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同桌的她又臉紅了
同桌的她又臉紅了 連載中

同桌的她又臉紅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夏至泡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寒聲 溫可卿 現代言情

【溫柔敏感病美人×老謀深算腹黑男】文案一:在溫可卿眼中,厲寒聲是火,少年獨有的恣意張揚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有人告訴她:「或許,你對他的所有認知,都是他刻意想展現給你的」溫可卿不以為然那時單純的她並不知道,那人還真說對了厲寒聲早就放了條長線,而他在溫可卿面前走的每一步路,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引她上鉤的誘餌我們能相愛,從來不是機緣巧合和天意,而是我日日夜夜的精心算計,我蓄謀已久的一場豪賭文案二:她親手造成了自己的家庭變故原本陽光優秀的少女也會深陷自責自卑泥潭,自認為再也配不上別人熾熱灼烈的愛「像我這樣破碎的人,他需要一片片撿起來愛,着實是辛苦」可是——有人揪着你的罪過依依不饒,但總會有人不在乎你的一切,跨過山河來保護你漫漫長夜終會迎來天明,他定會拉你上岸,撿起七零八落的你展開

《同桌的她又臉紅了》章節試讀:

等所有的課本分發完後,學校開始了正常上課。

班主任叫趙家祥,四十齣頭的中年男人,教數學。

他一直很喜愛溫可卿,也知道她學習努力認真。然而時隔一年,還是不免擔心她跟不上進度。

可第一天的數學晚自習,她把一個讓全班都愁眉不展的問題輕鬆解決後,趙家祥才發現自己是多慮了。

不止是她,班上不少人都朝溫可卿投去了詫異的眼神。

一年過去,她還是當初那個學霸啊。

厲寒聲把手裡的筆輕鬆轉成圈,眼眸含笑,「你這學習是一點沒落下啊?」

「在家的時候,爸爸媽媽就給我請了家教。」

「不在學校還能學進去啊?」

「學得進去呀,反正閑着也是閑着嘛,爸爸媽媽花錢找人為我補課,我總不能辜負了他們呀。」

溫可卿眯着眼笑,雙頰處出現兩個可愛的梨渦,她的聲音又軟又甜,別提說起話來有多勾人了。

厲寒聲突然想捏捏她的看起來就軟乎乎的臉蛋。

窗外皎潔的月光傾瀉而下,照亮整個校園。

窗內少年放下筆,不自覺攥緊指尖,像誇小朋友一樣誇讚道:「那你還真是乖啊。」

「啊?」溫可卿本不明白他是指什麼,想問清楚,可一轉頭迷茫地對上那雙黑漆漆的眸子後,又跟想到什麼似的,只笑笑否認道,「哪有。」

厲寒聲不假思索道:「有,哪都有。」

長得這麼乖,性格乖,笑起來更乖,他這同桌,真是哪哪都遭人疼惜。

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太正經的語氣、說出來的誇讚都讓她臉皮開始發燙。

溫可卿心臟重重跳了幾下,紅着臉埋下頭,不好意思再搭腔了。

而厲寒聲看着她漸漸染上紅彩的耳垂,笑意更深。

第二日午飯時間。

溫可卿坐在位置上沒動,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又從書包里拿出保溫杯和保溫盒。

毫不例外,保溫杯里又是中藥。

她注意到一旁的厲寒聲,他翹着二郎腿靠着牆,姿勢隨意又懶散,完全沒有要起身的打算。

溫可卿一邊擰瓶蓋一邊問:「你不去吃飯嗎?」

厲寒聲:「現在樓道擠,等他們走了我再走。」

溫可卿點點頭,「哦」了聲。

