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連載中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楊有點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宛兒 蘇淺淺

【團寵+追妹火葬場+甜寵虐渣】蘇淺淺在蘇府滿門抄斬,哥哥被凌遲處決之後,死在了自己的未婚夫和養妹的成婚日一朝重生,蘇淺淺回到了被接回蘇府的前夕假千金錦衣玉食,真千金卻面黃肌瘦,地位更是千差萬別小白花養妹卻裝柔弱?裝大度?誰不會?上輩子的仇,這輩子加倍奉還!誰知三個哥哥竟輪流送上寵愛:大理寺少卿大哥:妹妹沒有新衣服,來人啊,將京城上好的布匹都送過來給我妹妹挑!禁衛軍統領二哥:妹妹想出去玩?來人,快備馬車,我要帶妹妹遊戲人間!司農鄉君三哥:(前期)什麼妹妹,我可不認!我只有宛兒一個妹妹!(後期):對不起,三哥錯了,跪...展開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章節試讀:

    昏暗的角落,散發著腐臭的味道,一個身影坐在牆角,身上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

    吱呀一聲,門從外面打開了,兩個身着婚服的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姐姐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那名女子捂着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蘇淺淺抬眸,睫毛上沾着灰塵和血水,她看着眼前的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父母收養的妹妹蘇宛兒,一個是曾經海誓山盟的未婚夫顧明辰。

    如今看到他們蘇淺淺的眼裡充滿了厭惡和恨。

    而她現在這副模樣完全拜他們兩個所賜,如果可以她現在就想殺了他們兩個。

    蘇宛兒故作害怕的躲在顧明辰的懷裡,嬌聲道:「明辰哥哥,姐姐怎麼這般看我,我好害怕啊。」

    顧明辰立刻柔聲安慰道:「宛兒不必害怕。」

    繼而看着蘇淺淺眼神里充滿了嫌棄和厭惡,對身後的人說道:「來人,給本少爺挖了她的眼睛。」

    蘇淺淺瞳孔一縮,自己的舌頭已經被割掉了,現在顧明辰竟然毫不猶豫地讓人剮了自己的眼睛。

    她的腦海里浮現出她們才相識之時,顧明辰溫柔地模樣,就像鄰家大哥哥,那時她才從鄉下被接回來不久,十分自卑,那時的他就一直鼓勵自己,而自己也無法自拔的愛上了他。

    而他現在竟然毫不猶豫地下了這樣的命令。

    身後的侍衛拿着一把匕首就要上前,蘇宛兒攔住了說道:「明辰哥哥,不要。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再說了,我們本來就是讓姐姐見證我們成婚的模樣。」

    若是蘇淺淺的眼睛沒了,那就少了太多樂趣了,畢竟她就是要讓蘇淺淺親眼看着自己曾經喜歡的人娶她蘇宛兒為妻。

    「宛兒說的是。」隨後顧明辰揮退了侍衛。

    「姐姐一定很疼吧,明辰哥哥,我們還是讓姐姐喝杯喜酒吧。」蘇宛兒柔聲說道。

    「聽宛兒的。」顧明辰溫柔地看着蘇宛兒,然後揚聲道:「來人。」

    身後的人端了一杯酒上來,蘇宛兒說道:「給我吧,我親自給姐姐。」

    「不可。」顧明辰拉住蘇宛兒不贊成她這樣做。

    蘇宛兒則給他一個笑容:「明辰哥哥沒關係的.」

    蘇宛兒端着一杯酒來到蘇淺淺面前,「姐姐,這杯喜酒想必等了許久吧,沒關係,你喝了這杯喜酒就可以和家人團聚了。」

    提到家人,蘇淺淺的眼眶又紅了起來,她瞪着蘇宛兒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蘇家人滿門抄斬,哥哥們被凌遲處死,全部都是這個女人所賜,她到現在都不能明白,究竟蘇家那裡對不起她,讓她這樣喪心病狂的對蘇家。

    蘇宛兒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對了,姐姐,你不是之前一直問為什麼要這樣對蘇家嗎?這一切都是把你所賜啊,若不是你回來,蘇家人本不應該死的,都是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奪走了我所有的寵愛,既然這樣的話,那蘇家就沒必要存在了。」

    蘇淺淺看着蘇宛兒,眼神里充滿了恨意,這本該是她的,何來搶走一說,而且明明蘇家給她的也不少!

