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萬能大師
萬能大師 連載中

萬能大師

來源:google 作者:鍾文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詩韻 鍾文濤

五百多年前太乙門下最傑出弟子鍾銘,在閉關修鍊之際,被仇家天蒼門門主歐陽段給殺害在危機關頭,鍾銘逼出三魂由此,他三魂在世間飄蕩幾百年後,最終在一個黑漆漆的晚上,借體附身於子年子月子日出生的鐘文濤身上從此鍾文濤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鐘文濤,而是擁有一身絕妙醫術的神醫,人生之路扶搖直上,揍二代,泡美妞,報血仇,揚名天下展開

《萬能大師》章節試讀:

「哎呦,這麼臟,我得洗洗了。」白詩韻驚叫着扭動腰肢,衝進了浴室中。
望着她婀娜的背影,鍾文濤微微笑笑:「好在我在行針之前點了自己的穴道,不然,還真有可能會犯錯。」
沒多久,穿着一襲黑色弔帶長裙的白詩韻從浴室出來,香氣撲鼻,醉人心脾。她向鍾文濤淺淺一笑,勾人心魄。
白詩韻走向窗戶前,將窗帘一拉,耀眼的陽光刺了進來,灑在了房間里,她回身過來,對鍾文濤說道:「三年了,我從沒覺得陽光會是如此可愛。」
「你是悶氣鬱結於肝脾,自然對任何事情不會有興趣。等我為你徹底疏通後,你身邊的一切都會顯得特別可愛,有趣。」鍾文濤笑着說道。
白詩韻深深地點頭,笑道:「謝謝你。」
鍾文濤輕笑,並沒有作回答。
此刻,王教授從外面走了進來:「詩韻,你居然開窗了?」
這是他進門後發現的第一個不同之處。這三年里的白詩韻就像着魔了一樣,整天躲在房間里,鬱鬱寡歡。這麼下去,遲早都會出事。
「嗯,王教授,我感覺舒服多了,胸口的一口濁氣,好像吐出來了一般。」白詩韻臉上略顯喜色。
「真的嗎?」王教授難以置信道。白詩韻的病情實在罕見,王教授為她的病,這幾年也算是操碎了心。可沒想到鍾文濤只是用了才一會兒的功夫,就改善了白詩韻的病情。
五行離針真是不名不虛傳,實在太過神奇!
王教授望向鍾文濤的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崇敬之情。
「好了,白小姐,那我就先回去了。之後我會再過來三次,我相信你的病情將會徹底被根治。」鍾文濤淡淡說道。
「那我送送你吧。」白詩韻突然從桌子上拿過車鑰匙,破天荒地說要出門。
「詩韻,你要出去?」旁邊的王教授驚訝道。
想想以前的她,不管如何勸說,她都不肯離開房間半步,吃喝拉撒睡,全部在這個房間解決。
「嗯,不知怎麼的,我現在特別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白詩韻嘴角勾出淡淡的笑容。
下了樓,白詩韻帶着鍾文濤上了一輛路虎,她的嘴角略帶微笑,發動引擎,輕輕一踩油門,汽車行駛而去。
狂野霸道的路虎在馬路上瘋狂疾馳,駕馭它的卻是一個將嫵媚動人的輕柔女子,她穿着黑色弔帶長裙,秀髮在風中飄揚,臉上浮起久違的笑容。
「鍾醫生,你想要些什麼?」白詩韻淡淡道:「你治好了我的頑疾,我得好好感謝你。」
「我……」
鍾文濤下意識想說我想要你,當然,他若這般直接,恐怕左側的美艷女子會發起火來。
「有沒有珍稀的藥材?」
「你要這些做什麼?」白詩韻十分好奇道。
一般男人都想要金錢美女,而眼前這人卻說要藥材,實在是個奇怪的人。
「用途不能明說,你有嗎?」鍾文濤問道。
他現在處於煉體期,如果有珍稀藥材的幫助,他就可以輕易的進階到練氣期。雖然,他目前還沒有遇到強大的對手,可難免會有麻煩,只有自身實力強大,才可以無所顧忌,橫行天下。
前世被人陷害,此世再也不能龜縮。等實力一到,找上『天蒼門』跟他們算一算前世被殺的血海深仇!
「我沒有。」白詩韻說道:「但是,有個拍賣會可能會有你想要的東西。」
「嗯?真的?」鍾文濤露出喜色。
「那是圈內人才知道的地方。那裡的東西很珍奇,價格也很昂貴。我曾今見過一些珍稀藥材,等下一次開拍賣會的時候,我通知你。」白詩韻淡淡介紹道。
「嗯,麻煩了。」鍾文濤點頭道。
「別客氣。你家住哪裡?」白詩韻輕笑道。
鍾文濤看了下時間,他記得早上周子涵讓他來接她放學:「去華夏醫科大學吧。」
沒多久,路虎就到了校門口,兩人下了車。
