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妃她又作妖了
王妃她又作妖了 連載中

王妃她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紅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念 沈念慈 現代言情

慘死重生八年前的沈念真,剛剛開始虐渣虐前夫,就不幸惹上了傳說中那位睚眥必報的冷麵二皇子傳說,這位二皇子殺人放火燒宮殿,無所不為沈念真知道一個別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這位爺上輩子是造反而死的,她小心翼翼,想盡辦法讓其主動退婚最後,成功的讓二皇子將婚期足足提前了一年,迫不及待想將她這隻披着白兔皮的小狐狸拆吃入腹沈念真欲哭無淚,做最後的掙扎:「反正王爺要的是軟嬌的美嬌娘,娶誰不是娶啊?娶一個不如娶兩個,多多益善……」只要放過她就好正低頭忙着跟厚重禮服做鬥爭的某人抬起頭來,露出森森笑容:「不好,本王要的只有你一個」「王爺!不好了!王妃她又作妖了!」展開

《王妃她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這是怎麼了?沈念真眉頭一挑。

「大小姐,請進吧。」站在門口的張嬤嬤看見了她,連忙打起帘子。

沈念真點點頭,抬腳進屋。

花廳內,沈老太太穿着一身棗紅色綉福字對襟襖,頭上帶着同色系抹額坐在上首的塌上,一臉陰沉的盯着跪在**地上的二夫人母女,冷冷道:「說吧,到底怎麼一回事!」

沈念真低頭,看了一眼滿臉委屈的二夫人,還有抽抽泣泣的沈念慈,驚訝道:「孫女給祖母請安這是怎麼了?」

「我可憐的真兒!來,快到祖母跟前來!」看到沈念真,沈老太太臉上的陰霾之色頓時煙消雲散,招手示意她上前,拉她在自己身邊坐了,恨恨開口道:「你不是落水了么?鎮北侯府前幾日就派人送了補品與禮物,本是給你的,誰知道竟然讓這黑心肝的給扣下了!」

「娘,我那不是忘記了向您稟報么!」二夫人叫屈道:「再說落水的又不是真兒一個,慈兒也……」

沈念真這才看見,老夫人身邊的茶几上,擺着兩個金漆描畫的錦盒,都打開了,一盒是上等人蔘燕窩等補品,顯然被人動過了,另一盒是釵環首飾,都很精美。

「荒謬!」沈老太太狠狠一拍桌子,怒道:「與鎮北侯府世子訂婚的是真兒,跟慈兒有什麼關係?你有什麼資格把東西扣下,不回稟於我!你安的什麼心!」

「娘這說的什麼話,我自然也是希望咱們沈家好的!」二夫人辯駁道:「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才沒有……」

「不管怎麼樣,你這算是瀆職,這個家不用你管了。」沈老太太冷冷的打斷了她:「從今天起,待在你那院子里,好好的反省反省!鎮北侯府你就不用去了!」

「母親!」二夫人驚的差點從地上彈跳起來:「只是這麼一件小事,您就要奪兒媳的掌家權?」

眼睛裏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哼!小事?你再看看這個!」沈老太太伸手,從沈念真頭髮統領那枚金簪摘了下來,往二夫人面前一擲,冷聲道:「這是你送給真兒的東西吧?」

「是……又怎麼樣?」二夫人看到金釵,一臉迷糊。

「這是我庫房裡的東西!」

沈老太太一把抓起手邊的茶杯,對着她狠狠砸了過去,怒不可遏的道:「我讓你管家,是讓你將手伸進我老婆子的庫房裡么?」

「兒媳不敢!兒媳是冤枉的!」

茶水潑在了二夫人的前襟上,她跪在那兒也不敢躲,神情狼狽之極。

「哼!冤枉?!這麼多人看着哪!!」沈老夫人怒哼。

二夫人堅信自己是冤枉的,為了自證清白,她低頭將地上的金簪撿起來。

看着看着,她臉上的神情變成了驚恐與懊悔不迭。

沈念真坐在一旁,彎着嘴角欣賞着二夫人臉上的絕望,欣賞夠了,這才一臉驚訝的對沈老太太道:「祖母,原來那是您的簪子啊!我不知道……」

「好真兒。」沈老太太拍拍她的胳膊,低了頭親熱道:「今日鎮北侯府送來請柬了,半個月之後,就是陸老太君的六十大壽,特地邀請了你,到時候,就讓你三嬸帶着你一起去吧,咳咳……」

「祖母身子不舒服?」沈念真一下子擔心起來。

《王妃她又作妖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