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網戀釣到了一隻大反派
網戀釣到了一隻大反派 連載中

網戀釣到了一隻大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小筆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天 柴從露 現代言情

【穿書+反派女配+治癒救贖+無攻略】柴從露因是個有錢短命鬼的關係,得了穿書一游的機會可惜,隨機一穿,竟然穿到了反派陣營,書中最惡毒女配竟然是她的姐姐正當她慫得想另尋出路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一直陪着自己的網友竟然是書中最大的反派葉天他又慘又強,但現在她面對的葉天,除了慘,沒有強看着少年高挑卻有些削瘦的身影,以及一張帥氣卻顯得十分可憐的臉,她能怎麼辦,不能丟!!PS:互寵展開

《網戀釣到了一隻大反派》章節試讀:

「嘿,看不上你那是肯定的,但是看不看得上葉哥就不一定了。」棕發男看了眼葉天,讚歎說:「咱葉哥雖然窮了點,但長得真沒話說。」

他眼珠一轉溜,興味地看着葉天說:「要不,葉哥,你去問問她的聯繫方式?認識認識?」

「嘖。」葉天冷冷瞥了眼他,轉身就走,「沒意思。」

「誒?」棕發男跟着追了上去。「葉哥,等等我嘛?」

這樣的美女葉哥都瞧不上,難不成是還喜歡陸卿雪那女的。

柴從露從剛才他們所站之處走過,一點也沒察覺自己和本書中的一個重要角色擦肩而過。

等到了常寧廣場,才發現這裡的人真多。其中裏面也有許多還穿着校服的,大都是在這附近學校的學生。

穿着跟她一樣校服的也有一些,但是很少。

廣場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攤,什麼樣的東西好像都有賣。柴從露好奇的慢慢從一個小攤走到另一個小攤。

