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同學,加個好友吧
同學,加個好友吧 連載中

同學,加個好友吧

來源:google 作者:Kiosk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熊峰 現代言情 郁冉

一句話簡介:這是一個看似女追男,其實男追女的雙箭頭故事郁冉這輩子做的最大膽的事情,大約就是先後兩次對男神方清舟說出那句——「同學,加個好友吧?」,但就算在給她一萬次機會,她也不後悔那天的決定我確實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和你搭訕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出格的事,但因為是你,所以我從不缺少靠近你的勇氣方清舟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大約是高中的時候為了所謂的「驚喜」,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郁冉自己是誰但沒關係,兜兜轉轉,他還是找到了他的玫瑰花我就是這樣冷漠、自私、自以為是,但是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學着溫柔地對待你,學着熱愛你熱愛的世界從小帥到大外表溫柔內里冷漠毒舌學神男x考展開

《同學,加個好友吧》章節試讀:

  話音剛落,郁冉就懊惱地咬住了下唇。

  我特么在說什麼呢?!

  什麼叫下次再來?

  不會有下次了,我回去就弔死在宿舍的電風扇上。

  嗚嗚,沒臉見人了。

  正要起身,她突然聽到男神溫潤的聲音從左邊傳來,「好啊。」

  這兩天男神的聲音在郁冉的腦海中無限次回放,她不可能聽錯。

  郁冉動作一頓,猛地扭頭,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男神。

  「你你你……同意了?」

  男神溫柔地笑着點頭。

  坐在男神對面的人逗郁冉,故意學着郁冉結巴的樣子,「對對對……他同意了。」

  男神用略帶譴責的眼神看了對面的男生一眼,「別這樣。」

  郁冉哪裡有空搭理那個搞怪的男生,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哇啊啊啊小哥哥真的好溫柔啊!真實心動!

  「微信?」男神拿着手機,詢問的眼神透過金絲邊框眼鏡,落在郁冉獃滯的臉上。

  郁冉和男神對視了三秒,終於反應過來。

  她手忙腳亂地掏出手機,不過大腦脫口而出道:「qq和微博呢?」

  「哦呦,小姑娘很貪心啊?」男神的朋友戲謔地笑道。

  郁冉心中懊惱地扇了自己兩巴掌,讓你嘴快!

  剛想補救。

  卻見男神溫柔地笑笑,打開微信二維碼界面,「我日常只用微信。」

  「怎麼樣?」小麥見那兩人走了,郁冉還獃獃的坐在原地,維持着一個捧手機的姿勢動也不動。

  她剛才離得遠,沒有看得清。

  見郁冉聽了自己的問句突然低下頭,也不說話。

  小麥心中嘆了口氣——唉,第一次搭訕失敗也很正常啦,何況人家院草誒,哪是那麼好勾搭的?

  心中這麼想,話卻不能這麼說,不然就太打擊人了。

  她拍着郁冉的背安慰道:「沒關係,等等我讓羅睺去幫你要,他作為交際花,一個微信總歸要的來的。」

  話音未落,小麥就感覺到手下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小麥心中咯噔一下,這該不是刺激太大哭了吧?

  卻聽一陣像是杠鈴般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哈!勞資走上人生巔峰了!啦啦啦啦!」郁冉抱起手機親了一口,然後跳起來抱住小麥,趁其不備大大地親了一口。

  正準備再在左邊臉頰上補個對稱時,她被反應過來的當事人一把推開。

  「嘶。」小麥擦了擦臉上的口水,嫌棄道:「你走開,勞資是有男朋友的人,不搞姬。」

  雖然被小麥言辭拒絕了,但絲毫沒有影響到郁冉的好心情,她捧着手機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己位置上,繼續吃飯。

  哇,食堂大師傅今天這個炸雞排炸的真好吃,外酥里嫩的,怎麼剛才沒發現呢。

  見郁冉這個反應,小麥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雖然後槽牙有點癢,但見郁冉笑的春花爛漫,小麥長舒一口氣。

  行吧,笑總比哭強,看在她第一次搭訕就成功了的份上,就原諒她了。

  小麥一撩頭髮,覺得自己可真是善良又大方呢。

  她坐到郁冉邊上,一邊和羅睺彙報這個好消息,一邊問:「下午什麼打算?」

  郁冉嘴裏哼着婚禮進行曲:「自習啊。」

  小麥震驚:「啥?你加到微信了,不應該好好聊天嗎?」

  郁冉歪頭,一臉莫名地看着小麥:「聊天和自習衝突嗎?」

  小麥差點給這個一本正經的姑娘跪了,她「你」了半天,噎了半天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對上郁冉閃着疑惑光芒的眼睛,她無力地擺擺手,「服了你了,你快滾去自習吧,晚上回宿舍再說。」

  於是,郁冉就真的歡快的和小麥告別,飛奔向圖書館。

  加上男神的微信,學習都充滿了動力呢!

