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團寵錦鯉小萌寶
團寵錦鯉小萌寶 連載中

團寵錦鯉小萌寶

來源:google 作者:小雨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小悅 王金貴

王小悅穿越了!開局成了個奶娃娃,母親生完她就沒了,時逢天下大旱,民不聊生幸好被王家村村長抱回家回家第一天,便驟降甘霖解大旱成了全村的福氣小錦鯉小秀才王金貴解不開的謎題,她旁敲側擊,給家裡養出個狀元;又陰差陽錯幫王金清喜結良緣;還為王金寶尋得名師,助他功成名就;就連半路被壞人擄走,都能被隱居的小王爺撿到從此小王爺立志要將小錦鯉拐回家……展開

《團寵錦鯉小萌寶》章節試讀:

慶元年間,天下大旱,民不聊生。
王家村處於旱災中心,迫害首當其衝。
地面乾涸開裂不見一絲濕潤,別說是莊稼,雜草都看不見一根。
村長王平安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煙,愁眉苦臉想着法子。
沒有收成,一村子的人今年只能喝西北風。
思前想後整整三天,王平安翻出了家中所有銀錢,去隔壁清平觀求卦。
觀主孫道年掐指算卦,十分靈驗。
聽了王平安的所求,他慢撫鬍鬚,幽幽掐指:仙童轉世,斗轉乾坤,定能解救水火之中的於家村村民。
王平安舔着乾裂的嘴唇,搓手問,「那仙童在哪兒?」
孫道年引着他往東方走,「快到了。」
於家村人多向南而居,偏東方人煙罕見,只有一戶早被荒廢的破舊茅草屋。
王平安四處張望,「觀主,仙童到底在哪兒?」
孫道年瞥了他一眼,手指虛空一點,「就在這裡!」
他指得正是廢棄茅草屋。
王平安猶豫跟着進屋,還未看全屋內情景,耳邊突然先聽到了嬰兒嗚咽。
再看地面,躺着一個氣息微弱的女子,身旁有個用舊褥子粗粗包裹的初生小嬰兒。
王平安認識她,是村中寡婦蘇氏。
這蘇氏說來也可憐,剛死了男人,就被狠毒自私的婆婆污衊偷了漢子,趕了出來。
蘇氏被氣暈了過去,再醒來卻發現懷了身子。
村裡的人都信因果,背後傳蘇氏惡有惡報,更別提伸出援手了。
蘇氏無處可去,只能一個人艱難挪到破屋等到生產。
小嬰兒的聲音低弱,引得王平安心疼去抱。
剛一低頭,雙眼猛然一亮。
世間有這樣好看精緻的小嬰兒!
白白嫩嫩,琥珀般的雙瞳晶瑩透亮,像是從年畫上跳下來的娃娃。
尤其是她見到陌生的王平安時,竟不怕人地笑了,胖嘟嘟的臉上有淺淺的兩隻小梨渦,實在是童真可愛。
只看了她一眼,心頭盤旋的燥氣也迅速消逝。
王平安稀罕地逗着小娃娃,卻不知道他手中可愛天真的奶娃娃,不止是孫道年口中的仙童轉世。
更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大學生王小悅,她不過是睡了一覺,醒來便變成了個剛出生的小嬰兒。
她只能哭喊出聲,幸好有人聽到了。
可是,王小悅提心弔膽地瞪着黑眸。
為什麼抱着她的大叔一直盯着她,難不成她長得奇醜無比?
原本嘴角的笑意散開,化作哭聲嘶喊了出來。
不會吧!
穿越已經很可憐了,居然還長得丑!
奶娃娃許是哭久了,聲音比剛剛更低弱了。
眼尾和鼻間透着粉紅,小圓臉上隱約可見的哀愁傷悲。
「真可憐!」
「不可憐。」孫道年搖頭,「她正是你要找的仙童,有了她,於家村後福無限。」
王平安瞪眼撓頭,「觀主,您是認真的?」
救世仙童是個剛出生的奶娃娃?
