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提瓦特之劍
提瓦特之劍 連載中

提瓦特之劍

來源:google 作者:葉無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葉無用 遊戲動漫 蘇恆

【無系統】【無神之眼】【主角金手指參考DNF里的鬼泣】【目前以掌控鬼神:泥塵之歸終,雷電之巴爾,海祇之奧羅巴斯,龍捲之迭卡拉比安】蘇恆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穿越的一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愚人眾第三席『博士』的魔神殘渣實驗體怎麼辦?蘇恆:莫慌!歸終救我!展開

《提瓦特之劍》章節試讀:

「哦?你該不會是去阻止我的吧!」

迭卡拉庇安側頭看着他。

「怎麼會,你那殘骸就算你不拿走我也會想辦法封印的,不然會滋生邪祟的。」

溫迪一口將杯中酒飲盡。

「酒保!再來一大杯!加冰!」

「好嘞~」

「也是,再拉胯的魔神死後遺留的怨念也比凡人強。就算是神之眼的擁有者也不能長時間接觸祟神。」

迭卡拉庇安舉起杯子。

「敬那些為自由的抗爭與怒吼。」

「哈哈哈,想不到當年的暴君也能如此洒脫。」

溫迪舉起酒杯高喊「蒙德的兄弟們!敬那些為了自由而犧牲的先輩!」

「敬自由!」

羽球節本就是為了慶祝戰勝迭卡拉庇安而成立的節日,因此酒館中的人紛紛舉杯回應溫迪的話。

「哈哈,暴君?如果我是暴君的話,我的殘骸就不會心甘情願的被你鎮壓在舊蒙德遺址里了。」

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我只是沒法理解凡人的思維罷了。溫暖的住所,足以果腹的食物,安全的庇護。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與信徒相處的方式。」

「誰知道那些刁民居然會為了區區自由而造我的反吶!要知道,2600年前魔神戰爭正好是白熱化時期,那時候我要是撤掉風牆,鬼知道會招來什麼強敵!」

「唉,別說了,喝酒!」

「哈哈哈,去他丫的自由!自由哪有小命重要!」

「酒保!上酒!」

蒙德的神與蒙德的人都喜歡喝酒。

哪怕是最難喝的黑啤,兩位曾經的死敵也能喝個痛快。

「喲喲喲,這就不行了?」

酒過三巡,俏臉通紅的蘇恆左手勾搭在溫迪的肩膀上。

「哈哈哈~這個溫迪就是遜啦~嗝~」

「唔,在…再來一杯~嗝~」

溫迪搖晃着腦袋舉杯的手有些發抖。

「不…不喝了!結…結賬吧!」

蘇恆的舌頭也有些打結。

「嗝~我…我說我請客,又沒說我付錢…哈哈哈~嗝~」

「卧槽!你妹的!」

這話一出,蘇恆的酒立刻醒了一大半。

碰!

蘇恆持杯的手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格老子的,玩我是吧!你堂堂風神難道會沒有摩拉?」

「嗝~這不是有沒有摩拉的問題~嗝~」

溫迪豎起一根手指來回擺動着。

「你還是前蒙德的暴君呢?難道連喝幾十加侖黑啤的錢都拿不出來?嗝~」

「看吧,我就知道這事沒這麼簡單。想占溫迪便宜,做夢呢!」

蘇恆單手扶着額頭。

「迭卡拉庇安你別給老子裝死啊!酒是你喝的!你不會指望我一個在逃通緝犯給你們付酒錢吧!你給我老實交代,當年被推翻時有沒有偷偷藏棺材本!」

「咳咳咳~我怎麼可能會有摩拉!我那個時代,摩拉還不是主流貨幣呢!在我統治的蒙德都是用風之印交易的!」

「咳咳~」

不知何時,酒保帶着兩名光頭壯漢來到兩人面前。

「二位!現在已經是酒館打烊的時間了!這個酒錢是不是應該結一下了?」

酒館笑眯眯的說到。

「哦,酒錢啊,在這呢。」

蘇恆深吸一口氣,掏出破布袋子將裏面的摩拉全部倒出來。

「數數,我就喝了一加侖,300摩拉一個子都沒少。」

「那這位呢?」

酒保笑眯眯的指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溫迪說道。

「我想你們誤會了,我不認識他。」

蘇恆面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嘖嘖嘖,剛才你們不還在勾肩搭背嗎?一個說自己是風神巴巴托斯,一個大喊自己是迭卡拉庇安。知道迭卡拉庇安是誰嗎?異鄉人!」

