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連載中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來源:google 作者:白凰口的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曉 現代言情 趙凌霄

【年代+團寵+甜寵+空間+錦鯉】林曉曉取快遞被砸到了七零年代,幸好帶着菜鳥一起穿!據說家裡有萌寶一枚,還有個奸懶饞滑的「大兒子」?!林曉曉卻不以為意,看我怎麼調教出一個模範丈夫!家裡窮?沒事!咱有空間!還有個天選的錦鯉體質!事業愛情雙豐收,關鍵家裡婆婆寵,大嫂寵!「大兒子」:媳婦,媳婦,我才是最寵你的人!展開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章節試讀:

推開柵欄,林曉曉張嘴喊道:「我回來啦!」

只見一個橢圓物體朝着自己飛過來,林曉曉趕忙躲開,回頭看看是一隻鞋底子,抬起頭又朝着院子里的梁書珍看去。

「你個死妮子還知道回來!你看看都什麼時候了,還讓我老婆子伺候你們吃飯不成!」梁書珍站在堂屋門口,雙手叉着腰,對着林曉曉吼道。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林曉曉心裏嘆了口氣,趕緊撿起地上的鞋底子,關上柵欄,然後朝着梁書珍走過去,「娘,今天上山往裏面走了走,就回來晚了。」走到梁書珍跟前,拍了拍鞋底上沾染的塵土,雙手遞了過去,討好的笑着說道:「娘,別生氣,我在山上找到了好東西!」

梁書珍接過鞋底子,瞥了林曉曉一眼,一臉不信任卻又好奇的問:「這會能有啥好東西,你又能找到啥好東西?」說完還不相信的哼了一聲。

林曉曉湊到梁書珍的耳邊,輕聲說道:「野豬!」

「啥?野豬?你說…嗚嗚...」

林曉曉被嚇得一激靈,趕忙去捂梁書珍的嘴,生怕梁書珍的大嗓門吼得全村人都知道,「娘,你小點聲,別被人聽到了!」

梁書珍扒開林曉曉的手,一臉不可置信的問:「你說的是真的?你真找到了野豬?」說完還有點嫌棄的把林曉曉從頭到尾看了個遍,「找到野豬有啥用,你又抓不住!」

林曉曉:「我是抓不住,可是它撞樹反倒把自己砸暈了,我可不就撿了個漏么!」

梁桂珍忙湊頭過來:「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了,我費了好大勁才把它拖出來的,放心吧娘,我把它藏好了,等天黑了,咱們再去把它背回家。」說完就要背着背簍去廚房。

梁書珍聽完愣了一會兒,等反應過來,趕忙追上去,一巴掌拍到林曉曉肩膀上,林曉曉一個趔趄,差點栽個跟頭,「你個死妮子,敢往深山跑,不要命了你!我告訴你,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立馬就把二狗子扔出去!」

林曉曉一聽就知道梁書珍刀嘴豆腐心了,回頭說道:「娘,我這不是看着初春家裡都吃不飽才想要進深山看看么,我沒敢走太遠,您放心吧,我捨不得您和二狗子呢!」

梁書珍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曉曉,「你抽哪門子瘋呢,你咋像換了個人似的!」

林曉曉一聽趕忙說道:「瞧您這話說的,我咋還能換個人呢,不瞞您說,娘,我昨天回來晚了是因為我在山上餓暈了,腦袋還磕了個大包,不信您摸摸!」說著還把頭伸到梁書珍跟前指給她看。