  雖說想着要自習,但是面對美色的誘惑,誰又能好好看的進書呢。

  反正郁冉不能。

  她盯着那行【我通過了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看了半小時。

  手指猶豫的在手機鍵盤上懸空,晃悠了半天也找不準應該打下那個字母。

  一般是不是應該先說「嗨?」

  呸,2019年了,誰見面還說嗨啊,又不是1999年。

  要不先自我介紹一下?要號碼的時候都忘記告訴男神我的名字了。

  那怎麼介紹呢,郁冉摸了摸下巴。

  【大芋頭:你好,我叫郁冉,是中午在食堂問你要號碼的那個。】

  額,是不是太正式了,不行,刪掉。

  【大芋頭:同學~我叫郁冉,你可以叫我大芋頭,你叫啥呀?】

  啊呸,怎麼一股東北大碴子味兒,太粗獷了,不行,刪掉。

  【大芋頭:同學~我叫郁冉,你叫什麼?我給你備註一下。】

  ……說不上哪裡不對,但就是感覺不對,刪掉。

  編輯的內容來來回回刪了二十幾次,郁冉終於還是沒有將消息發出去,她將手機反扣在桌上,往前一撲。

  聊天什麼的,真的好難啊。

  郁冉趴在手背上,長嘆一聲。

  氣嘆到一半,忽然聽到邊上的椅子被人挪動,郁冉抬眸。

  然後她就被氣嗆着了。

  對着男神友好的微笑,她……一個嗝打了過去。

  「……」一瞬間,尷尬差點讓郁冉窒息。

  不過打嗝,並不會因為她窒息或者是智熄停止。

  郁冉連忙抬手捂住嘴,但是止不住打嗝的聲音從指縫間流露出來。

  一隻手捏着鼻子,郁冉將臉轉向另一邊,另一隻手無聲的捶桌。

  阿西吧!

  為什麼每次出醜的時候,男神都在啊?這是什麼水逆人品啊?

  這邊郁冉兀自懊惱着,突然感覺手臂被人推了一下。

  她扭頭,「嗯?嗝……」

  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嗝打的驚天動地。

  郁冉連忙雙手蓋在嘴上,臉蹭的紅到了脖子。

  男神似乎也被逗笑了,雙眼溫柔地眯成了好看的弧線,他將手裡的礦泉水放到郁冉面前,同時在瓶子下面壓了張紙條——【喝口水吧,會好一點。】

  郁冉尷尬地拿起筆在紙上飛快地回兩個字——【謝謝。】

  也不敢看男神的表情,她拿起礦泉水,緊抿着嘴唇,擰瓶蓋。

  不知道是哪位戀愛達人說的,平時能扛着煤氣罐上五樓不費勁的姑娘,一旦在喜歡的人面前,連礦泉水瓶蓋都擰不動。

  郁冉手都擰紅了,也沒能把瓶蓋擰開。

  一時間又氣又急,又沒有辦法。

  要不找男神幫忙開一下?郁冉偷偷瞥了一眼男神。

  卻見男神已經帶上耳機,在認真看托福的書了。

  鼓了鼓氣,郁冉還是沒敢打擾男神看書。

  想啥呢你,人家給你瓶水已經對你很好了,還想讓人家幫你開瓶蓋?

  郁冉你變矯情了!

  默默唾棄了一下自己,郁冉還是決定靠自己吧。

  她猛吸一口氣憋住,雙腿夾住瓶子,兩手一起用力。

  「啪嗒……」

  水瓶被夾扁了。

  喔,日!

