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徒兒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
徒兒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 連載中

徒兒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

來源:google 作者:風蕭蕭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文詠珊 蘇牧

醫道雙修的天才蘇牧,是數百年來卧龍山道觀里唯一一個領悟了道家真言的弟子,他一手有展開

《徒兒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章節試讀:

幸運的是,剛走出暗巷,蘇牧便看到了不遠處一個亮着燈光的招牌。
曼麗酒店。
蘇牧直接抱着人就往酒店跑去。
酒店前台,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剛給一對情侶做完資料錄入,便看到了蘇牧跑了進來。
看到蘇牧懷裡還有一個臉色通紅,手還摸來摸去的女人,小夥子也只是一笑而過。
在這一行干久了,什麼沒有見過。
這家酒店之所以能長期在這個路段屹立不倒,正是因為附近有幾家酒吧以及餐館。
很多人喝多後,為了方便,都會選擇就近住店的。
小夥子臉上掛着職業微笑,禮貌的對蘇牧打着招呼。
「先生,你好,是要開房嗎?」
蘇牧點了點頭。
「給我開一個雙人房吧。」
小夥子臉色微變,心裏腹誹着。
靠!
都這份上了,還雙人房?
一看這小年輕就是個沒有什麼經驗的。
算了,好人做到底,今晚就讓兄弟給你做一回助攻!
隨即,小夥子查看了一下前台電腦,表情為難。
「先生,不好意思,今晚沒有雙人房了,只剩下一間豪華單間。」
救人要緊,蘇牧焦急的說:「單間就單間,開吧!」
小夥子連忙笑道:「單間一晚520,押一付一,先生是刷卡還是現金呢?」
靠北了!
蘇牧現在可是褲兜比臉都乾淨的人,別說卡了,連個鋼鏰都沒有。
見蘇牧面露難色,小夥子皺眉。
這吃霸王餐的見多了,難道這小子是想睡霸王房?
蘇牧盯着懷裡的女人身上斜跨的小皮包,隨即連忙把她放下,單手扶着她,另一隻手在她小皮包里搗鼓着。
很快,蘇牧便掏出一張黑色銀行卡,扔到前台。
「刷卡!」
小夥子接過銀行卡,臉上滿是震驚。
好小子,撿屍撿到寶了!
這銀行卡可是身份的象徵。
隨即快速把房卡遞過去給蘇牧。
蘇牧拿起房卡,抱起女人快速的上樓。
小夥子看着蘇牧焦急的背影,嘀咕着:「能理解!
要換我,撿到這麼個極品,估計就就地正法了!」
他剛剛可看的很清楚,蘇牧懷裡的,可是個大美女啊!
回到房間後,蘇牧趕緊把女人放到床上,隨即轉身跑向浴室,放了一缸的冷水。
伸手感受了一下水溫,蘇牧皺眉。
隨即轉身回到房間,撥通床頭的電話,讓前台送一桶冰上來。
很快,前台小夥子便提着一個小鐵桶的冰塊敲門。
蘇牧快速的接過冰桶。
前台的小伙一臉意味深長的說著,蘇牧皺眉,「嘭」的一下把門關上。
小夥子邊走邊笑道:「現在的年輕人,真猴急!」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
蘇牧迅速的把冰塊倒進浴缸,然後把床上的女人抱進浴室中。
「姑娘,一切都是為了給你解毒!」
陳飛嘀咕了一句,然後雙手迅速將女人身上的衣服退去。
蘇牧人生第一次如此接近一個異性,雖然很好奇,但他還是紳士的閉起雙眼,一切動作全憑感覺。
女人一聲嬌媚的聲音,嚇得蘇牧一個哆嗦,連忙把她抱進滿是冰塊的浴缸中。
渾身通紅的女人被一股寒意突然包裹着,身體猛地為之一顫。
「色即是空!
色即是空!」
蘇牧閉眼,心裏不停的默念着,想要把心裏的躁動平復下來。
雖然他是第一次下山,但也不是個啥也不懂的人。
面對美女的盛情誘、惑,他是卯足了勁才能抵制的。
很快,蘇牧雙眸睜開,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根銀針。
他左手按住女人的額頭,雙眼半眯,隨後快速的將右手捏住的銀針扎進女人脖子上的穴道。
女人只是輕顫着,隨後便像是進入了夢鄉般,不再扭動身體。