    蘇淺淺嘴裏發出了啊啊的聲音,她想罵蘇宛兒,罵她狼心狗肺,罵她恩將仇報。她如今四肢被打殘了,根本動彈不得,否則她一定掐死蘇宛兒!

    蘇宛兒看到這一幕只覺得痛快,笑得愈發大聲,「姐姐別急,妹妹這就喂你喝下這杯我和明辰哥哥的喜酒。」

    「來人啊,姐姐現在肯定張不開嘴,你們來幫幫她。」蘇宛兒吩咐了一聲,之後便有人上前捏着蘇淺淺的嘴巴,蘇宛兒將那一杯酒灌進了蘇淺淺的嘴裏。

    而後笑着和顧明辰離開了。

    蘇淺淺倒在地上,耳朵里開始流出黑色的血,瞳孔逐漸變紅,她望着離開的背影,在心中怒吼道:蘇宛兒!顧明辰,若有來生,我定讓你們萬劫不復!

    直到呼吸停掉的那一刻,蘇淺淺的雙眸還是沒有閉起來。

    ......

    一個身影從床上驚座而起,額頭上布滿了冷汗,眼神里瞬間迸發出濃烈的恨意。

    她看着周圍的一切,距離重生已經過去半個月了,半個月前自己上山砍柴的時候淋了一場雨,發了高燒,再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重生了,重生到她回蘇家的前半個月。

    而今天也是她第五次夢到自己前世的慘死。

    一想到這裡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心裏對蘇宛兒和顧明辰的恨意,那對渣男賤女她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蘇淺淺看着外面昏暗的天空,就在今天,蘇家就回來接她回去。

    蘇宛兒!準備好迎接我的到來了嗎?

    ......

    天一亮,蘇淺淺就被叫起來了。

    「翠丫,翠丫!快出來。」門外傳來了養母的聲音,帶着些許的急切,蘇淺淺知道,這是蘇家來了。

    她起身慢條斯理地穿好衣服才走出門,方才的婦人一看到蘇淺淺就急忙上前,不過沒有很敢接近,因為自從半個月生了一場病之後,眼前的女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以前唯唯諾諾的模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令人恐懼的氣勢。

    「翠丫,你的家人找來了。」婦人臉上堆滿了笑,來人可有錢,給了她一百兩白銀,這一百兩白銀可夠她這樣的家庭兩輩子的花銷了。

    蘇淺淺瞥了一眼自己的養母,知道她是拿了錢的,不過她也不在意,雖然她對自己不怎麼好,但是至少沒有虐待自己,而且一百兩白銀對於蘇家來說並不算什麼。

    蘇淺淺什麼都沒有說,走出了院子之後就看到門口站着一個男子,男子身姿挺拔,髮髻高束。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大戶人家,與這裡格格不入,長相更是十分俊朗。他就是蘇家大公子蘇致遠。

    男子一看到蘇淺淺就立刻上前,抓着蘇淺淺的手臂急切地問道,「你就是淺淺?」

    眼裡的激動顯而易見,而蘇淺淺也紅了眼眶,看着眼前的蘇致遠,前世的一幕幕在自己的眼前一一閃過。

    前世也是蘇致遠來接自己,而且對自己極好,一開始自己與蘇致遠相處得很好。

    只是後來自己無法自拔的愛上顧明辰之後,蘇致遠一直不願意讓自己和顧明辰在一起,在蘇宛兒的挑撥之下,自己和蘇致遠的關係越來越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