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之巔
萬界之巔 連載中

萬界之巔

來源:google 作者:紅色記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仙 詩韻

我是但丁原本是一個疲於奔命的社畜為了追趕項目,連續加班加班之下,居然出現錯覺被一個仙人傳送了,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重生為人族益王之子,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光怪陸離的生物,奇妙的法術,御劍飛行的修士,我在哪?我怎麼了?我還光着屁股?展開

《萬界之巔》章節試讀:

「哥哥,不要在這裡干坐着了,多無聊啊,陪我玩嘛,」林娜嘟着嘴,拉扯着林仙,自從益王把修鍊入門法訣傳給林仙以後,林仙時刻默念法訣「氣定三分,神定七分,氣修神,神氣相輔,納百鍊之靈氣,衝擊經脈,周身運轉,萬中取一,以內呼外……最終納入內丹。」

林仙此時百鍊之氣已經在周身經脈運轉至最後一遍,剛要將之引入內丹,被林娜一搖差點前功盡棄,一股熱流逆行,直衝腦門,林仙趕緊壓制住那狂暴的能量,小心翼翼的引入內丹,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噗」一口黑血吐出,這一幕給林娜下了一跳,她知道自己惹禍了,眼淚止不住的就出來了,哇的一聲「哥哥,哥哥,你怎麼樣,都是娜娜的錯,你不要死呀」

林仙用內窺看了下自己的內丹發現並無大礙,內丹的藍色更加的精純,看來是靈氣的滋養下,修為更近一步,緩了口氣,但是突然玩心大起,裝模作樣的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娜娜,你害哥哥,哥哥修鍊被你打擾,以致走火入魔,看來是沒救了,啊!娜娜,讓哥哥再看你最後一眼」說完手一滑,眼一白,沒了呼吸

林娜,今年也就剛四歲,小孩子懂什麼,以為哥哥真的被自己害死了,不知所措的跪在林仙身邊。「我不要林仙哥哥死,哥哥你快活過來,你以後說什麼娜娜都答應,以後娜娜一定會乖乖的,再也不打擾你修鍊了,哇」

林仙看娜娜是真的被自己騙到了,而且這妮子對自己是真情實意,看哭的多傷心,好像個小花貓,覺得已經達到目的,要不然太過了,讓自己父親知道了,那真是免不了一頓斥責,雖然,自己是天才,但是在和他的小情人一對比,真的是看哪裡都不順眼,在這個世界,也是兒子是父親領養的,姑娘才是親生的。

「呼,我沒事了,娜娜,剛才,我去了那邊的世界,接引使者剛要帶我走,聽你說只要我能活過來,你會聽話,就把我送回來了,不然還要帶我走,你可要說到做到呦~」林仙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果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那一臉猥瑣的表情,定會被人罵,呸!無恥~

林娜一看林仙活了過來,以為自己的心愿被哪個神仙實現了,咧着嘴,掛着鼻涕,說自己以後一定會聽哥哥的話,娜娜是乖寶寶。

此時的天空晴空萬里,秋天的天空顯得格外的高,如果不是仔細觀察,誰也不會發現太陽的中間有個小黑點,拉近了距離,是一個身着白袍的老者背着雙手,踏空而立,眼眸中精光溢出,銳利的看着益王府禁地那神像的位置。「林立啊,林立,看來時代的變局就要來臨,你留在這個世界的法修分身已經剩這最後一具,難道你真的要置之不理嗎?」

益王府禁地,神石地下空間,那神秘人好似心有所感,抬頭上望,好像能隔着這大地看到那天空中的老者,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好似聽到了那白衣老者所說,嘴唇嘴唇微動,隔空傳音!到了他們的境界,無論多遠,都可以看到彼此,聽到彼此。「一切皆是因果,這個世界已經容納不下我們的本體,如果強行干預,便會打破這世界天罡法則,這個世界的事情就交給年輕人吧,兒孫自有兒孫福,趁着這世界的天罡法則沒有發現你,趕緊離開吧。」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自信,前些日子,我感應到你的一具分身在這府中隕滅,第二日卻是在你的族中的孩子身上感受到了同樣的能量波動,你~」白衣老者似乎有所顧慮,問出心中所想。

「休要多言!」地下中的神石神石亮起,好像是受地下之人靈力的影響,照亮了整片空間,這人居然跟那日,林仙洗體時的怪物些許的相似,好像那怪物如果還是人類的時候會跟此人一模一樣。而身邊同樣插着一把一模一樣的劍,人族法王林立聖祖的兵器。

「它要來了,速速離去,不管你通過什麼手段回到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你定不能對天罡法則出手,而我只是一個分身,實力只是區區靈王,無法幫你瞞過天罡法則離開」說完,便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

白衣老者好似也感受到了天邊的危機,手上掐訣,口中念道「歸」,然而法訣好像失效了一樣,老者面色陰沉,此時此刻他被天律束縛,所有的法術都不再起作用,他知道他已然是被天罡法則盯上。

原本晴空萬里,突然黑雲壓城,林仙和林娜獃獃的看着天空,這天象好生奇怪,怎麼就突然間要下雨了呢?

