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古大劍尊
萬古大劍尊 連載中

萬古大劍尊

來源:google 作者:陳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劍宗 奇幻玄幻 陳離

陳離本該永生永世被鎮壓在陰魂澗內,但卻因為一次偶然,借身體重生重新活過的他,要把陳年舊賬算清,這一世,他要重新走到大道巔峰,要快意颯然,做一個舉世無敵的萬古大劍尊!展開

《萬古大劍尊》章節試讀:

”怎麼,易破曉,你不會是怕丟人,不敢進去了吧? ”

”也是,內門弟子,無比尊崇,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也只有君少那樣的天之驕子才能成為內門弟子。 ”

看到所有人都進去了,唯獨陳離沒動,先前圍繞在君無極身邊的一眾狗腿子又是對陳離冷嘲熱諷了起來。

外門長老眉頭一皺,走到陳離身邊,道: ”你資質不錯,可惜修為太低,若是放棄了,也是情理之中,你還年輕,只要好好修鍊,下次內門大選,還是有機會的。 ”

下一次內門大選?陳離洒然一笑,搖了搖頭。

蒼穹劍宗內門大選,每隔五年才舉辦一次,錯過了這次,要參加下次的內門大選,只能是五年以後了,既然重生了,他自然要抓住一切機會去尋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五年,雖然時間不長,但是,他不想等了!而且,也沒有等的必要。

”不過區區三千九百九十九階天梯,能奈我何。 ”說完,陳離衝著外門長老點了點頭,然後身形沒入了古樸大門,等他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時,已是出現在了天梯石階之上。

”倒是塊好苗子,只是,未免太託大了點。 ”看着陳離消失的背影,外門長老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惋惜的神色。

而一眾外門弟子則更是對陳離先前的狂言嗤之以鼻。

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陳離開踏入天梯的那一瞬間,原本懶洋洋的麒麟神獸突然睜開了銅鈴般的大眼,看向天梯方向的眼中多了一絲鄭重與期待。

古樸大門外的場景,陳離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時他正處於三千九百九十九階天梯的最下方。不過,他並沒有向其他弟子一樣馬上攀登,而是駐足而立,雙眼微眯。

”沒想到,千萬年過去了,我陳離竟然再一次踏足了這天梯,師弟,等着吧的,你賦予我的痛苦,我一定要加倍還給你。 ”

想到自己那受億萬人敬仰的師弟,陳離雙眸變得無比冰冷,心中更是變得不平靜了起來。

良久,他長吁了一口氣,眼神再次變得堅定了起來: ”十萬年過去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

說著,陳離便不再猶豫,抬腿邁向了第一階天梯。當他的腳踏足第一階石階的時候,瞬間感覺身體沉重了許多。

陳離並沒有慌亂,他知道,這是陣法重力領域發揮了作用的結果。

”不錯,果然不愧是蒼穹劍宗的護山大陣,就算過去了這麼久,這重力領域卻依然如故。 ”

感受着變得沉重了一些的身體,陳離眼中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神色,這麼多年過去了,重力領域陣法卻流轉不息,這讓他的心中多了些許慰藉。

畢竟,這蒼穹劍宗,是他親手建立的,對他來說,蒼穹劍宗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樣,十萬年過去了,他可不想自己曾經的心血變成一個爛攤子。

古樸大門外。

登天梯的弟子雖然看不清外面,但是外面的人卻是可以清晰地看清裏面的情形。

一眾弟子進入古樸大門後,沒有浪費絲毫的時間,皆是第一時間向著天梯頂部沖了上去,而走在最前面的,赫然便是號稱 ”外門第一天才 ”的君極北。

相比後面的弟子,已然超出了後面的弟子很遠的距離,就連先前被神獸麒麟看好的林霜月,跟君極北之間也是有着好一段距離。

看到這一幕,君極北的幾位爪牙臉上頓時露出了得意之色。

”君師兄不愧是劍師三重,我看這次登天梯的第一名,非他莫屬了。 ”

”沒錯,君公子的父親可是仙師大人,他弟弟更是宗門第一天才,這次內門大選,他肯定是第一名。 ”

有喜歡君極北的,自然就有不喜歡的,人群中一位面黃肌瘦的年輕修士看着眾人,一臉忿忿地說道: ”君師兄雖然厲害,但是跟林師姐比起來,他還是差了一些,這第一名,一定是林師姐。 ”

他說的林師姐,自然就是林霜月。

年輕修士的眼神無比堅定,似乎對林霜月非常有信心,當然,他的眼中似乎還夾雜着一絲特別的意蘊。

”白城,你找死,竟敢說君少的不是,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

君極北雖然修行天賦尚可,但其本人卻是一位心胸狹窄之人,外門眾多弟子中,除了林霜月外,天賦比君極北好的並不是沒有,但是他仗着自己強大的背景,一直自詡為外門第一天才。

