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網王之雪景
網王之雪景 連載中

網王之雪景

來源:google 作者:星月如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越前雪音 跡部景吾

我姓越前,名雪音,是越前龍馬的雙胞胎妹妹,雖說如此,但我們長得並不像,我從小離家旅行,後回到日本,化名淺蒼櫻,跳級上了冰帝學園,遇到了他——跡部景吾,我一生的摯愛與劫難一見鍾情抵不過青梅竹馬,一場陰謀,他不信我,留給我滿心傷痕,一生疲憊,遠離他,是我最好的選擇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兩年後,我再次遇見了他展開

《網王之雪景》章節試讀:

距離那場比賽過去已經有好幾天了,龍馬額頭上的傷也好了,青春學園也快開學了。

雖然我之前跳級了,現在應該在初三,父母也給了我選擇學園的權利,但我不想去冰帝,不想碰見他,那段時光只屬於淺蒼櫻,和越前雪音無關。我不曾跳級也不曾回過日本。

現在,看着床上綠油油的校服,內心是崩潰的,一點也不想穿上,但沒辦法。

穿校服時,我還在尋思着是青春學園裡的誰選的,說好聽點,選色清新,眼光獨具具一格;說難聽點,選色奇葩,綠油油的,穿起來,活脫脫的就像一顆顆靈氣十足,長得好看的、新鮮的蔬菜。

青春學園

路上一身綠油油的校服總是十分搶眼,一身蔬菜色,校園就像一個菜園,我們都是新鮮的蔬菜。

我和龍馬去參加了開學典禮,校長的長篇大論,讓人聽得昏昏欲睡。

半夢半醒間,我似乎回到了兩年前,同樣在開學典禮上,他一聲響指,驕傲且張揚地宣佈道:「從現在開始,本大爺就是冰帝的帝王!」他嘴角上揚,眼角的淚痣熠熠閃光,此時的他就像太陽,閃亮奪目,讓人不忍直視,直視對他來說就是褻瀆,褻瀆神明。

我時常在想,如果真的有神,那麼跡部一定是神最寵愛的小兒子,萬千寵愛於一身。

「啪啪」一陣響亮的掌聲把我驚醒,環顧一周,原來開學典禮已經結束了,我不禁想:回到日本,觸景生情,想起他的次數變多了。

開學典禮結束後,我們走在櫻花飄舞的小道上,身後有一個男生喊道:「越前!你是我們同班的越前吧,我叫崛尾,聽說青春學園的網球部可是很強的,別看我這樣……」龍馬和我忍不了他的碎碎念,趕快加快腳步向前走去。他並不死心,連忙追上我們。

就在這時,龍馬撞上了一個學長,學長道:「走路要看前面,不看前面是會被撞倒的……」

龍馬不說話,只是看着他說完,後又離開的背影。

我們到達網球場,網球場上還有兩個和我們一樣的新生在練習網球。他們自我介紹道,我叫加藤勝郎,另一個男生叫水野勝雄。

話音未落,這時,有兩個學長來到球場,跟我們玩網球遊戲,我走到一邊,淡淡地看着他們折騰,三個一年級生都沒有擊中,但龍馬邊擊打,邊揭穿道:「那裏面裝了石子吧!」石子被打擊飛出來,其中一個荒井學長怒了,但被一個網球制止。

朝陽一看,是剛才那個學長,

「哎呦,打中了,運氣真好誒!」

這時聽到荒井學長叫他桃城,然後落荒而逃。

這時,櫻乃帶着朋香和兩個記者走來,朋香看到龍馬後,花痴道:「好帥啊!」櫻乃這時介紹道:「他是越前龍馬。」「越前」聽到這個名字,井上記者一愣。

突然,桃城說:「原來你就是越前龍馬,我是二年級的桃城武,聽顧問說,來了一個會打外旋發球的新生,是你吧?打一場。」

「那又怎麼樣」龍馬回頭說道。

「破你的局,露出頭的釘子,得快點打平才行。」桃城說道

比賽開始

桃城問道:「哪邊?」龍馬答道:「正面」,勝郎和勝雄對此很疑惑,崛尾立馬解釋道:「這是比賽專用術語,決定哪邊先發球……」然後又炫耀道:「我可是有兩年球齡的,你們初學者應該多去了解了解。」

雖是反面,但桃城學長放棄了發球局,越前發球,先是打了一個界外球,被崛尾判定為失誤。

桃城對此很不高興,用球拍指着龍馬說道:「切球發球也無所謂,你不要捨不得出招。」龍馬直接回懟一句

「吵死了!」,後拿出網球開始發球,網球在地上來回拍打,櫻乃看見龍馬這架勢,說道:「外旋發球。」

這時,一招外旋發球強力發出,打得桃城措手不及,打掉了桃城學長的球拍,龍馬得分 15:0。

「這就是外旋發球啊,好嚇人啊!」桃城玩笑般地說道,實則冷汗直流,心中後怕不已,暗想:得找個方法破了他的局,要是在學弟面前輸了比賽,我還有面子嗎?

比賽繼續

雙方對打得十分激烈,桃城以為是硬碰硬的對打,沒想到龍馬出其不意地來了招短球,桃城想去接,但因右腳有傷,向前跑時摔倒了,他單膝跪地,用手撐地,說道:「沒想到你還會打這種球,再來。」他站起身走到接球區。

就在比賽一觸即發時,龍崎教練出現阻止了這場比賽。

看着比賽結束了,看着龍馬被他們纏住了,尤其是櫻乃和朋香,我發了一個信息給龍馬,讓他先回家,遠遠還聽到龍馬問了一句:「你是誰?」

我走到熟悉的街道,打算去買一些網球用具,我記得以前那家店挺好的,冰帝網球部的人都會去他們家買東西。但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會碰到吧,我心中暗想。

那家店開在了凌河街道的拐角處,名為「護清」。

走進店裡,回憶湧上心頭,我記得當時帶着跡部和網球隊員在這家店挑選用具,和隊員嬉戲打鬧,和跡部的濃情蜜意……

回過神來,環顧四周,布局有些變化,收銀員也不是從前的了,我也不似從前了,以前都是成群結隊地來,滿載而歸。現在,孤生一人、滿眼落寞。

我在店中慢慢挑選着東西,護腕、繃帶、膠捲、護膝等

這時,一個人突然撲到我身上,我被撲得踉蹌了一下,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個頂着橘紅色頭髮的腦袋使勁地往我臉上蹭,頭髮微卷,毛茸茸的,蹭得我臉上發癢。正懷疑是誰時,熟悉的聲音傳來。

「阿櫻,你身上好香啊,和以前一樣香。阿櫻,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年你去哪了?我找不到你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慈郎委屈地說道,

「我也吃不到你做得好吃的了。」

「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我強忍震驚,冷漠地說道,「下來。」

「阿櫻好凶啊!!!」慈郎委屈地從我身上下來,走到我面前,「阿櫻騙人,長相沒變,身上的香味也沒變,還說我認錯人了。」

我沒說話,但慈郎又嘻嘻哈哈地說道:「阿櫻,我好想你……」在慈郎的碎碎念中,我慢慢失神,記憶迴流,我似乎回到了兩年前,兩年前的那段時光。

《網王之雪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