這裡的老闆們都十分熱情,來往的行人也都掛着笑容,總之十分熱鬧。

讓她的心也跟着放鬆了下來,嘴角微微上揚,獨自面對這個陌生世界的心情好了許多。

「你這穿着盛世的校服,還需要在這裡擺攤嗎?」一個女生指着正在忙乎的陸卿雪說道,她的嘴角帶着幾分譏笑。

聽了這話,周圍許多人都不由朝那看了過去,常來這裡的人都知道陸卿雪這人,不僅憑着中考第一名的身份考進了盛世外國語學校,還常常來這幫母親擺攤。

「是的,請問你有什麼想要買的嗎?」陸卿雪好脾氣的看了眼問話的女生。

這樣的事情也發生過許多次,她已經習慣了,不過是嫉妒她考上了盛世外國語學校罷了。

「如果沒有,請不要站在這裡擋住我的客人哦。」陸卿雪朝她微笑,不卑不亢的樣子直接讓那女生說不出話來。

「誰,誰說我不買的,這點東西我還是買得起的。」女生拿起一個東西付錢,朝陸卿雪冷哼一聲才離開。

「你慢走,歡迎下次再來啊。」陸卿雪不忘揮手送客。

「大姐,你養的這閨女,真沒白養啊。」隔壁攤的老闆朝陸母感嘆道:「我家那孩子要是有卿雪半點樣,我就知足了。」

「誒喲,哪裡話。」陸母笑着謙虛道:「都是盛世里的老師教得好,我哪有那麼大本事教她這些。」

原來她就是陸卿雪啊。

聽到別人議論女主的名字,柴從露不由把目光也放到了叫陸卿雪的那個人身上。

她穿的是盛世高三的校服,又在這擺攤,……真是女主。

柴從露不由也走到陸卿雪的攤前,低頭看了眼她們賣的東西。一些精美的小飾品,特別討女生喜歡的玩意兒。

她不由伸手去選。

「你好,喜歡什麼可以讓我幫你拿……」陸卿雪抬頭瞬間就看到了柴從露。

少女穿着盛世的制服,白熾燈映照在她白嫩的肌膚上,閃出潤澤的微光,讓周身文靜的氣質更顯得脫俗出塵。

她呆愣了下,隨機熟練的笑了起來,「你好,學妹,請問你想要什麼樣的?」

「這個怎麼樣?」柴從露拿起一個白色珍珠樣式的髮夾,放在自己頭上比划了下,朝陸卿雪問道。

「可以哦,很符合你的氣質呢。」

少女將一些頭髮夾了起來,露出更多的臉頰,整個人多了幾分俏皮的漂亮。

陸卿雪笑着拿起一些其他類型的髮夾朝她推薦,「你也可以試試這些,學妹你長得漂亮,帶上這些也會很好看。」

這學妹一身氣質非凡,一看就知道是個不缺錢的富家小姐,來這應該是圖個新鮮。

「誒?卿雪,這是你朋友嗎?」後邊的陸母看到柴從露,不由上前向她問好:「同學你好啊,喜歡什麼,隨便挑,阿姨給你打折。」

「媽。」陸卿雪有些尬尷的扯了扯陸母的衣袖,「她不是我朋友,是學妹。」

「抱歉。」陸卿雪朝柴從露歉意的笑笑。「我媽媽一看到穿我們學校校服的人就會很激動。」

「沒事,阿姨好。」柴從露微微一笑,拿起剛才試戴過的髮夾遞給她,「學姐,我就要這些。」

這個女主看起來為人很不錯。

小說里這個時候提到的是女主自從考上盛世後,不僅受外人的嫉妒,也不被盛世里的同學接受,因為女主在外面擺攤的事情讓他們覺得她讓盛世丟了臉。

這種在被周圍人孤立的情況下,她還能依舊在這兒幫她媽媽擺攤,真是個了不起的人。

不過,這跟她都沒什麼關係。

因為由於盛世里有學生認為她在這擺攤影響盛世的形象,經常偷偷教訓她。

不過被男主發現、幫忙教訓過後,女主不僅可以在這繼續幫母親擺攤,還暗地裡和男主有了往來,明面上卻依舊是看起來互不相關的第一第二名的競爭關係。

想來現在他們應該處在互相暗戀的階段。這樣看起來,渾然不知的柴從希真慘,青梅不敵天降。

柴從露逛了一圈後,後知後覺發現手上已經拿了不少東西。她低頭看着手裡的東西,晃了晃。……買了不少東西啊。

快晚上10點了,她還是頭一次這麼晚了還在外面。正想着打的回家時,卻被幾個長得很像不良少年的人攔住了。

少女平淡的眼神漾起了一絲漣漪,很快消失不見。

拿着袋子的手微微攥緊,柴從露盡量使用顯得十分鎮定的口吻,緩緩朝他們問道:「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這裡雖然安靜了些,但離人群不遠,這些人應該不敢亂來吧。

「哈啊,美女,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想問問你借點錢花而已。」一個黃色飛機頭的少年朝柴從露揚了揚下巴。

