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紈絝小侯爺
紈絝小侯爺 連載中

紈絝小侯爺

來源:外網 作者:秦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風 都市言情

一朝穿越,成為古代有錢人家的紈絝子弟,父親是兵部尚書,頭上還有幾個絕世無雙的美女姐姐。本想着,就這樣當一輩子紈絝子弟,但奈何實力它不允許啊!於是,斗反派,除佞臣,亂京都,平天下......看着自己的光輝「戰績」,秦風很無奈:「抱歉,真的不是我厲害,而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展開

《紈絝小侯爺》章節試讀:

有了秦風這幾首詩,聖麟書院在大梁的地位自不必說,定然更加不可動搖。
重要的是,這些詩詞拿出去,看哪個國家以後還敢欺我大梁建國十年,不通教化,宛如蠻夷?
書院考官看秦風的眼神,已經從之前的厭惡至極,轉變為親切無比,簡直視之如瑰寶。
連闖兩關,曾經過街老鼠一般的秦風,不僅挽回聲譽,同時更是聲名大噪。
李睿本打算憑藉詩會,一舉將秦風置於死地,卻不曾想,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初來時那股意氣風發的勁頭,早已蕩然無存,正要惱着臉子離開,卻聽秦風那廝的聲音再次響起。
「程大少爺,還愣着幹什麼?一點拜師的禮數都沒有!」
秦風回憶着電影里老學究的模樣,背着手,搖頭晃腦,逗得柳紅顏花枝招展。
這個傢伙,還真夠壞的!
李睿又豈會不明白,秦風這是在故意給自己上眼藥。
心中更是憤恨,卻又無可奈何。
程發一張大臉紅的滴血,尤其是聽到周遭學子的竊笑聲,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秦風,你別太過分!」
秦風一陣好笑,這是明擺着輸不起了?跟小爺耍無賴,怕是沒挨過社會的毒打!
秦風扭頭看了一眼擠在人群中,聖麟書院真正的先生。
頓時乾咳兩聲,有樣學樣,臉色一板,露出一副疑似被人綠了的厭世嘴臉。
「混賬東西,竟敢直呼先生名諱,一點教養規矩都沒有!」
「我倒要問問令尊,對先生不敬,去畫舫白嫖不給錢,願賭不服輸,可是一個學生該有的樣子?」
「豈有此理,真真是氣煞老夫。」
周圍的學子,豈會看不出秦風在模仿老先生,被逗得捧腹大笑。
那老先生臉色赤紅,一甩袖子,不聲不響離開了。
看着秦風這副無賴嘴臉,程發氣得渾身哆嗦,可他家教甚嚴,若是被父親知道此事,肯定要脫一層皮。
程發羞憤至極,卻又不敢反抗,只能作揖行禮:「拜見先生。」
「敷衍!」秦風昂着頭,很不滿意,「拜師豈有不下跪之禮?!」
「你!」
程發深深吸了口氣,硬着頭皮跪在地上,雙手作揖,高舉過頭頂,幾乎拖着哭腔:「學生程發,給先生請安了。」
周遭學生竊笑不止,那些原本中意程發的女學生,也紛紛露出鄙夷之色。
李睿臉色鐵青,誰不知道程發是他的人?
秦風這混蛋羞辱程發,分明是在當眾打他的臉。
然而秦風要的就是這效果,他就是要讓李睿明白,跟老子玩套路,你就是個弟弟!
在李睿咬牙切齒的注視下,秦風喜笑顏開,伸手摸了摸程發的腦袋,露出老父親般的慈愛眼神。
「真乖,那十萬兩銀子,可別忘了給為師送到家裡。」
「不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老子可要把你褲子扒了,好好修理你。」
此言一出,又是引得哄然大笑。
柳紅顏捂着嘴,小臉紅撲撲的,沒好氣的剮了秦風一眼:「你這傢伙,小小年紀,裝什麼老學究。」
秦風故作驚訝,沒臉沒皮道:「這還用裝嗎?氣質與生俱來。」
「呸,不要臉。」柳紅顏撇了下嘴,臉上的笑意卻越發濃厚。
今日秦風出盡風頭,又為秦家挽回不少聲譽,柳紅顏自是滿心歡喜。
只是一想到三日之後的詩會決賽,又不由緊張起來。
秦風卻對詩會決賽沒什麼興趣,甚至有些排斥,有那閑功夫,還不如多賺點錢。
看了一眼霜打茄子般的程發,秦風不再理會,趕忙開始做起正事來。
當即當著眾人面,大聲宣布:「若有人想在三日之後的詩會決賽上,大放異彩,一鳴驚人。」
「在下有償提供詩文,念在同窗情誼,價格絕對公道,童叟無欺。」
「五萬兩銀子一首詩,量大價格從優。」
「諸位家裡都不缺這錢吧?五萬兩是不少,但這五萬兩,卻能讓大傢伙買個安心買個放心!」
「五萬兩,買回去讓你們的父母好好看看,你們也能寫出流傳千古的名篇!」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眾學子哪裡見過光天化日之下賣詩的場面?不由面面相覷。
在場剩下的幾位考官,一聽這話,老臉吧嗒掉地上了,那叫一個難看。
這秦風確實被他們看走眼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但吟詩作對乃是風雅之事,怎麼從秦風嘴裏說出來,竟如此銅臭難聞!
考官剛要出言呵斥,卻發現已經有學生湊了過去,神秘兮兮地打探起交易細節。
這事兒要是鬧大了,聖麟書院豈不讓人恥笑,考官只好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悻悻而去。
面對踴躍定詩的學子,秦風一看行情這麼好,當即厚顏無恥地開始漲價,從五萬兩直接蹦到六萬兩,最後一拍腦袋,把價格抬到八萬兩一首,奸商本質顯露無疑。
如今,秦風填補了書院裝逼市場的空白,眾學子自然是興奮至極。
七八萬兩銀子而已,不算什麼,若是能在萬眾矚目的詩會上一展風采,臉上何止有光,簡直是光宗耀祖。
「別擠,都有份!」秦風看着周圍攢動的人頭,滿臉傻笑,知識改變命運,老師誠不欺我。
看着昔日過街老鼠,一轉眼成了書院炙手可熱的香餑餑,李睿隱忍不發,眼神卻早已被恨意充斥,餘光在程發身上一瞥,冷冷道:「都準備好了?」
程發今日受了奇恥大辱,身敗名裂,自然是對秦風恨之入骨,咬着後槽牙,陰狠道:「放心!這無賴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與此同時,秦風被柳紅顏強行拽出人群,儘管因此損失了不少做買賣的機會,但一口氣賣出去十幾首詩的秦風,還是興高采烈,嘴裏哼着小曲,一副大梁新晉商業精英的得意勁兒,那叫一個意氣風發。
直到被柳紅顏塞上馬車,才如夢方醒。
柳紅顏壓着身子,盯着秦風的眼睛,像是要把秦風吃了一樣:「老實交代,到底怎麼回事!」
看着近在咫尺,母老虎一般的柳紅顏,秦風的囂張氣焰頓時消散,換上一副弱小無辜的模樣,裝傻充愣:「什……什麼怎麼回事?」
「還跟我裝!」柳紅顏一手撐着地,一手拿住秦風的耳朵,威脅道:
「那些詩真是你作的?怎麼可能?便是大梁聲名顯赫的文豪,恐怕也沒這個文采吧?不老實交代,我把你耳朵擰下來泡茶!」

《紈絝小侯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