我去找人幫忙吧!你先回去吧!」楚蕊初看了看,是有一點多呀。只是……本姑娘就是想讓你抬啊。

「啊?娘子,我抬,我抬……你不要趕我走嘛!」秦寒楓趕緊去搬,生怕楚蕊初趕走他。

「好嘞,我去睡個回籠覺啊,你先慢慢弄啊。」楚蕊初說完進屋了。

「好。」只留下秦寒楓在搬東西。

「話說我這是明日就要成親了嗎?最近幾日都發生了什麼,怎麼這麼快?真想不到,前幾日我還在交罰銀明日就要成親了?等等,罰銀?!不行,這個月我都要成親了,還要交什麼罰銀?!不行,過會兒讓阿洋把罰銀給要回來!」楚蕊初躺在床上沒有睡着,反而自言自語着。

「娘子娘子,我弄完了!」誰知,楚蕊初剛剛入睡,屋外秦寒楓就開始大聲嚷嚷道。

「啊?哎!怎麼這麼快!」楚蕊初無奈地坐了起來。

「娘子!」誰知秦寒楓直接推門進來了。

「?!那個,誰讓你進來的?」楚蕊初看到他瞬間暴怒了。

「啊?哦。」秦寒楓又默默走了出去,還順手關上了門。

「噗……那個,你進來吧。」楚蕊初叫道,她還真沒想到,這秦寒楓這操作呢!

「嘿嘿。娘子,那我們待會兒要做什麼呀?」秦寒楓又小心翼翼推開了門。

「等會兒?嗯……本姑娘帶你去吃好吃的吧?!」楚蕊初問道。這秦寒楓痴傻了,心性大概和阿洋一般了吧?

「好。」果然,不出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