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物皆可修真,開局寫輪眼?
萬物皆可修真,開局寫輪眼? 連載中

萬物皆可修真,開局寫輪眼?

來源:google 作者:狼滅之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狼滅之涯 薛雲

[無系統+穿越+劍道+複製天賦+五行靈根+傀儡橫推]薛雲穿越異世大陸,出身煉藥家族本以為是平常的廢柴開局結果吞下一顆丹藥,眼睛變成寫輪眼的模樣,體內還能感應類似查克拉的能量?第一次交手血修,結果長得像吸血鬼,漂亮的一批,但說要把我給吸干?獲得一把斷劍,結果有五個劍靈,一個個的都說我不夠強欲?這修真當真是好生奇怪,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難不成萬物起源修真的說法是真的?展開

《萬物皆可修真,開局寫輪眼?》章節試讀:

天衍大陸,俗世界,安國,燕城。

薛家。

「嘶……好像是穿越了?」

「怎麼會那麼疼,看樣子……難道是被打了……?」

消化了腦海的記憶之後,薛雲摸出一面鏡子,看着鼻青臉腫的自己,心情非常不美麗。

莫名奇妙地睡一覺穿越就算了。

還鼻青臉腫跟豬頭似的……

別人小說主角靠顏值吸引天上仙女,吃軟飯不用修行直接飛升的都有,他這開局跟毀容似的……

而且身邊也沒一個漂亮侍女伺候,傢具也只有簡單的床鋪,灰色木質書架,以及角落裡黑黢黢的丹鼎……

這叫他怎麼快樂地起來?

明明是個少爺,看起來比下人還不如……

其實這倒不是整個家族都在故意刁難,而是原來的薛雲修行非常刻苦,甚至還變賣了不少昂貴傢具,但偏偏修行了一年才鍊氣一層……

近些日子就讓族長兒子,合夥一些人,每天進行欺辱與勒索,結果沒拿捏好分寸死了……

「都快麻了,在這個世界五行體質,是廢柴體質……修鍊速度比單屬性靈根慢十倍……?」

「而且本身就是廢柴了……家族也不多給點好東西……便宜老爸雖然死了,但好歹為家族作出過巨大貢獻啊……?」

「真特么黑,都說一入豪門深似海……這就是豪門生活么?還要被族長兒子老欺負勒索……還讓不讓人活了?」

整理一下腦海的記憶,薛雲就越想越覺得離譜……

內心都快要絕望了。

畢竟他前世也只是個程序員,只會打打代碼什麼的,修仙根本就不對口啊……

要是讓他以此展開聯想,他倒是張口就可以來。

立刻製造一個鍵盤法器,明天就去噴死族長兒子那個吊毛!

但他還沒有中二到這地步,也知道這完全不可能。

越是想越是覺得苦悶。

不過在苦惱之際,腦海倒浮現故去的便宜母親,八年前說過的話。

「雲兒,要是實在迫不得已,可以撬開房間左上角正數第五塊磚,拿出裡邊娘給你留的東西試試。」

「不過你可要想好了,一旦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今後必會遭遇難以想像的事。哪怕是擁有破界期的實力,也未必可以應對地了。」

那個時候才四歲的薛雲,都感覺母親蕭雅好生奇怪。

而現在的薛雲同樣感覺離譜至極。

因為天衍大陸修真等級分為:

鍊氣,築基,結丹,靈嬰,煉神,洞虛,觀天,煉道,破界。

每一個境界九層。

破界其實並不算境界,而是已經要成仙了……絕對是世間一等一的強者……

竟然還有破界期強者,還應對不了的事情……??

以前的薛雲心神惶惶。

其實現在的薛雲也一樣感覺頭皮發麻。

越想越覺得老媽給的是潘多拉寶盒,聽起來是個寶貝,但經手之後再也無法安生……

哪怕薛雲動了極大心思,走向牆角的時候,還是不由心臟突突直跳。

「不會是什麼邪門的東西吧?難道我媽是魔修?給我的是邪門功法之類的?」

「不過殊途同歸,魔修不做壞事只要不直接暴露,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嘶……臉又開始疼了……特奶奶的,說起來現在的情況,要比做魔修更好么?」

薛雲心下一狠。

拿了平常削藥材的小刀,就開始撬地磚。

噌……噌……

小刀插入了地磚縫隙,插到了地磚的底部之後,薛雲就開始小心翼翼地嘗試撬動。

地磚緩緩提起了一個頭,薛雲就一手用刀插着不動,另一手抓住磚頭翹起部分緩緩上提。

但彷彿他的心也在這時被高高提起,生怕裡邊突然竄出個妖魔鬼怪。

磚頭被徹底抬起之後,薛雲不由鬆了口氣,只見是一個被油紙密封,纏着紅繩的橙色陶罐被埋在土裡。

「還以為是什麼可怕東西,現在看起來倒挺樸實的……就是不知裡邊到底藏了什麼。」

薛雲立刻開始用刀「嘎嘎」割斷紅繩,徹底打開陶罐之後,映入眼帘的是一封發黃的摺疊的信。

取出信之後,還有一個琉璃色不知何等材質的瓶子,以及一枚黑色紋路複雜的戒指。

「嘖嘖,這兩件東西不簡單啊?難道老媽大有背景?這該不會是儲物戒指吧?」

「據說現在整個薛家,也才一個十立方米的小戒指,還是幾乎掏空了家底買來的。還有這藥瓶一看就好貴……真是讓人好奇啊~」

儘管很想先試試,這兩樣不同尋常的物件。

但為了保險起見,薛雲還是先打開了信封,耐心地看了起來。

看完了信之後,薛雲心緒複雜不已。

眼淚都快要掉下來地,看着一旁的琉璃瓶和戒指。

「好東西,都是好東西。可以立刻突破任何境界的丹藥。還有一百立方米空間的儲物戒指,裡邊藏有老媽家族煉丹方面的藏書,和修行功法……」

「蕭家不愧在哪個世界都不能忽視,便宜老媽竟然是頂尖煉藥家族的,家族高手曾聯手煉製出半步仙丹,那我本來豈不是個超級富二代?」

「不過家族那麼牛逼,還是被滅了個乾淨……老媽甚至不敢修行地太高……也難怪說到了破界期,都未必能夠應付……這特么噩夢級難度開局么?」

薛雲心情像是坐了過山車一樣,本來捏在手裡冰涼的儲物戒指和琉璃瓶,都變得岩漿一樣滾燙無比。

但一想到這兩樣東西,是難以想像的重寶,又深吸了幾口氣地捏緊了些。

只是一呼吸臉上又開始作痛。

這就讓他莫名地來氣!

「麻的,就連破界期都要忍氣吞聲,跟我這鍊氣一層的,被家族吊毛欺負的有啥不一樣?」

「怕怕怕,怕他個鎚子,本來就是逆天而行。與其被吊毛欺負死,還不如來一場轟轟烈烈的修真之旅,哪怕是死了也不枉活這一世!」

意志徹底堅定下來後。

薛雲打開了琉璃瓶,倒出了當中的藥丸。

藥丸一到手心,便綻放出耀眼的血芒,彷彿整個房間立刻變得妖異,甚至還能聞到絲絲血腥味。

「雖然是可以突破任何境界的變異破境丹,現在吃了有點虧。但好歹是摻雜了半步仙丹藥力的東西,老媽說體質會有所改變,修行會更快些。」

「誒,她也是五行體質,哪怕有家族功法和丹藥幫助,也花了十多年修行到鍊氣九層……也不知道這葯有多好用,體質問題確實讓人頭疼啊……」