但看着眼前佯裝鎮定的、像個待宰羊羔的少女,不由覺得很有意思,他俯下前身,探出手想要逗弄一下少女白瓷般的臉蛋。

「你,你想幹嘛?」柴從露下意識的躲開,有些嫌惡的看了他一眼,朝他們威脅道:「你們要是敢碰我,不僅拿不到錢,我還會報警。」

「哈哈,開玩笑的。」飛機頭攤了攤手,繼而看了看柴從露,表示他沒有其他想法。

柴從露遲疑的看了一眼他們,低頭準備從書包里尋找一些現金。

「喂!」一位嘴裏叼着一根煙頭的陰冷男生,突然出現在飛機頭他們的身後,他眼神陰沉凌厲,不說話的樣子讓人不寒而慄。

「葉,葉哥。」聽到熟悉冒着陰森氣息的聲音,飛機頭幾人身子不由微微發抖的轉過身去。

見真是華康二中的校霸——葉天,飛機頭連忙彎腰朝他訕笑道:「真,真巧啊,沒想到在這竟然碰到了葉哥您誒。」

葉天看了眼穿着一身盛世校服、準備乖乖掏錢的柴從露,這樣一個打着錢多旗子的羔羊走在大路上,難怪會有人忍不住想來擼一下羊毛。

他慢條斯理的取下煙頭,冷淡的瞥了眼飛機頭幾人,問:「你們幾個準備幹嘛?」

飛機頭幾個哪敢說是來搶|錢的,飛機頭急中生智間看了眼柴從露,指了指她,說:「就是,這個小妹妹她迷路了,我們正準備幫她找路呢,嘿嘿。」

「那找到了嗎?」葉天撇了眼他。

「嘿?!找,找到了。」飛機頭和身邊幾個交匯了眼神,立刻連忙離開。「葉哥,我們這就走。」

柴從露瞄了眼快速閃身離開的幾人,眼前這人得多厲害啊,竟然這樣就能把他們給嚇跑了。

想着,她不由有些害怕,眼皮顫顫的抬起,將那在手裡的錢緩緩遞給他,小心問道:「你,你要嗎?」

「嘖。」葉天看眼前這少女後知後覺的害怕得發抖,像個受驚的小萌寵似的,不由輕笑一聲,瞥了眼她拿着錢微微發抖的手,沒說話。

重新將煙放進嘴裏,他轉身懶散的離開。

許久才開口說:「別穿着那身衣服大晚上的在外面亂晃。」

說著他停了下來,側身冷然的看着柴從露,語氣冰冷的道:「外面可沒你想的那麼好。」

說罷,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本來出來透口氣的功夫,他沒想多管閑事,但這好騙的小羔羊讓他不禁想起最近老纏着他的一個網友。

一樣單純好騙。

柴從露有些膽戰心驚的回家,沒想到這裡的治安這麼差,也是,除了劇情外,她就沒怎麼關心過其他事情。

經歷了這件事情後,她終於意識到這也是一個真實世界的事情了,一樣充滿險惡、未知。

「二小姐,你回來了?」劉嫂一見柴從露從外面進來,就走過去迎接她,幫她把制服外套脫了,看了眼不遠處的客廳,小聲說:「夫人她們現在都在客廳看電視,剛才晚飯的時候,二小姐你沒回來,夫人好像很生氣。」

柴從露聽了她的話,撇了眼客廳,無所謂道:「沒事,我先回房,晚飯我不用吃了,在外面已經吃飽了,幫我拿杯熱牛奶上去放着就好。」

「喲,你這丫頭翅膀硬啦?那麼晚回來,不跟爸媽打聲招呼就準備偷偷上去了嗎?」

柴母站在懸梯下,怒瞪着柴從露喊道。

「嗯。」柴從露仗着還沒驚魂未定的膽子,理也沒理柴母就繼續往自己房間走去。

「誒!我,你個死丫頭,你瘋啦。敢和你媽媽這樣說話。」柴母氣得叉腰,還從沒有人敢這樣和她說話。

平時陰沉沉的樣子不討人喜歡就罷了,現在脾氣硬了,竟然敢頂她的嘴了,不像話!

「媽,從露她只不過是青春期到了而已,過了這個時期就會好的。」柴從希睨了眼柴母,指着電視,驚喜的說:「媽咪,快過來看這件衣服,超配你。」

「誒,真的?」柴母立刻又坐了回去,挨着柴從希,看她坐姿端莊淑雅,氣質過人,不由感嘆:「誒,要是你妹妹能有你一分,我也不為她感到頭疼了。」

「媽咪,想那麼多幹嘛?這個秀不是你喜歡的嗎?」柴從希撒嬌的用手搭在柴母的肩上,意味深長的瞥了眼樓上,語調不變的對柴母說:「從露她一直都是那樣,等她長大了,就會知道媽媽的苦心,現在我們一起好好看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