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世明燈
萬世明燈 連載中

萬世明燈

來源:google 作者:雨瘦清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雲 陸小媛

《凡人流+無系統+傳統仙俠+絕對爽》弒天門第十代掌門蘇雲,在與主宰爭奪神格時,因趙無極的背叛,導致失敗人族數萬年的準備付之東流,人族面臨滅絕,蘇雲心愛之人香消玉殞,絕望的蘇雲卻進入第七空間,與荒達成某種交易……揭開了不為人知的一面「願以我輕骨,點萬世明燈……」展開

《萬世明燈》章節試讀:

幽暗陰森的空間里,沒有一縷陽光,就連風吹的痕迹都沒有在此處出現,四周更是顯得格外冰冷,寂靜到沒有絲毫生機。

這裡不分晝夜,時間仿若停止一般,感覺不到絲毫流逝,身處此地,必然會讓人心生恐懼,精神崩潰。

此時卻有一位少年,頹廢的坐在地上,手裡拿着一壺酒,大口大口地灌着,咕嚕嚕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空間里,顯得格外清晰。

這少年赫然便是蘇雲,他被漩渦吞噬後,便陷入昏迷,等他醒來時,便已經在此地。

醒來後的蘇雲發現,自己修為盡失,傷勢卻是痊癒了,略一思索,便猜測是神格的原因,他昏迷前分明看到,一分為三的神格,其中有一塊,是射進了自己體內,隨後便沒了知覺。

清醒過來的數日,他也曾仔細研究此處,可笑的是,沒有絲毫進展,無論走多久,都無法離開這片空間。

此處就好似一個無限循環的空間,黑茫茫一片,讓人沒有絲毫方向感,人在此處行走,甚至感覺不到自己在移動,漸漸的蘇雲被絕望籠罩,如今修為盡失,根本無法逃離此處,最後只能無奈放棄。

蘇雲的儲物袋因少了靈力的加持,裏面物品散落一地,各種各樣的法寶、靈石、雜物、術法書籍,堆積如山……

而這裏面的酒,便成為了蘇雲唯一的精神寄託,陪伴着蘇雲醉生夢死,日復一日,遲遲不願醒來。

辛辣滾燙的酒水,抬首入喉,一股暖意爬向四肢,驅散着寒冷的同時,也讓蘇雲的腦袋沉重起來。

「雲夢……」蘇雲呢喃,醉夢中……他恍惚間又回到了當初,那時少年鮮衣怒馬,那時佳人風華絕代,那時月亮溫柔似水,那時夜色燈花璀璨。

夢中恍若仙境,佳人眼含秋水,眉目溫柔,兩人並肩而行,腳踏青石板,從鬧市走向荒丘,從春雨走向冬雪,從韶華走向白頭,雙雙無言執手,眼眸彼此交錯,這無聲的溫柔,炙沸地經年不休……

蘇雲多希望能一直這樣下去,可是……是夢,終究會醒來。

不知過了多久,蘇雲搖晃着沉重的頭顱,迷迷糊糊間,感覺到乾澀的喉嚨,下意識的將酒瓶舉起,倒入口中,卻發現沒有一滴酒水,惱怒的他,用力地將手中空酒瓶扔了出去,「嘭」地一聲,破碎的聲音響起,在這死寂的空間,顯得格外刺耳。

蘇雲雙手艱難的支撐起身體,仿若用盡全身力氣,好不容易站了起來,才跌跌撞撞走沒兩步,一個踉蹌,卻又被一地的酒瓶絆倒,腦袋重重地砸到酒瓶上,劇烈的疼痛襲來,蘇雲瞬間清醒了許多。