她用力,幾次沒把瓶蓋打開,不禁回想起早上,好像是爸爸把東西放進她書包的,他擰得太緊了。

厲寒聲突然把手伸到她面前,「給我。」

溫可卿茫然,獃獃的沒反應過來。

厲寒聲一把奪過她手裡的保溫杯,輕鬆擰開瓶蓋後遞還給她,拖腔帶調地說:「我好助人為樂,不用謝。」

他這邀功的行為把溫可卿逗笑了,不過很快她又笑不出來了,一低頭喝葯,又苦又澀的味道讓她一張小臉皺成倭瓜。

她一鼓作氣喝光後,不停咽着口水想要緩解口中的味道。

厲寒聲一直沒走,等的就是現在。

他從口袋裡摸出一顆糖,扒開糖衣,趁她沒注意塞進了她嘴裏。

甜味很快取代了滿嘴的苦。

溫可卿訥訥地轉頭,便見厲寒聲得意地問:「怎麼樣?好受多了吧?」

想起他指腹划過她下唇時的觸感,溫可卿臉突然爆紅,小聲抗議:「你別這樣。」

厲寒聲摩挲着指尖,那裡還殘留她唇瓣的溫度。

他微微彎眼,明知故問道:「哪樣啊?」

那直勾勾的樣子,撩人於無形之中。

溫可卿只覺得臉上更熱了,飛快地說了句:「你不能喂我糖。」

「怎麼了?」厲寒聲挑眉,「怕你苦着還成我的錯了。」

「當然是你的錯。」溫可卿捧着保溫杯,半晌才極有負罪感地道,「你都有女朋友了,你這樣,不好。」

昨天他誇她乖的時候她就想這麼說了,最後到底是忍住了。

可現在他居然親手喂她糖,這種橋段也太曖昧了。

他怎麼能這麼做?

一點不在乎他女朋友的感受嗎?

「誰和你說的?」厲寒聲本以為她是害羞,沒想到她腦瓜子里裝的這事,一時間聲音揚高了些。

溫可卿當然不會出賣蘇禾,只堅定道:「反正你以後別這樣了。」

聽蘇禾說,他女朋友是隔壁職高的校花,漂亮得不像話,她叫周露,喜歡厲寒聲好久了,前些日子剛在一起。

蘇禾還說,厲寒聲這一身傷,就是為了保護她才有的。

而蘇禾昨天聽到她還替他貼創可貼後,恨鐵不成鋼地讓她以後一定要和厲寒聲保持距離,免得出了什麼風言風語對她名聲不好。

溫可卿也覺得這種行為不太妥當。

厲寒聲也真是的,不知道拒絕她嗎?他就不怕被周露知道了嗎?

溫可卿並沒再多說,合上保溫杯準備吃飯。她本來還打算吐掉糖,可厲寒聲坐她旁邊,這樣屬實有些不禮貌,於是用力嚼碎吞下去了。

她要保持距離的企圖太明顯,厲寒聲怎麼看怎麼不爽。

「我說,你相信一段話之前至少該想想它是不是真的吧。」

溫可卿:「什麼?」

「我問你,你從哪兒聽來的?」厲寒聲不依不饒,話題又繞了回去。

他發誓,他要好好收拾一頓造謠的人。

溫可卿溫聲咕噥:「這個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有女朋友了對吧。」厲寒聲接話道。

溫可卿認真點點頭,單純的眼裡充滿真摯。

厲寒聲氣笑了。

這小傻子,別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關鍵是,嘴巴還嚴。

厲寒聲咬牙,嗓音壓抑,一句話幾乎是從牙關里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我沒女朋友。」

「那他們說……」

「信他們幹嘛,你信我就得了。」

很沒好氣的聲音,他長相不屬於溫和型的,本就帶着點邪氣,一臉嚴肅的時候有點兇巴巴的。

溫可卿本就不愛八卦,更不愛和人爭辯。

見狀,她縮縮脖子,慫慫地「哦」了聲後,識趣地沒再多講,低頭開始吃飯。

厲寒聲:「……」

哦個屁。

她就差把「不想和你爭」幾個大字寫臉上了。

厲寒聲胸口被堵得有點悶。他拖開身後的桌子,一言不發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