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替身悍妻不好寵
替身悍妻不好寵 連載中

替身悍妻不好寵

來源:google 作者:許墨靈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葉世謙 許墨靈 霸道總裁

雙胞胎姐姐被渣男渣女聯合騙走公司,心灰意冷之下又被繼父賣身嫁入豪門傳宗接代傳聞豪門丈夫葉氏集團總裁葉世謙,高冷無情,不近女色,對新婚妻子冷漠無感失蹤五天後,雙胞胎妹妹以姐姐的身份回歸,懟天懟地,報復渣男虐死綠茶,卻以囂張霸氣拽的性格收服一向高冷霸氣的總裁老公!有我豪門拽妻在,葉少豈再放肆!展開

《替身悍妻不好寵》章節試讀:

真是可笑!
堂堂葉氏集團總裁,富可敵國、年輕有為更兼相貌英俊身材高大,不知多少美女願意貼上來求歡的葉世謙,竟然被一個沒用的女人嫌棄。
要不是老太太裝病要挾,一定要他娶這個女人過門,葉世謙打死也不會讓這種只會討好哀求,可憐巴巴,又極其無趣的女人,做葉氏別墅的女主人。
眼前的程墨辰,莫名其妙的消失五天之後,突然像渾身長滿了刺兒似的,當著傭人面他難堪!
葉世謙沒有從她那裡得到想要的答案,卻被三番兩次的奚落,臉上的寒意越發凝重。
「程墨辰!」葉世謙的聲音,如同冰山一般傾軋下來,他絕不容許一個自己曾經無視的女人,反過來無視自己!
程墨辰徑自走着,甚至沒回頭看葉世謙一眼,乾脆裝做沒聽見!
她從侍立兩旁的傭人中穿過時,不耐煩地問了一句,「喂,你們家到底有沒有午飯?」
這種情況下,哪個傭人敢答她的話!
程墨辰看大家一副人人自危的樣子,便自知這頓午飯是指望不上他們了。
眼看着沒用熱乎乎的飯菜吃,她輕輕嘆口氣,掏出手機點外賣,一邊徑自走上樓梯。
程立說得對,姐姐程墨辰在葉世謙這個混蛋面前,真的沒有一點尊嚴。
這個男人,對程墨辰原來竟是這樣的冷漠!男主人都如此藐視女主人,看來程墨辰在這裡的日子,可能比程立說的還要艱辛難堪。
樓梯上的許墨靈眸中閃過一抹恨意,頓住身形,她不覺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這張和雙胞胎姐姐程墨辰幾乎一模一樣的臉,讓她輕易混淆過關,讓這裡所有人都以為她就是程墨辰。
不管是把姐姐賣給葉氏當做生育機器的繼父程勝,還是欺騙了姐姐所有感情、讓她心如死灰的那兩個人渣,抑或對姐姐冷漠以待的葉家,這次是我許墨靈來了,你們都給我等着看好戲吧!
姐姐,你被騙走的東西,我許墨靈會讓他們加倍還回來!欺負你的人,我也要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許墨靈眸光流轉,唇邊掛起一絲冷意,緩步向二樓走去。
「什麼,沒有地址?」許墨靈打開姐姐的手機,發現連外賣APP都沒有。
站在樓梯上,許墨靈有些氣餒,肚子餓的咕咕直叫,就算現在立刻下載外賣APP,等送過來她也該餓死了。
樓下所有人還在注視着自己,許墨靈暗罵一聲。不過她從來不虧待自己,為了填飽肚子,只好扭身下樓。
許墨靈旁若無人般走進廚房,在冰箱里翻了兩個雞蛋,一把生菜,幾片火腿和沙拉出來。
一陣倒騰之後,做出了一個超級大的漢堡,許墨靈一路大口吞吃,手上還拎着一瓶冰可樂,自顧自走向樓梯。
「這個時候,不應該是太太趕着下廚,竭力挽留你吃飯嗎?」站在葉世謙身側的總裁助理緒倍成,百思不得其解,撓頭嘟囔起來,「葉少,太太這是撞鬼了?」
葉世謙懶得理他,重新坐回沙發上,面無表情的打開筆記本,隱去眼底的一抹異樣。
程墨辰和往常實在不同,以至於葉世謙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忽視這個女人的存在。