望着眼前的一切,怔怔出神,良久過後,淚水奔涌而出,崩潰的嚎啕大哭起來。

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

蘇雲情緒在這一刻,徹底崩潰,絕望充斥着內心……不知過了多久,哭泣逐漸平息,取而代之的則是麻木。

可是記憶就像潮水一般湧來,曾經過往的畫面,不受控制的在眼前浮現,那一張張熟悉的臉,一段段溫情的片段,一一在蘇雲腦海中閃過。

「啊!」蘇雲發瘋了似的大叫起來,拼了命沖向那堆積儲物袋物品的地方,瘋狂翻找着酒壺,渴望用酒來麻醉自己。

可是找了半天,依然沒有找到,顯然這段時間裏,儲物袋裡的酒,全都被蘇雲喝完了。

氣急敗壞的蘇雲,將平時視為珍貴的法寶功法,發泄似的向四周扔去,最後累到自己精疲力盡,又頹然一屁股重重坐下,怔怔望着眼前一片黑暗的空間,麻木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可就在這時,蘇雲四周忽然有幾盞燈突然亮起,霎時間光線襲來,耀眼的讓人睜不開眼睛,伴隨而來的還有陣陣巨大的轟鳴聲,這聲音極為刺耳,將蘇雲震得頭暈眼花。

這一切發生的毫無預兆,就好似憑空出現一般,蘇雲只能下意識的緊閉雙眼,雙手緊緊捂住雙耳。

片刻過後,一切恢復平靜,蘇雲慢慢睜開已經有所適應的雙眼,緊接着他瞳孔猛然收縮,霍然起身。

只見在其前方,赫然出現一座由骷髏頭堆砌而成的巨大座椅,這座椅上坐着一位滿頭白髮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平靜地望着蘇雲。

那是一雙充滿着奇異之力的眼眸,裏面好似有萬千世界一般,望之讓人沉淪,其眉心亦刻着一個極其詭異的圖案,那是蘇雲從未見過的圖案,此刻正在不斷的閃爍着紅光。

而這中年男子的正前方,有一位單膝跪地,身披甲胄卻已經死去多時,化作枯骨的士兵,其雙手高高舉起,還保持着生前的姿勢。

這士兵雙手舉起的是一盞燭火,這燭火此刻還在燃燒,豆大般的火苗在不斷跳躍,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你是何人?此處又是何地?」短暫的震撼後,蘇雲平靜開口,對於絕望的他而言,眼前詭異的一幕,並沒有讓他有絲毫膽怯。

「本尊名荒,乃天道七子之一!」中年男子說到此處稍微一頓,似乎在觀察蘇雲的反應,見蘇雲只是微微皺眉後繼續開口:「此地稱為第七空間,是上古時期流放神族之地。」

「我為何會出現在此地?」蘇雲平靜說道。

荒在這時突然站起身體,一步一步緩慢的向蘇雲走去,嘴角掛着妖冶的微笑,一股威壓隨着腳步的臨近,慢慢攀升。

蘇雲肉體頓時有股撕裂的疼痛傳來,臉色變得蒼白,可是依然平靜如水,雙眼冷冷盯着荒,絲毫不見慌張。

荒走到蘇雲面前,散去了威壓,邪魅一笑,開口道:「你們外界發生的事情,我全部都一清二楚,之所以把你弄到這來,是為了跟你完成一場交易。」

蘇雲聽聞,微微一怔,隨即開口道:「我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

荒聞言也不多說,右手向虛空一抓,頓時滋滋的刺耳聲傳來,隨即其手中出現一個通體漆黑的釘子,陣陣陰冷幽暗的氣息從釘子中散發,一股熟悉的感覺從蘇雲心中升起。

蘇雲臉色頓時大變,雙眼死死盯着荒手中之物,這東西赫然便是滅神釘,而那股熟悉的氣息,正是雲夢的氣息,蘇雲雖然全身修為已廢,但是還是能感覺到滅神釘里,留存着雲夢的一縷殘魂。

當初九祖之所以能復活,就是依靠這滅神釘鎮魂,保持魂魄千年不散,最終得以短暫的重現人間。

蘇雲強行壓制住內心的激動,顫抖問道:「你……你說,什麼交易?」

荒微微一笑,也不回答,手裡拿着滅神釘,向後退了一步,瞬間消失不見,出現時已經坐到骷髏座椅上,看着蘇雲冷聲開口。

「助本尊脫困。」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