益王府,益王正在處理邊疆發回來的報告,人,魔,獸三族一直摩擦不斷,益王正在大感頭疼,就聽手下來報天生異象,急忙靈氣化翼衝上了天空,是的,到了益王的修為,已經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飛行,日行萬里。

修行者分兩類,靈修,體修。

靈修靠吸納天地間的靈氣修鍊,這靈氣既可以是大地自然生出的天然氣體,也可以說靈礦中的靈石。

體修一般是獸類或者是一些天生體質剛猛的修士修鍊,主要是靠擊殺對手吸收其他生物體中的氣血來提升修為,所以煉體者要不斷的廝殺,所以殺氣也比較重,另外,體修更願意將自己的身軀打磨成一把兵器,千錘百鍊。

而這兩類修鍊者都要經歷從修鍊初級階段「者」到「師」再到「衛」接着到「宗」一直到「尊」,如果天賦異稟再加上具有大氣運,可以最終修鍊到「王」級。世人怎麼區分這級別的差異呢?簡單來說

「者」可以使用初級靈術或者體術,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技巧。

「師」可以讓體外附加一層防護靈氣,可以實體化,靈師是用靈氣化形成防具,力師是用血氣化形。

「衛」可以形成自己所屬的內丹,靈衛的內丹是藍色的,力衛的內丹是紅色的,等級越高,內丹就會越精純,顏色越鮮艷,丹形就會越大,一般一級「衛」的內丹是一厘米,九級的內丹最多不過九厘米直徑,而且一人只會有一顆,像林仙這種有三顆內丹,且目前最弱的靈屬性內丹都有九厘米直徑,而且三顆接是不同屬性,體,靈內丹都有,還有一顆黃色未知內丹,估計要是讓世人知道了,都會為之癲狂,這也是益王為什麼要在林仙體內打入道道禁制的原因,樹大招風!

而「宗」可以靈氣或者血氣化翼,實力的強弱也會影響翅膀的大小,靈宗的翅膀是藍色,力宗的翅膀是紅色。

「尊」則可以內丹化為元嬰,那元嬰就如胎兒一般,到達這一步,那也就意味着讓元嬰自行修鍊,而修士哪怕是天天睡覺吃喝玩樂,也是修為日益精進。

「王」根據傳說,坊間傳聞,王階可以一氣化三清,因為傳說中,靈王林立可以同時出現在好幾個地方,並且並不是實力都一樣。具體是什麼情況,無從考證。

益王飛上天空的同時,周邊天空也陸陸續續的出現其他身影,後背都是一對對翅膀,還有許多人益王根本感受到他們體內的任何氣息,這些便是隱藏在仙宗當中的大能,此時也是被天罡法則所吸引,看看是誰讓天地為之震怒。

白衣老者淡然一笑,「不過小道爾,你不過是這一方天地的看門狗,連大道法則都不算,速速退去,不然我叫你灰飛煙滅!」說罷眼中精芒一閃,瞪向天空中的烏雲。

天空中的烏雲好似感受到了挑釁,這人類居然敢挑戰它作為這片天地絕對掌控者的威嚴,緊接着,天雷滾滾,黑金色的閃電劈向老者。

眾人這才吃驚的發現,遠處有個不需要翅膀就可以矗立虛空的強者,所有人都無法感知到他的修為,這已經不是一個階級的事情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差距!

林仙也看到了這一幕,冷汗直接從他體內冒出,他清楚的感知到閃電中的威能,「父親說,每次到達九階都要渡劫到下一等級,而這渡劫就是要面臨天雷的洗禮,每次會有81道天雷,天雷都是金色的,從未聽說會有黑金色的,這是有多狂暴,如果這雷現在劈在了我的身上~」說吧身體抖了一抖,不敢想像!

老者看着黑金色天雷直奔面門,卻一動不動,好似被劈的這個人不是他一般,連眼睛眨都沒眨一下,轟!轟!轟!咔嚓咔嚓!轟!轟!咔嚓咔嚓!轟!轟!轟!一瞬間已有數十道天雷劈中老者,而烏雲中的存在好像十分的滿意,在這種攻擊下,這個下等生物一定灰飛煙滅了。

然而,硝煙散去後,嘩~所有人都不自覺的驚出了聲,這人是無敵的嗎!

老者還是屹然不動,身上一絲傷痕都沒有,衣服也依然雪白乾凈,沒有一絲褶皺。

「畢竟你也是這一片天地的小道法則,如果把你抹殺,這天地的修士也會深受影響,罷,給你個教訓吧。」說罷,深吸一口氣,朝烏雲所在吹去,頓時狂風大作,原本律動着法則的雲團居然被老者一口氣吹飛,消散於天際。

緊接着老者再次捏手掐訣,口中念道「歸」,身體也如一縷青煙隨風消失。

「這!這是上仙」人群中一位身影驚嘆道

「不錯,這片天地,也只有傳說中仙人才能做到這一步」另一個身影也點了點頭同意道。

眾人看到老者離去以後,都在嘁嘁喳喳的猜測老者的身份,有的還互相熟絡,如果不是因為這天地異變,估計不知還要多少年能再次相見。

就在這時天空中烏雲重聚,雲團更加的大,閃電爆鳴,雲端中的閃電已經完全變成純黑色,天罡律法看似已經被徹底惹怒了,回來就在眾人頭頂徘徊,眾人已經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喘,靜悄悄的停在空中,連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如果說被認錯了,這一身修為難逃一死,早知道在那仙人離去之後就趕緊撤離,不盡的後悔。

不過,在烏雲在徘徊片刻之後,便知道它要找的人已經不在了,也沒有牽連下方的螻蟻們,再次消散在了空中。

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死裡求生一樣,不再做片刻的停留,直接沖向遠方,有多快飛多快,什麼老朋友多年沒見,什麼天罡法則神跡,什麼仙人現世,都不如自己的小命要緊,畢竟大家都是大浪淘沙,經過百年中的生死磨礪獲得如今的成就,可不想因為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葬送了自己的修仙之路。

眾人跑的飛快,誰都沒注意到下方的林仙,正在死死的盯着老者消失的地方,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