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團寵媽咪撲倒記
團寵媽咪撲倒記 連載中

團寵媽咪撲倒記

來源:google 作者:貝小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熙 霍薄言

四年前,她被迫生下雙胎女兒,只剩半條命,四年後,她成為了人人爭搶的神醫聖手,帶着兩個天才寶寶鎩羽而歸,剛入酒店,就被掉包了,兩個女兒換回兩個兒子,葉熙驚怒,一不小心惹上冷麵閻王霍薄言「做我兒子的後媽,我給你一切」男人語帶施捨葉熙挑眉望向他:「霍總,追我請排隊」「不過是一個平平之姿的女人,哪來的自信認為我會主動追你?」男人不爽男配一二三,送花送房送跑車:「熙兒,來我懷抱,我寵你」男明星送包送禮送鑽戒:「葉小姐,今晚有空嗎?」某人驚怒:「你們圍着我兒子的親媽有事嗎?」一駕私人飛機直接送到她面前:「夠嗎?不夠,還有我」冷麵閻王熱情似火,葉熙大呼吃不消展開

《團寵媽咪撲倒記》章節試讀:

葉熙也很無語,就算他們爹地再完美,她也不能嫁啊,她兩個女兒肯定不同意的。

「小朋友,我先帶你找家人吧,別讓他們擔心了。」葉熙溫柔的說。

「哎喲。」霍子墨突然發出一聲痛呼聲,下一秒,他蹲下去,捂住肚子:「我肚子好疼呀。」

葉熙嚇的趕緊蹲下來詢問:「小朋友,你怎麼了?」

「我弟弟她偷吃了兩杯可樂,兩杯冰激凌,還吃了炸雞腿……」霍子夜在旁邊扳着手指細數……

葉熙趕緊將霍子墨抱了起來:「肯定是吃壞肚子了,走,我先帶他去醫院看看。」

霍子墨趴在葉熙的肩膀上,表情有些獃滯,他下意識的伸手環緊了葉熙的頸項,臉蛋貼着她的肩膀,這種感覺……好想媽咪呀。

葉熙也感覺到懷裡的孩子抱的很緊,她心中一柔,沒有母親的孩子,會特別欠缺安全感。

唉,又是一個狠心的女人,拋下孩子,她怎麼捨得離去?

「喂,你是誰,為什麼抱着子夜……把他放下。」夏佳佳從餐廳出來,看到一個陌生的女人,抱緊了厲子夜,她瞬間衝過來,擋住了去路。

葉熙愣住,打量眼前的美女:「你認識這兩個小朋友?」

「哼,像你這種不要臉的女人,我可見多了,別以為你討好這兩個孩子就能趁機上位。」

葉熙皺起了眉頭,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媽咪,我肚子好疼。」霍子墨皺着小臉,哭唧唧的說。

葉熙不再跟這個女人廢話了,抱着他,快步往外沖,李小唯也牽起霍子夜的小手,快步跟上。

「哎,你這女人別痴心妄想……」

夏佳佳追了幾步後,停了下來,回味剛才霍子夜對女人的稱呼

「媽咪?」夏佳佳的雙眼瞬間瞪大。

就在葉熙帶着去醫院的時候,霍薄言邁着修長的大腿,來到了酒店的大廳。

「老夫人帶着兩個少爺在頂層的餐廳。」

「嗯,把我買的玩具帶上。」霍薄言有些頭痛的摁壓了眉心,那兩個小調皮,每天都吵的他頭疼欲裂,天天吵着要他找他們的媽咪,他上哪給他們找去?頂層餐廳的包廂內,葉依依和葉恬恬已經哭成了淚人兒。

「怎麼回事?他們已經哭了半個小時了,還沒哭夠嗎?我的小祖宗呀,你們今天演戲演的太過份了,竟然連自己的身份都不要了嗎?」老夫人坐在旁邊唉聲嘆氣,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我們不認識你們,你們找錯人了,我要媽咪……」