她上樓的背影,和以前並沒有什麼不同,可剛才言行姿態,卻又讓人覺得完全像變了個人。
這種感覺很奇怪,葉世謙第一次覺得,這個容貌漂亮的女人,身上涌動着一種可以吸引他的氣質。
在房間里吃飽了肚子,許墨靈在床上睡了一小會兒,就被外面吸塵器的聲音吵醒。
她慵懶地從姐姐的衣櫃中,撿了件中規中矩的長裙當睡衣,打開房門。
走廊中,三個傭人正在打掃衛生,一個年輕的頗有姿色的女傭正在她的門口吸地,看到許墨靈的房門打開, 女傭連頭都不抬。
「請把吸塵器關了,我討厭這個聲音,以後請使用掃把打掃。」許墨靈淡淡的吩咐道。
「這點聲音又怎麼妨礙你?成天拉着臉給我們看,自己又不幹活還凈挑刺,真把自己當成太太了?脾氣這麼大有本事沖葉少發去!」 女傭瞥了她一眼,不滿地抱怨道,不過手裡依舊將吸塵器來回推着。
年輕女傭是不怕這個所謂的女主人的,以前即便給她幾句不好聽的話,她也就是無奈的笑笑躲開。
「算了算了……她今天像瘋了一樣,你別理她好啦!」另外兩位女傭你一言我一語的勸年輕女傭,很明顯,她們壓根就沒有把程墨辰當做葉太太。
踩低就高,欺軟怕硬是人的本性,所以一個性格軟弱的人,一定會被人欺負,無論你多麼善良都沒用!
這一點,許墨靈非常清楚。
許墨靈唇邊掛起一絲冷意,姐姐程墨辰就是因為性子太好,才會被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們欺負的!
好的很!你們這個幾個不長眼的傢伙,如今落在我許墨靈的的手裡,就自認倒霉吧!
許墨靈捋了捋長發,上前一腳將吸塵器的吸頭踩住,眸中兩道寒光射在年輕女傭的臉上。
年輕女傭「嘖」了一聲,不長眼的去拍許墨靈的腿,毫不客氣的說,「你幹嘛呀?自己不幹活,還嫌別人吵,真是的!」
許墨靈伸出竹節般的手指,重重戳在年輕女傭的肩膀上,語氣冷硬,不容反駁,「你給我記住,我的脾氣隨人而定,你是什麼貨色,我就有什麼臉色!」
說罷,許墨靈猛地將吸塵的管子扭下來,照着女傭的嘴巴狠狠的吸了上去,順手將她推到牆上,高高抬起一條腿壓住她的肩膀。
女傭驚恐掙扎,卻被許墨靈一個耳光甩去,打得瞪大了眼睛。
許墨靈一雙美麗的眸子變得猙獰起來,眼神如刀般刺過去,聲線冰冷如刀,「敢這樣跟我說話,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唔唔……」女傭嚇得搖頭,雙手拚命亂抓,試圖扯開嘴巴上的吸塵管。
旁邊的兩個女傭見狀大驚,忙撲過來,想從背後扯開許墨靈,卻被她左右開弓踹飛出去。
許墨靈將吸管從年輕女傭的嘴巴上拔下來,抬手扼住女傭的脖子,精緻完美的面容上帶着一股凌厲的狠勁兒,不容任何人侵犯,冷冷問道,「我說,不準用吸塵器幹活,請你以後用掃把一點一點清掃乾淨,收到嗎?」
年輕的女傭被直接打蒙,一時間沒有適應如此程墨辰如此強硬的態度,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竟不知回答。
「啪」又一個響亮的耳光過後,許墨靈高聲喝道,「同樣的話,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
「是!是是!收到……」年輕女傭捂着臉,驚恐萬分的應道。
「啪」許墨靈第三個耳光打過去。
年輕女傭直接被扇蒙了幾秒鐘,兩隻臉頰登時漲起了層層疊疊的指頭印子,驚恐萬分的看着她。
許墨靈刀子般的目光扎在女傭的臉上,唇角微挑戲謔般陰笑道,「親,你是在回答我的問題嗎?嘖嘖,你不會到現在都不知道我是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