「啊這……」

蘇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要是在至冬國,嘿嘿,老子在至冬國買東西,從來都是0元購的!

但現在是在蒙德,而且巴巴托斯還在旁邊趴着,真要強殺出城,等待自己的絕對是風神的報復。估計以後都進不了蒙德城了。

風神再怎麼拉胯也不會看着自己的子民在自己眼前被人0元購吧?

「那啥,能不能等他醒了再算?我把刀抵押給你。」

蘇恆將腰間的長刀啪嗒一下砸在桌子上。

這一舉動頓時嚇了酒保和兩個光頭壯漢一跳。

「我看看。」

酒保一下抽出了斬馬刀。

「品相還不錯,多少值1萬摩拉。可以,刀和那300摩拉壓我這,你們喝了30加侖的黑啤酒,一共9000摩拉。如果想要贖回這把刀,你得給我10000摩拉。」

「一萬摩拉!你怎麼不去搶!」

「嗯?怎麼?不樂意?不樂意你倒是掏錢啊!算上之前的300摩拉,再給個8700就行了!」

說著,酒保攤出右手做了個討錢的姿勢。

「……」

蘇恆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

「迭卡拉庇安!你在風龍廢墟里最好藏了有寶物!不然老子跟你沒完!」

蘇恆在意識海中大喊道。

刀肯定是不能丟的,丟了拿木棍跟人戰鬥嗎?要知道蘇恆可還在被愚人眾通緝,鬼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找上門來。

「溫迪!這可是你逼我的!你可別怨我啊!」

蘇恆睜開眼睛撇了一眼溫迪,接着道「錢,我只有那300,但是刀我也想要,你說有沒有法子讓我既不用給酒錢又能把刀拿回來?」

「怎麼?不願意?哈哈,喝了我的酒還不願意掏錢?小子你混哪的?知道這是誰開的酒館嗎?」

「我叫阿恆,你不喜歡叫的話可以叫我神官,沒關係我承受的起。」

「噢~原來是小癟三。」

酒保上下打量着蘇恆。

「怎麼?想打架?你覺得你自己很能打嗎?你能打有個屁用啊!出來混最重要的不是能打,是要有勢力,要有背景!」

「不,我的意思是,能洗碗還債嗎?我的這位朋友能同時洗5個碟子!用不了一個月就能把今天的酒錢給結清。」

…………

「感謝你給我找了份工作,我tm屑屑你啊!」

獵鹿人餐館後廚,溫迪一臉生無可戀的仰着頭看着天花板。

「不客氣,是我應該謝謝你。」

蘇恆也在這刷碗。

「洗100碗等於1摩拉,只要我們洗9萬個碗就能把債還清了!我看看,現在已經洗了376個碗了呢!加油!還差89624個碗就能把錢還清了!」

巴爾虛影漂浮在蘇恆背後說話有些陰陽怪氣。

「迭卡拉庇安!我決定了!我要削減你9成的貢品額度!你去給爺吃土去吧!」

「別啊!我這不是也在幫你洗嗎!」

迭卡拉庇安浸泡在木桶中掀起微風攪動桶里的水,而有着海祇大神之稱的白蛇奧羅巴斯則化身水龍頭不停的往木桶里吐水。

「加油,又洗了30個!還剩89594個!」

巴爾在一旁幸災樂禍道。

一旁的溫迪面帶笑容的注視着他們。

「真好啊……」

《提瓦特之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