接著說道:「娘,昨天我真是覺得自己要不死了算了,可是我捨不得二狗子啊,我想要二狗子吃好穿好,我想要咱家不缺吃穿,所以我得立起來啊!」

梁書珍聽完臉色好了很多,「這還差不多,你看你從嫁過來,雖說沒有吃飽穿暖,可不比你在知青點好過啊,從嫁過來就一張死人臉,好像我們都欠你似的!」

林曉曉拉着梁書珍的手臂晃了晃:「娘!」

「行了行了,趕緊跟你大嫂做飯去吧!我去跟你爹商量一下野豬的事。」說完就轉身回了堂屋。

李桂芳看着林曉曉從卸下的背簍把裏面的東西一一掏出來,眼睛都瞪大了,「弟妹,這野筍,還有栗子,你從哪弄得呀!」

林曉曉一邊整理一邊回復說:「往山裏面走了走,掏了兩個松鼠窩,看到了一片野筍地,就掰回來了!」

李桂芳一臉驚訝的看着地上四五斤的栗子和一大捆野筍,「弟妹你膽子可真大,深山你都敢去!」

「這不是餓怕了嗎!」林曉曉聳聳肩狀似無所謂道。

「大嫂,再燒一鍋熱水吧,我今天摘得野菜有點多,一頓吃不了,剩下的焯焯水做成菜乾放的時間長一些。」一邊說著,手一邊不停地擇着菜。

「行。」說完李桂芳往另一口鍋上倒上水。

「娘,娘,我來幫你擇菜!」看到林曉曉回來的二狗子趕忙跑了過來。林曉曉對着二狗子笑笑並誇了幾句,「二狗子真棒,明天娘給你做肉吃!」

「嬸嬸,嬸嬸我也幫你擇菜,我也要吃肉。」一聽到有肉吃,大狗子也趕忙跑了過來,拿起野菜像模像樣的擇了起來。

林曉曉笑笑說:「行,大狗子今天表現的也好,也獎勵吃肉,但是咱們說好了啊,吃了肉都要把嘴擦乾淨了再出去,在外面也不能跟別人說,不然咱家可就沒有肉吃了!」

「不說不說!」

「娘我也不說!」

兩個小孩一聽沒肉吃,都趕忙捂住嘴巴保證道。

林曉曉看着捂嘴的兩人,好笑道:「行,今天先獎勵你們吃甜栗子!」說完捧了一把栗子遞給李桂芳,李桂芳笑着把火扒拉開,把栗子埋到了草木灰里。

飯做好後,李桂芳朝着三人說道:「別擇了,吃了飯再弄。」

林曉曉站起身,領着兩個孩子去洗了手,然後開始準備吃飯。

今天飯桌上的人比較齊全,主要是趙凌霄中午居然沒有出去,照例是梁書珍分了飯,大家就埋頭苦吃。

吃完飯後,趙老漢拿出煙杆子在地上磕了磕,咳了一聲說道:「今天老三媳婦進深山遇上了野豬,老大,老三,等天擦黑了你倆帶上東西跟我進趟山,咱們去把野豬抬回來。」

趙凌霄聽完立馬彈起來就要上手打林曉曉,被趙老漢喝止,「住手,你要幹什麼!」梁書珍也趕忙起來拽住小兒子,林曉曉被趙凌霄的行動搞蒙了,冷冷看着他。趙凌霄看着林曉曉冷冷的眼神,也氣呼呼道:「你一個女人家進什麼深山,還遇上了野豬,你咋那麼逞強,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

二狗子聽到趙凌霄要教訓林曉曉,趕忙跑到林曉曉身前,張開小小的臂膀:「不許打娘,不許你打娘!」

林曉曉抱過擋在自己身前的二狗子,冷冷的看着趙凌霄說道:「你當我願意進深山?還不是因為你什麼活也不幹,你看看二狗子都瘦成什麼樣了!有你這麼當孩子爸的嗎?」

說著眼淚就嘩啦啦流出來了,穿越的委屈,被野豬追的害怕,這一刻,都爆發出來了,「管生不管養,你配當爸爸嗎!天天不是喝酒就是打架,要是沒有爹娘大哥大嫂,我們娘倆早就餓死了!」

說完就抱起二狗子就回屋了,趙凌傑和李桂芳兩人面面相覷,趙老漢抽了兩口煙,對着趙凌霄說道:「老三啊,你也該長大了,都說成家立業,你這孩子都2歲了,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和你媽,還有你哥嫂,都不能養你一輩子呀!日子還得你們自己過呀!」

「是啊,老三,曉曉也不容易。」梁書珍說著眼眶也紅了,抹了抹眼淚繼續道:「你是不知道,昨天曉曉在山裡都餓暈了,腦袋上磕了老大一個包,她為啥進深山,還不是想給咱家多挖點野菜吃!」

「你去,進屋去,好好跟她說!你這混不吝,哎,都怪我從前太慣着你了。要不是你救下曉曉,這輩子你就鐵等着打光棍吧!」說著就把趙凌霄往屋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