蘇牧舒氣,連續快速的把銀針迅速扎進女人不同的穴道上。
片刻後,蘇牧淡定的收回銀針。
「姑娘,得虧你遇到我,剛剛我用銀針給你渡入我的內力,以此化解你體內的美人夢,不然,你就真的被哪個阿貓阿狗給佔了便宜了!」
只是話音剛落下,浴缸中的女人突然劇烈顫抖了起來。
原本緋紅的身軀已經恢復正常的白皙,此刻又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紅着,甚至還開始發青。
那張精緻的笑臉更是緊皺着,貝齒也緊咬着下唇,表情極為痛苦。
蘇牧見狀,立刻抓起她的手腕把脈。
隨即臉色變得鐵青,暗道:「靠!
不好了。」
正常來說,美人夢藥性雖強悍,但蘇牧雄厚的內力想要渡氣解毒輕而易舉。
但蘇牧沒想到,這姑娘除了中了美人夢,身體內還有另一種強悍的毒。
內力注入她的身體後,解毒不成不說,反倒是激發了另一種毒的藥性。
眼見女人的表情越發的痛苦,蘇牧一咬牙,一把將女人從浴缸中抱起來,快步走到大床邊將她放下。
女人雙手死死抱着蘇牧的脖子,身體像是沒有骨頭一樣,癱軟在他懷裡。
蘇牧嘆氣,維持着最後的理智,低聲道。
「姑娘,如果你想活命,我只能用最直接的方法來救你了,你且忍着。」
蘇牧身上的衣服很快便盡數褪去。
房間內的溫度迅速升溫。
巫山雲、雨....... 次日中午,熾熱的陽光照進房間,灑在凌亂的大床上。
文詠珊緩緩的睜開雙眼,只是稍稍一動,便覺得全身的骨頭像是被車碾過一樣,哪哪都酸痛無比。
勉強的坐起身後,身上忽然一陣涼意。
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衣不遮體,且白皙的皮膚上還有着幾處不明的紅色點點。
文詠珊頓時震驚的想要大叫出聲,突然旁邊的聲響制止了她。
她轉頭一看,發現身旁還在熟睡的蘇牧時,昨晚瘋狂一幕像走馬燈一樣在腦海中閃過。
昨晚在飯局裡被下藥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
但她是逃出來了的。
那眼前這個正呼呼大睡的男人...... 文詠珊邊想着,那張精緻的臉飛速的陰沉下來,滿是血絲的雙眼更是死死的盯着蘇牧。
就在她準備爆發的時候,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文詠珊被嚇了一跳,連忙拿起手機,看到屏幕上的備註時,臉色頓時比剛剛更加陰沉幾分。
她纖細的手指用力的握住手機,深呼吸了幾口後,便接通了電話。
只是還沒等文詠珊開口,電話那頭便傳來了一道尖銳的女聲。
「文詠珊,你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
竟然敢放莫少飛機?」
文詠珊聽後,語氣冰冷的說:「你這樣子不分青紅皂白的罵人,有問過我昨晚遇到什麼事了嗎?」
「你怎麼不問一下那莫日明都對我做了什麼缺德事?」
「今天我就明說了,要想我跟那混蛋結婚,除非我死了,到時候你直接給我兩辦冥婚吧。」
電話那頭愣了一下,隨即傳來了更加尖銳的吼聲:「文詠珊,這件事由不得你,我現在也不是徵求你的意見,這婚事,我已經跟莫家定下來了。」
「你......」文詠珊還沒說完,便被打斷了。
「你什麼你,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你媽,你的婚事就該我來定。」
文詠珊冷笑道:「你只是我那花心的父親娶的上不了檯面小三,拿什麼身份做決定。」
電話那頭頓時怒吼着:「這事你爸也同意了,哼!
你就乖乖的獃著,我跟你爸這兩天就會過去。」
文詠珊直接掛了電話,心裏一陣凄涼。
這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想着這些年來的事情,文詠珊的眼眶發酸,眼淚瞬間滑落。
身旁的蘇牧突然動了動,文詠珊扭頭看着他,隨即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念頭。
既然他們這麼想讓我嫁人,那我就嫁人便是了。
只是我要嫁給誰,便是我自己的決定了!
這麼想着,文詠珊盯着蘇牧的眼神就越發的明亮起來。

《徒兒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