  褲子被潑**,因為大腿肉多固定瓶子方便,所以潑的位置還比較尷尬。

  郁冉看看瓶子,再看看褲子。

  突然發現——自己不打嗝了。

  「哈哈哈!真有你的!」小麥坐在床上,聽着郁冉的敘述,笑得前仰後合。

  「然後呢?你就捂了一個下午?」

  「不然呢?」郁冉臉蒙在臂彎里,生無可戀,「頂着疑似尿濕的褲子回宿舍嗎?」

  「那你男神呢?」小麥趴在欄杆上,探頭看着郁猝的郁冉,「就沒啥反應?」

  「他認真看書呢,根本不知道。」郁冉聲音悶悶的。

  其實她隱約感覺到男神似乎瞥了自己一眼,但是她抬頭看過去的時候,又好像並沒有,男神還是很認真的在刷題的樣子。

  郁冉就只當他是不知道了,不然就是為了避免自己尷尬裝作不知道。

  「那你後來沒有約着男神一起去吃飯?怎麼回來吃泡麵了?」

  小麥從床上扒拉出一根火腿腸,砸到郁冉頭上。「喏,贊助你根泡麵伴侶。」

  郁冉有氣無力地抬手摸了摸頭。

  放在以往,被人砸了頭,郁冉肯定是要跳起來抗議的,不過她今天沒這個心情。

  「出了這麼多醜,哪裡還有臉呢?」郁冉抓着自己的頭髮絲,吹了吹劉海,「你說我要不要去剃個度,從此青燈古佛,常伴一生算了。」

  小麥見郁冉這幅生無可戀的樣子,輕嗤了一聲,「哪有這麼嚴重。」

  郁冉蹭地坐了起來,悲憤地雙手拍桌:「就有這麼嚴重!這是我男神啊!他連我名字都不知道,就先留下了個毛毛躁躁,濕到內褲都雲淡風輕的形象!我哪裡還有臉去勾搭他呢?」

  「噗?發生了啥?」曉瑩一回來就聽到郁冉那個「濕到內褲」,頓時震驚了,「你小小年紀就尿不盡啊?」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頭都要笑掉了。」小麥笑得直捶床。

  郁冉先是一個愣怔,等曉瑩放下手裡東西,來關心她這個「尿不盡」的舍友時,她才反應過來,趁曉瑩沒有防備,她一個猛虎撲食,摁住曉瑩就是一頓撓痒痒。

  「你才尿不盡!你全家尿不盡!」

  等到郁冉在小麥的添油加醋下,把事件經過又重複了一遍後,最後一個舍友詩詩也回來了。

  郁冉不想再聽一遍自己的出醜經歷,真是越聽約糗。

  於是,在另外兩個舍友給詩詩科普的時間裏,郁冉簡單地洗漱了一下,爬上了床。

  打擊過大,無心讀書。

  「我現在就想一閉眼,一睜眼,發現一切都是夢。」面對三個舍友嘰嘰喳喳的聲音,郁冉在胸前畫了個十字,就像期末求過一樣,虔誠祈禱。

  「這有什麼不好?」作為宿舍里年紀最大,也是戀愛經驗最豐富的詩詩聽完故事後,十分犀利地指出關鍵點,「留個印象,甭管好壞,總歸比當路人強吧?」

  郁冉嘴角抽了抽,並沒有感覺被安慰道。

  詩詩和郁冉是鄰床,見郁冉對自己的話不以為然,她直接爬到自己床上,隔着床欄撓了撓郁冉的腳底板。

  「別難過了,趕緊趁熱打鐵,約你男神一起去圖書館啊。」戀愛專家詩詩積極地出謀劃策,「綁定一學期,我還不相信哪個男生拿不下來呢。」

  見郁冉還是鹹魚狀攤着,她「嘖」了一聲,給床底下的曉瑩使了個眼色。

  曉瑩會意,比了個「ok」的手勢。

  郁冉還在考慮下次見到男神是遠遠走開,還是假裝沒事人一樣打個招呼,突然感覺身上一重,詩詩整個人趴在了她的身上。

  並且趁着她還沒反應過來,一把奪過了她的手機。

  郁冉反應過來,掙扎着要搶回手機,詩詩卻把手機遞給床下等着的曉瑩,然後手腳並用壓住了郁冉的四肢,不讓她掙扎。

  「你們要幹啥?!」郁冉瞠目,她意識到兩個舍友要幹嘛,立馬奮力掙扎,臉因為用力漲得通紅,但就像鹹魚臨死的撲騰,連個浪花都掀不起來。

  要是她還是高中時候160斤的樣子,詩詩這剛過百的體重,她輕輕一掀就能起來。但她現在只有九十幾斤,還不如詩詩重,此時自然被治的服服帖帖。

  眼看着手機脫離了視線,郁冉認命的不再撲騰,她喘着粗氣:「你說,你們當時非拉着我去健身房,是不是早就料到了這一天!」

  詩詩見郁冉這麼配合,也忍不住演了起來,她挑起郁冉小巧的下巴,「來,讓大爺最後再憐惜憐惜你這朵嬌花,過兩天說不定就種到人家的花圃里了。」

  「額……」曉瑩的聲音從床下傳來打斷了兩人的即興小劇場,「有個問題啊。」

  小麥在郁冉對面床嗑着瓜子看着大戲,見被打斷,她立馬衝著曉瑩喊道:「密碼112233。」

  「我知道,我不是說這個啦。」曉瑩尷尬地撓撓臉。

  「芋頭好像被拉黑了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