孫道年鄭重點頭,「老朽從不說謊!卦象顯示,這娃娃就是天賜仙童,生來帶福。若能被好生照王,不僅能賜福村子,更能庇護你全家一世安寧繁榮。」
他又從袖中掏出一對長命鎖手鐲,系在小娃娃的雙手上。
王小悅也眨着眼打量孫道年,慈祥和藹像極了她現代的爺爺,忍不住親近嚮往,哭聲又化作了笑意。
孫道年耐心哄着,「小娃娃,日後你便跟着王村長,他會護你平安。」
王小悅歪頭,她聽明白了。
這兩人是要把自己當作仙童供起來!
她初來乍到,又是個小小嬰兒,只靠自己根本活不下去。
還不如聽了這道士打扮的人的建議。
當下笑嘻嘻地晃着腦袋,好似同意了。
剛出生的奶娃娃便如此靈性聰明,即便不是孫道年口中的仙童轉世,或許也是個小神童呢
王平安握拳堅定心思,「行!這娃娃日後便是我家的了!」
「孩子……」
地上的蘇氏氣息微弱,連坐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王平安連忙把小娃娃送到她身邊,
王小悅瞧着這個可憐無助的女子,心酸又心疼。
母女連心,她隱隱地察覺到了,蘇氏命不久矣。
蘇氏雖力竭殆盡,但她卻聽見了王平安與孫道年的對話。
「謝謝觀主,謝謝村長。」
她依依不捨地貼着初生的女兒,迷茫的雙眼多了半點期待。
王小悅的小手也使勁地夠着,想要再碰碰娘親。
現代的她無父無母,只有個爺爺照王長大的。後來爺爺去世後,她便獨自一人生活長大。
她已經許久沒體會過血脈親情了,此刻卻從蘇氏的身上感覺到了無奈又綿延的母愛。
她會好好地活下去,不僅為自己,也為了蘇氏。
蘇氏的笑意慢慢淺淡,她用儘力氣將孩子推到了王平安的懷裡,隨後眼皮垂下,再沒了動靜。
王小悅哀痛哭嚎,淚珠子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忽然,晴朗半空划過細閃,隨後驚雷炸開,大雨隨即而下。
雨滴如同奶娃娃的淚水,密集傾盆。
遠遠地,村內傳出村民們開心的叫喊。
「下雨了!終於下雨了!」
「一定是神仙降臨,拯救了我們!」
「謝謝老天爺,謝謝神仙!」
王平安再次瞪大雙眼,他完全相信了孫道年的話。
奶娃娃果真是救世小仙童!
他仔細摟緊了奶娃娃,等雨停後更是立刻帶回了家,還找了人將蘇氏好好安葬了。
村長抱了一個奶娃娃回家很快就被眾人知曉,流言四起。
最不服氣的就是王家的三兒媳吳氏。
王平安一共有四個兒子,其餘三子早被分了出去。
老兩口如今是跟着三兒子王老三一同住在老房子里的。
王老三性子軟懦,但他的媳婦兒卻多疑善妒。
「那蘇氏可是災星,她生出來的肯定也是晦氣的!公爹是怎麼想的?居然還要領回家養着?」
吳氏皺眉,「你也不去說說!」
王老三扯着她的袖子,「你聲音小點,娘還不知道呢!」
王平安的老婆趙大芳脾氣燥,膽子大,年輕時是村裡的霸王花,沒人敢惹。
昨天王平安把孩子放在了小屋後,又着急忙慌地去田裡看泥土濕潤,還沒找到機會與趙大芳說。
吳氏撇嘴,「娘早知道了!」
今早她可是將背地裡的傳言,添鹽加醋地全告訴了趙大芳。
現在就等着趙大芳發火,把孩子送走呢。
小屋的王小悅還不知道禍事將至,她張着小嘴,小手晃着,一回頭卻看見一個冷麵的婦人面色不虞地盯着自己。
她眨巴着眼睛,伸手去夠。
趙大芳是來興師問罪的,但看見奶娃娃要抱抱,氣竟慢慢地歇了。
低頭時,她眼珠子猛然停滯,奶娃娃的肩上居然有顆硃砂痣。
她猛然鼻酸,落下淚來。
早些年夭折的女兒,同樣的位置也有這麼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