「我只要我媽咪,你們快放我們走。」

兩個小萌娃大眼睛對望了一眼後,哭的更大聲了

老夫人嘆氣,鬆開捂住的耳朵:「我上哪替你們找媽咪呀,放心吧,你們爹地已經去跟一位美女姐姐相親了,相信很快的,他就會把你們的媽咪找回來。」

「爹地?我們沒有爹地呀。」

「媽咪說了,我們爹地在天上……」葉依依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花板。

老太太瞬間嚴肅了臉:「胡鬧,怎麼可以咒你們爹地呢?不許亂說。」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被推開,霍薄言走了進來。

修長挺拔的身軀,寬肩窄腰,氣勢凜然,可一進這道門,他身上威壓瞬間消失。

「奶奶,讓我來哄吧。」霍薄言低聲說道。

「交給你了,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沒力氣哄了。」老太太起身,往旁邊的休息室走去。

霍薄言立即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了兩個汽車模型:「子夜,子墨……看,爹地買了什麼?」

葉依依和葉恬恬睜大淚眸,呆望着眼前這個英俊的叔叔。

「我們不叫子夜,子墨,叔叔,你認錯人了。」

霍薄言一聽她們的聲音,瞬間驚住,健軀猛的站起:「張伯……」

一個老管家顫顫微微的跑進來:「大少爺……」

「他們……不是子夜子墨。」霍薄言幾乎肯定眼前這兩個哭的稀里嘩啦不是自家兒子。

「我們本來就不是……唔唔,壞人,你們是壞人。」

「我要找媽咪……」

霍薄言面對兩個小哭包,瞬間手忙腳亂。

「小朋友,別哭了,我一定會幫你們把媽咪找回來的,你們先別哭,叔叔帶你們吃好吃的。」

「不要,就要媽咪。」

霍薄言立即叫來助手:「趕緊替她們找到母親,再把兩個小少爺找回來。」

霍薄言並不擔心兩個兒子走丟,他們就是小人精,絕對能自己找回來的,反倒是擔心眼前這兩個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傢伙,她們一看就很依賴母親,這會兒,才會那麼的傷心。

霍薄言詢問出聲:「小朋友,記得你們媽咪的電話嗎?」

葉依依立即背了出來,霍薄言拿出手機,撥了過去。

一個甜美清悅的女聲傳來:「喂。」

「你女兒在我手上……」

「你別亂來,別傷害她們,要多少錢,我都給……」女人焦急驚亂的聲音瞬間傳來。

霍薄言濃眉緊皺,冷冷開口:「我不是綁匪,也不是壞人,是我管家認錯了人,你趕緊過來帶走你女兒……」

「你是不是有兩個兒子?」葉熙聽完他解釋,瞬間急問。

「你怎麼知道?」霍薄言語氣警惕,冷寒似冰。

葉熙一聽他這語氣,瞬間不喜:「兩個孩子被抱錯,你認為呢?」

霍薄言捏着手機,幽沉的眼眸,凝住哭的稀里嘩啦的兩個小女孩。

「為什麼你女兒這麼像我兒子?」霍薄言冷冷的質疑。

葉熙:「……」

「我還想問,你兒子為什麼像我女兒呢,有毛病吧。」葉熙不甘示弱的反擊。

「你趕緊把我兒子送回酒店,他們不喜歡跟陌生人在一起。」

「這正是我要說的話,你可別欺負我女兒。」葉熙說完,這才想到什麼,立即又道:「對了,你有個兒子肚子疼,想必是吃壞了東……」

「你給我兒子吃什麼了?女人,我兒子要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唯你是問。」霍薄言不等葉熙說完,已經給她定罪了。

連別人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就斷章取義,胡亂冤枉,葉熙無語極了。

「不關我的事,你自己到醫院來照顧他。」葉熙氣炸了,要不是看在懷裡這個疼的發抖的小朋友面子上,她已經掛了電話。

「把地址發過來。」

「把我女兒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