「你來接女朋友?」下了車後,白詩韻微微傾靠在路虎車上,拿出一根香煙,性感的紅唇輕輕夾住過濾嘴。
「呵呵,不是。」鍾文濤笑着道。
「嗯。」白詩韻沒有多說什麼,輕輕吐了一口白煙,仔細地打量了下神秘的鐘文濤。
狂野的路虎旁依靠着一個吸着香煙的性感女神,夕陽下的香車美女,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白詩韻淡定自若,沒有去理會他們好奇的目光。
「美女,幫個忙好嗎?」突然,旁邊傳來一個猥瑣的男人聲音。
白詩韻微微側目望去,一個穿着潮流服飾,高瘦的男人,袖子捋得很高,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帶着個閃着金光的名表:「能借打火機用用嗎?」
這小子明顯是想來泡白詩韻的。
不過,白詩韻對他沒有絲毫興趣,吐了一口煙圈,冷冷道:「不借。」
男人楞了下,露出驚訝之色,皮笑肉不笑,卻也沒有辦法。
旁邊的鐘文濤差點笑出來,白詩韻還真是個有趣的女人。
就在此時,從後面傳來一個刺耳的女人聲音:「趙大寶,你在幹嘛?」
隨即,鍾文濤就看到一個踩着高跟鞋,打扮得濃妝艷抹的女人走了過來,她高聲質問道:「趙大寶,你才去上了會兒廁所,你就想招惹別的女人?」
「招什麼,惹什麼啊,我只是借用下打火機,臭娘們,你別亂說話。」趙大寶被女人說穿心中目的,有些不悅大聲叫嚷道。
女人被吼了一句,心裏頓生怨氣,她掃了性感迷人的白詩韻,沖她叫喊道:「是不是你勾 引我男人……」
話才說了一半,白詩韻身後的鐘文濤,卻讓她驚訝得瞪大了眼睛:「鍾文濤,怎麼是你?」
鍾文濤調動肉身的記憶,才認出眼前這個女人原來就是肉身的前女友,馬媛媛。
「你們認識?」白詩韻好奇道。
「是前女友,分了。」鍾文濤掃了下馬媛媛淡淡道。他當然不能在白詩韻的面前坦白說,眼前這個長得豬頭一樣的女人,背着自己跟其他男人滾床單,自己是被劈腿的那個。
「這樣啊。」白詩韻嘴角勾出一個陰冷的弧度:「若是在以前,敢說我是勾 引男人?我定要閃她幾巴掌。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追究了。」
隨即,她伸出性感紅唇,在鍾文濤的臉色輕輕『嘬』了一口。
馬媛媛目瞪口呆地望着這一幕,好像被雷電擊中了一般。鍾文濤是他甩掉的男人,這還沒過多久,他居然就找了一個如天仙般的女人。而且,好像很有錢的樣子。
不?
這不是真的。
此刻好像有人甩了她一個巴掌,讓她受到萬點傷害。
旁邊的趙大寶見到女神親吻旁邊一個臭小子,妒火中燒。媽拉個巴子的,這臭小子運氣怎麼這麼好。再看看旁邊自己的女人,跟白詩韻相比真是天差地別,臉大得跟豬頭一般,不由得冒火道:「走,還嫌丟人丟的不夠?」
馬媛媛就像丟了魂似的,被旁邊的趙大寶像拖死屍般給拉走。
「呵呵……真好笑。」見他們離開,白詩韻趴在鍾文濤的肩頭,放聲笑了起來。
「詩韻,沒想到被你發現我是被甩的那個。」鍾文濤尷尬一笑道:「謝了。」
為了打擊馬媛媛,白詩韻不惜以自己一個香吻來報復,真算是特別的女人。
白詩韻輕輕咳嗽了下:「我怎麼能被她白罵。」
「鍾大哥……」就在此時,周子涵從學校里出來。當她看到白詩韻跟鍾文濤好像很親密的樣子時,心裏有些不太舒服。
「噢,子涵。」鍾文濤趕緊打招呼道。
白詩韻將手從鍾文濤的肩上放下,美眸仔細地打量下清新脫俗的周子涵,微笑道:「哇,好清純的女孩,像瓷娃娃一樣。」
「子涵,我們回去吧。」鍾文濤走了過去,回身對白詩韻說道:「我明天抽空去為你針灸。」
「好的,明天見。」隨後,白詩韻上了高大的路虎車,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疾馳而去。
周子涵有些失落地獨自一人快步走去,將鍾文濤丟在身後。
「子涵,等等我。」鍾文濤趕緊追了上去,他察覺出周子涵有些不太高興。
「怎麼了?你不高興?學校里有人欺負你?告訴我,我幫你出頭。」鍾文濤笑笑道。
「不是的。」說完,周子涵的眼圈有些發紅,嘟嘴道:「剛才那漂亮女人是誰?」
鍾文濤微微一笑,心裏道:「果然是因為這白詩韻。」
「噢,我跟她今天才認識,她是我的病人。」鍾文濤解釋道:「你別多想。」
「騙誰,我剛看見她親了你的臉?」周子涵將心裏話說了出來:「她肯定不是什麼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