而跟隨他的狗腿子,為了巴結君極北,但凡有人說君極北的不是,他們必定會瘋狂報復。

白城縮了縮脖子,小聲嘀咕道: ”我又沒說錯。 ”

其他一眾外門弟子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知道,白城確實沒說錯,林霜月跟君極北的弟弟君極寒有婚約,這在外門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而且,身為月靈峰水舞真人的親傳弟子,劍師八重修為,更是得到了神獸麒麟的認可,林霜月勝過君無極許多,這是不爭的事實,只是礙於君極北的背景,沒人敢說出來罷了。

”哎,白城這哥愣頭青,得罪了君少,以後在這外門的日子,恐怕是不好過了。 ”有人一臉嘆息地說道。

果然,君極北的狗腿子看向白城的眼神中充滿了惡毒,要不是在場弟子眾多的話,說不定他們早就對白城展開報復了。

”咦,那不是易破曉么,他怎麼站在那裡不動? ”這時,終於有人注意到了佇立在石階之上的陳離。

”他該不會是連第一道石階的重力都承受不住吧,要知道,他不過才區區劍侍六重修為而已。 ”

”一個小小的劍侍六重竟然也敢丟人現眼,真不知道麒麟大人是怎麼看上他的。 ”

看着佇立不動的陳離,人群議論紛紛。

君極北的一眾狗腿子,更是不吝對陳離冷嘲熱諷。

古樸大門內,石階上,陳離緩緩睜開了眼,看向直入蒼穹三千九百九十九道天梯,眼中露出了熾熱的鋒芒。

”萬丈高樓平地起,前一世,我雖號稱劍魔,卻是根基不穩,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修鍊的速度,這一世,在天賦上,我已是先天無垢之體,現在唯一缺乏的,就是對鞏固自身的根基,這天梯,倒是不錯的選擇。 ”

修鍊,天賦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紮實的根基,一些修士為了快速提升實力,往往會忽視了根基的夯實,等到他們意識到根基的重要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在前世,陳離也曾曾和其他人一樣,的一味地追求境界的高低,而忽視了最本質的東西,這才導致了他輕易地就被劍神偷襲成功。

蒼穹劍宗山門的三千九百九十九階天梯石階,正是陳離等人意識到了基礎的重要性後,為本門弟子量身打造的關卡,旨在磨礪弟子的心性,毅力以及對自身靈氣的掌控程度。

無論修為有多強大,做到對自身修為的絕對掌控,才能在實際的戰鬥中發揮出遠超常人的戰鬥力,而是空有一身修為。

修士在天梯上能夠前進的距離越遠,日後的成就必定越高。

”我重拾昔日的榮耀之路,就從你開始吧。 ”看着眼前我的巍巍天梯,陳離自信一笑,抬腳向著面前的石階踏了上去。

”快看,他動了! ”

就在陳離剛有所動作的時候,古樸大門外,一眾外門弟子中頓時傳出了一聲驚呼。

一眾外門弟子定睛看去,果然,陳離不僅動了,而且還以非常快的速度前進,照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追上走在前面的隊伍了。

一名修鍊剛剛入門的弟子驚呼道: ”他的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

聽到這名弟子的話,君極北的狗腿子極為不滿地冷哼了一聲。

”劍侍六重雖弱,但是前面一百階石階重力影響並不大,只要他不是廢柴,想要走到一百階,還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後面的天梯,哼。 ”

聽到此人的話,一眾外門弟子皆是將目光看向了主持這次內門大選的外門長老,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見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外門長老眼中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神色,點了點頭,道: ”沒錯,前面一百階處於重力領域的邊緣,劍侍六重修為倒也勉強能走到一百級,但若是想要繼續走,是斷無可能的。 ”

眾人眼中頓時露出了瞭然的神色,看向陳離前進的背影,眼中皆是戲謔之色,似乎在說,天賦好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註定要被淘汰。

唯獨清瘦修士白城,看着陳離前進的方向,眼中滿是擔憂之色。

”易師兄,加油,你一定能夠成為內門弟子。 ”

這一幕,自然沒人注意到,此時眾人的視線都是集中在了陳離的身上,更確切的說,他們是在等陳離出醜。

古樸大門內,第三百階天梯上,君極北擦了一把額頭的汗,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發現距離他最近的弟子也至少相差五十階,他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抹傲然之意。

”哼,林霜月,易破曉,你們得到神獸的青睞又如何,還不是被老子甩在了身後,哈哈。 ”

但是,還沒等他高興完,眼前出現的一幕頓時讓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怎麼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