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退婚後一心養崽的我不裝了
退婚後一心養崽的我不裝了 連載中

退婚後一心養崽的我不裝了

來源:google 作者:霧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枳 段景寒 現代言情

一個月前,夏枳做了一個夢,醒來之後她才明白,原來自己竟然活在一部小說里,真實身份展開

《退婚後一心養崽的我不裝了》章節試讀:

「夏枳!」
看着走到門口的女人,段景寒周身的氣勢簡直要殺人。
見到他來,夏枳腳步更快幾分。
她一動,身後的段景寒頓時心提了起來, 她不知道雙身子要走慢點嗎!
跑出來的夏枳,出門就上了等在外邊的跑車。
車裡的好友見她出來,關心詢問: 「聽說你跟夏恩然撞衫了?
你那個剛認回來的姐姐可真有意思,什麼都要學你,多少有點不要臉的潛質!」
夏枳茲一出現,眾賓客看到她跟夏恩然穿同一件衣服,目光都很微妙。
顯然,大家都以為她這是故意的。
別人不知道,但是好友跟夏枳自己卻是知道的。
這件衣服時她在夏恩然還沒有被找回來的時候,就找老師傅定做的,準備今晚這場生日宴當作禮服穿的。
不過在場估計沒人記得,今天不僅僅是夏恩然的生日,同樣也是她夏枳的。
至於她為什麼和夏恩然撞衫……夏枳覺得,這可能要去問夏恩然自己了。
夏枳愛穿旗袍。
她天生身材比例極好。
一把楊柳腰,曾穿着旗袍接受路人採訪,傾倒整座城。
夏枳衣櫃里沒有幾千也有幾百套,沒必要特地穿旗袍跟女主撞衫。
兩人正說著話,隨後看着後視鏡里追出來的男人,好友冷笑調侃: 「養了這麼多年的大白菜被豬拱了,捨得嗎?」
夏枳笑得灑亮:「能被豬拱的,那都是爛菜葉子。」
雖說小說確實有一些不實際的描寫,但是夏枳真覺得,如果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小說描寫的有關宴會的情節極有可能發生。
這才是真正讓夏枳忌憚的地方。
夏枳從來沒有瞧不起段景寒出身的意思。
甚至,在段景寒最低落的時候,她也一直陪在段景寒身邊。
她看人從來不是看出身,她喜歡段景寒這個人自身。
喜歡他的才華,心性,他的好樣貌。
但是,夏枳和段景寒最近的感情確實不好。
兩人一路走到段景寒當上段家繼承人的那天,都好好的。
但自從段景寒到段家本家接受繼承人的職位之後,段景寒回來人就變了。
他記得她,依舊會與她擁抱接吻,給她買禮物,但是,夏枳可以感覺到段景寒不愛她了。
也許說給別人挺會覺得夏枳矯情,但夏枳一向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兩人最近經常因為瑣事吵架,冷戰。
夏枳能感覺到身邊的人對她越來越不耐煩。
甚至,就在宴會前,她和段景寒還在冷戰狀態。
這種情況下如果當真遇到書里所說的潑香檳事件,夏枳覺得以自己的脾氣確實會真的當場吵起來。
看着後視鏡里男人焦急的面孔,夏枳深呼吸一口氣,跟好友說:「走吧。」
性能良好的跑車油門咆哮,緊跟着在段景寒面前眨眼消失得無蹤無跡。
手指上有點點濕潤的感覺,夏枳拂了一下臉頰,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哭了。
她意識到這一點後,卻又敞亮的笑了一下。
隨後下意識地摸了摸小腹,眉眼之間也變得極為溫柔。
夏枳一直自認是個很鹹魚的人,沒什麼大追求。
在一個月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跟段景寒分開。
哪怕她察覺到段景寒的異常。
可是,當看到書本上說她這場宴會被退婚之後,發現自己懷孕,結果剛出醫院,她就被夏恩然一個瘋狂追求着開車撞了,孩子也流掉了的時候,夏枳徹底下決心離開!
夏枳很喜歡孩子。
那個夢之後,她第一時間去醫院檢查,和夢裡的結果一樣,她真的懷孕了!
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夏枳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感謝肚子里的小功臣。
正因為有了這個籌碼,她才能在失蹤三個月回到家之後跟夏父夏母談判,要求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